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曰本的过去?

第五百一十一章 曰本的过去?

    此时台上,教科文组织的工作人员,还有东山纪,曹治宇两大文坛宗师,都是仔细甄别《经籍志》中的那些棋谱,神色各异,互相交谈着什么。
  
      另外一方面京都卫视的记者主持人们,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苏怀一次次让他们的希望破灭,实在是太令人痛恨了!
  
      这可是咱们曰本举国欢庆的日子啊!不是给你们华夏准备的!
  
      那位苏怀的老对头,《围棋文摘》的记者中田三段上台来主持庆典了,这场庆典他们京都卫视是全程转播,他担任评价嘉宾,闹成这样,作为曰本记者自然也不会放过苏怀了,趁着现场检测球时,赶紧道:
  
      “各位观众朋友,我们刚才可以看到,苏怀说了关于围棋棋院的论点,并拿出很多古棋谱证据。”
  
      说着就问苏怀道:“苏先生,根据你刚才所以说的,围棋的棋院是要追溯到尧舜年代是吗?”
  
      苏怀心想,咦,奇怪了,这中田怎么这么乖了,这是要是代表曰本人认输吗?
  
      这可不像是曰本人二杆子的性格啊,他们可是不到最后一刻,死不认账才是。
  
      不……就算是输了,也是死不认账的王八蛋啊,今天这群王八蛋转性了?
  
      只是看盛夏美连连在台下对他摆手,示意不要回答。
  
      苏怀心里知道曰本人肯定又在给他下套,可心想这就是绝好把握所有人注意力的机会,也是点点头道:“嗯,围棋是尧舜时期起源的。”
  
      听到这话,中田顿时满脸兴奋,赶忙招手,就看一位曰本老专家先上台来了,中田三段给电视机前的全曰本的观众介绍道:
  
      “这位是京都大学的历史研究系的井上教授,专门研究亚洲古历史的,井上教授,针对苏先生的围棋尧舜起源论,您同意不同意啊。”
  
      那位五短身材黑黑胖胖的老教授,拿着话筒满脸笑意,瓮声瓮气道:
  
      “苏先生说的围棋知识太过专业,不过如果等下那些古棋谱检测出来真是隋朝棋谱,那我倾向于赞同苏先生的观点,围棋就是尧舜时期发源的。”
  
      这话一说,苏怀顿时愣了……喂,你们就这么认输,搞得我有点不习惯啊。
  
      这到底是什么套路啊?
  
      不过没等苏怀反应过来,那位井上教授就继续嗡着鼻子,朗声道:
  
      “而苏先生的这个围棋起源轮,恰恰就是证明了,围棋就是大和民族发明的!!!因为尧舜原本就是大和祖先啊!”
  
      纳尼~~~~!!!
  
      苏怀顿时都听傻了,这他妈妈的都是什么逻辑啊!?喂~你们是不是拿错剧本了,这是韩国的套路啊,怎么你们鬼子们虽然有卡卡西,但是不代表你们能乱用写轮眼吧!
  
      “井上教授,你不是神经错乱了吧?为什么尧舜什么时候是大和人了?”苏怀诧异不以,可看到台下仁娜,盛夏美,孔杰,古力都拼命对他打手势,顿时才想起来。
  
      啊!想起来了……在这个时空,曰本,朝鲜,越南等东亚国家,都是号称自己是炎黄子孙,先秦嫡系,人人都说尧舜是自己民族的祖先。
  
      这个问题,就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没有弄清楚,在历史学界就一直没有什么定论。
  
      曰本这么无耻的贴上来,也是有“历史依据”的~~
  
      苏怀一说这话,井上教授就来劲了,一副老学究的做派,讥讽道:
  
      “苏先生是搞文化事业,你说有关于围棋的你还是懂一些,但是一谈到历史的,你的逻辑就是漏洞百出,刚才你说你们汉族率先发明了围棋,纸张,是没有任何任何证据的野史,根本不足以采信!”
  
      说着这位老教授提高了八度音调,拿着话筒激动地道:
  
      “各位国民们,全世界的有识之士们,我相信你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就算是刚才六本汉代棋谱是真文物,乃至现在这十几本棋谱也是真文物,也证明不了什么!?
  
      为什么?
  
      因为这些文物都只证明了,在公元两百年的时候,华夏流传有围棋,也有流传长纤维纸,但是不能证明是汉族发明的啊!也有可能是从我们大和祖先哪里抢去的啊~~!!!”
  
      井上教授铿锵有力的话,令电视机前的曰本观众再度振作~~
  
      中田三段此时也添油加醋,在旁故作惊讶道:“井上教授的意思是,汉族在公元100年就会造纸,会下围棋,有可能是为我们大和人流传下来的?”
  
      井上老教授此刻,摇晃着自己白发苍苍的大脑袋,五官挤在一起,仿佛努力从自己干瘪的泪腺中,挤出两滴眼泪来,带着哭腔道:
  
      “悲兮~~哀兮~~~~~数千年前我们大和民族以前世世代代就生活在华夏中原地带,勤勤恳恳耕耘自己的土地,发源了属于亚洲最先进悠久的文明,是我们先祖浴血奋战击败了草原蛮族,建立了伟大的秦帝国,统一了文字~!
  
      可惜好景不长……我们国家面临的瘟疫,汉族蛮人趁乱人侵占了我们大和的国土,把我们赶出了自己家园,我们的大和先祖,被逼无奈,逃离海外,这才被围困在曰本岛上……”
  
      这位老教授说到这里,捶胸顿足,昂天长叹,痛心疾首地悲呼道:
  
      “原本我们大和民族拥有东北肥沃的黑土,过着祥和的日子,可你们看看我们现在的国家,这么多地震,这么多海啸,两亿人拥挤在这么小小的版图里。
  
      这一切都是因为华夏侵占本来属于我们的土地!这些卑劣的入侵者,抢占了我们的文明,我们的传统,我们黄河,我们的长江。
  
      现在还想抢走我们围棋,我们发明的纸~~~”
  
      井上教授满脸苦楚,好像是回忆着他们曰本失去辉煌的一切……甚至还留下两行热泪。
  
      这是现在世界一直公认的历史观,也引发了曰本观众强大的共鸣。
  
      很多曰本年轻人都在上面抹着眼泪。
  
      不光是曰本观众,朝鲜观众也一样……他们也认为自己是先秦子民,是被草原汉人赶他们到了长白山外的穷山峻岭中!
  
      可正当曰朝观众,趁着这个机会受着爱国主义教育,大骂华夏蛮族入侵者呢,突然就看到苏怀直接一把拿起话筒大骂道:
  
      “够了!别在这里跟老子装纯清绿茶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