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有仇报仇有债讨债

第五百一十九章 有仇报仇有债讨债

    “纪师~~!!!”现场京都商会众人,曰本的贵胄名人,都是惊呼呐喊,一齐冲向了东山纪,整个名人广场顿时大乱。
  
      京都商会会长东山策,看着自己大哥吐血到底,满眼通红记得声音都带着哭腔,大喊道:“医生呢!?快来人啊~!”台上乱作一团。
  
      奇怪的是,台下不少一万多曰本民众,竟都无动于衷,默然看着忙乱的京都棋院众人,和一片哭喊的京都商会,没有一个人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甚至有人目光中露出极度冷漠的样子。
  
      苏怀刚才的一番话,深深地刺进了他们内心,这么多年来,曰本背负战争罪犯的骂名,遭受新欧洲的占领,难道不是因为这些所谓的大和精英们的责任!?
  
      他们什么时候出来承担过责任?什么时候像他们告诉平民百姓一样,遇到为难,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过!?
  
      那时候天皇在哪里?那些将军,大臣在哪里!?
  
      他们躲在防空洞里瑟瑟发抖,战后继续享受几十年的荣华富贵!
  
      都是我们这些底层蝼蚁在拼命啊,都我们撒热血,咬牙支撑这个国家啊!
  
      时至今日,现在曰本政治经济,还不都控制在那些世家财阀手中,天皇还是那个天皇,贵胄还是那些贵胄……!?
  
      凭什么!?
  
      凭什么!?
  
      华夏皇帝犯错成为外族的阶下囚,华夏人就敢立新君,废旧主!为什么他们大和人不行!?
  
      凭什么华夏人能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推翻那些压榨他们的贵胄皇权,为什么他们大和人不行!?
  
      为什么他们三千年来,都要让这万世一系,压榨百姓的天皇高悬海岛上空!
  
      难道他们大和人就该被奴役?
  
      凭什么!?
  
      没有人想到,这场旷世论战中,苏怀的一席话,竟然令曰本国的精神根基隐隐动摇,开始出现巨大的分化。
  
      而此刻,看到台上一片混乱,盛夏美反应最快,焦急道:“你们快一起上去,保护苏老师~!”
  
      仁娜这才反应过来,孔杰,古力,刘小光等到人都冲到台上,紧紧围拢着苏怀,不让其他曰本人趁乱靠近他。
  
      而李教授,冷哲等人,则保护那些那些史书文化,虽然只是一些目录简史,但要是出现什么损毁那他们罪过就大了。
  
      可苏怀却没有马上下台,而是飘然走到了急得看着东山纪被医生担架抬走,满眼通红的东山策面前。
  
      低声道:“东山策,你知道我为什么在最后拍卖的《兰亭序》时收手了吗?”
  
      东山策抬头看着苏怀那张清秀绝伦的面容,鼻翼都在猛烈开合着,心声犹如五内俱焚,慌乱与恐惧占据着他的头脑,哪里还有一代商界霸主的沉稳。
  
      “你……你想说什么……?”嗓音很是沙哑无力。
  
      苏怀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我恭喜你们京都商会真是好气派,花了8500万觉,买了区区一个仿制的《兰亭序》,佩服佩服啊,你果然是京都商会好霸主啊。”
  
      说着凑近东山策,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道:
  
      “其实我的中华民俗公司只有3000万的流动资金,如果刚才你让我7500万拍下那假画,那我公司就要破产了。”
  
      东山策原本就因为自己大哥的吐血晕倒,精神恍惚,这时在听到苏怀这么一说,一双鹰目瞪得溜圆,脸色煞白,手指头哆嗦着指着苏怀,良久,也是一口气憋在胸口,身子一歪连退两步
  
      京都商会众人,又是惊呼一声扑上去扶住他:“策先生!”
  
      短短半天,曰本文坛宗师,商界领袖东山两兄弟,都被气得吐血,苏圣人手段之狠辣,真是令人胆寒。
  
      “诶……太脆弱了吧,随便说说而已,就算我拍下了,我也不会破产啊,何必呢……这么想我破产啊~”苏怀连连摇头,看着勉强被人扶住没有倒下东山策,鄙夷地道:
  
      “还大奸商呢,连这么一句话也受不了,简直是没出息啊。”
  
      此时仁娜也跳出来了,幸灾乐祸的大声嘲笑道:
  
      “原来京都商会的会长就这点智商了,竟然花了8500万买了一张假画回去,拿着商会的钱这么大手大脚,却连真假文物都分不清,还有脸活着啊?要是我早叫找颗歪脖子树上吊死了,否则下半辈子被人笑一辈子,还不如早点投胎呢~~”
  
      这话仁娜是故意对着镜头说的,这下天底下人都知道他们买的《兰亭序》是假画了,不光无法脱手,还让全商界人都知道了他东山策被人戏耍了……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东山策再也忍不住了,指着仁娜颤抖的手指,嘴巴里咿呀呀地仿佛要说着什么话,却还没说出口,就哐当一声倒了下去。
  
      仁娜看着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东山策,好像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个痛苦的细微表情,贪婪的享受着。
  
      苏怀看着仁娜英姿飒爽的背影伫立不动,过去搂住她的肩膀:“好啦,走吧,万一这家伙真气死了我们可是要担责任的。”
  
      仁娜转头把脑袋狠狠撞倒苏怀胸口,苏怀只感觉一阵胸闷,正要骂人,却听到仁娜为不可闻的一声:“谢谢……”然后就感到自己胸口一热,衣服有些湿润起来。
  
      多年前的大仇,终于得报,冤仇两清,痛快!
  
      苏怀哈哈一笑,脱下衣服把仁娜脑袋上一罩,走到了罗素面前,笑道:
  
      “罗素主席,这5000万这次可是跑不了。”
  
      “你……”罗素脸色凝重,重新打量他一下,然后笑了出来:
  
      “苏老师开玩笑了,这只是意外,怎么能真的赔呢,毕竟咱们都是教科文组织的同事?何况你们华夏文联好像也争取常务理事国活动,退一万步说,就算华夏成为了常务理事国,想要修改全球历史教科书,也还需要我们新欧洲方面合作,你说是吧……?”
  
      今天虽然你苏怀大获全胜了,确实迎来了新时代,可那是你们亚洲的新时代,不关他们西方的事,这时候得罪文坛最大势力的新欧洲,你苏怀不是这么不明智吧?
  
      柯克也是劝道:“苏老师,您还是与华夏文联的范主席多商量商量吧~“
  
      “哈哈,真是笑话,别说同事了,就算你是我孙子,也是亲孙子明算帐,准备收起诉书吧。”苏怀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只留下了发呆的两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