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曰本分裂

第五百二十二章 曰本分裂


      华夏方面,各个相关部门的电话也已经被打爆了,一各个领导高层,都懵了……
  
      “刘所长,你们省考古研究所,知道不知道苏老师发掘了哪处古迹!?”
  
      “薛局长,你别敷衍我了,这么大的事情您这文化局长不知道?您能不能多透露一些。”
  
      “据说苏老师公布的二十三史只是目录,其中的具体内容是不是还在修复中,许书记,您能不能给我们说说~”
  
      什么华夏文物,什么汉朝棋谱?什么二十三史?这都什么玩意啊?
  
      各个领导都听傻了,一个个都义正言辞地保证道:
  
      “这绝对是谣言,我根本就没听说过相关消息啊~”
  
      “怎么可能呢?这肯定是有文化圈的人故意炒作吧?”
  
      “我还没有掌握具体情况,我还需要调查一下,但是这事多半不是真的。”
  
      不过很快,这些各个部门的领导,很快就接到了华夏文联总主席范勋的电话,告诉他们所有人一个惊人的消息。
  
      “那些文物都是真的~”!!!
  
      这事是由文联一手经办的,文物发掘场所就在体育总局大楼后面。
  
      这一下子,凌晨2点,全金陵市的领导,武警,考古人员都从床上爬起来了,天大的事情啊,这简直是要把整个华夏震翻了啊。
  
      原本还对外保密的明孝陵成为了所有人的目标,整个体育总局在凌晨3点,就被各个部门车子人员团团包围。
  
      在运动员寝室里,只穿着裤衩刘国梁出来上厕所,看着窗外的各个警报灯,人山人海的人,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只到听到大楼里教练大喊道:“走走~快下去,领导来了,都下去!”刘国梁吓得一个激灵,尿都撒到了自己的鞋上了。
  
      “妈啊~这是地震了!?”
  
      一群穿着裤衩冷得直哆嗦的男运动员们,像是一群鸭子般被人赶下楼来。
  
      人人都傻眼着,看着被江南商会承包重修的“乒乓球馆”被无数人包围,都面面向觎。
  
      什么情况?这大半夜的,这些领导武警的,来视察“乒乓球馆”搞毛啊……
  
      于此同时,在曰本方面,晚间的收音节目中,几乎所有观众都在讨论这天发生的一切,一片哀叹惊呼之声。
  
      “最新消息,曹治宇已经因病认输了,避免了被降到初段的厄运,苏怀的三三——星——天元布局举世无双,十连胜霸业真是令人无法形容……
  
      虽然没有任何围棋冠军头衔,但是苏怀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棋圣……曰本围棋完蛋了。”
  
      “这简直是太吓人了,我原本只是想看一场围棋比赛,没想到竟然颠覆了造纸术的起源……华夏人拿出了那么多的证据。
  
      我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呢,可后面苏怀拿出二十三史时,事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更高层次的争夺了。
  
      围棋,造纸,都成为细枝末节,华夏史书完全推翻了所有我们历史观……曰本难道真不是属于炎黄后裔吗?”
  
      “我很不想承认,但是苏怀讲的华夏简史实在是太迷人了,比我预想还要惊人得多,它包含有太多不可思议的文化,政治,军事的事件。
  
      秦帝国一统六国的雄壮,还有汉武帝征伐匈奴的壮举,真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比起来拿破仑,汉拔尼真是弱爆了,更别说织田信长,德川家康这个级别了……曰本根本无法与华夏相比。”
  
      “我倒是喜欢宋朝,明朝多与汉唐呢,感觉华夏更加文明一些,没有那么有攻击性。”
  
      著名的反战作家田宫虎彦则在一个《大和之声》中,用诗歌的角度上感叹:
  
      “苏怀号称绝代诗圣,原来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从小肯定就是看华夏这些‘民间资料’中的诗歌学习啊。
  
      他是听着‘床前明月光,低头思故乡’成长,年少时候还能颂着“春眠不觉晓”,一如初春的纷纷啼鸟。
  
      长大以后,恋爱中或失恋,还能念着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而在低落中,还可以回想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种开阔与胸襟,才能培养出他这样的奇才啊。”这位作家直接在观点引述了,苏怀在讲华夏简史中,念过的诗句,无比的感概着。
  
      另外一位反战动画导演宫崎,也在这个节目中委婉地表达道:
  
      “我对于大和是否是炎黄子孙的血统毫无兴趣,但是我从苏怀念的那些诗中,感触到了华夏文明绝不像是我们政府宣传的那样。
  
      曰本的文明是菊与刀……菊花的洁白圣洁,和刀的暴烈血腥混合。
  
      而华夏的文明却是日与月。
  
      宋时《新白娘子传奇》中,那吹气如兰精致清新气韵,是月的皎洁。
  
      明月是如此的清澈,却富有变化,那盈缺转换,被华夏先贤领悟为‘一阴一阳之为道’,挥洒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洒脱。
  
      而唐却是太阳的文化,犹如东升的旭日,华夏看见的是一轮春风耀日热烈而圆满,它永远给予你光和热给予能量,促使人们发奋进去,人们从太阳那里学到一种进取心!
  
      与之相比,大和的过去却是如此的不堪,我们应该反省,不是因为那二十三史给我们自身的重击,而是我们摆脱那由‘天皇’虚伪形象构建的扭曲价值观。”
  
      另外一边,曰本官方媒体却在各个平台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苏怀说的华夏史书,哪怕是真实文物,也不具备任何的权威性,这只是华夏方面美化自己的一面之词,请广大观众不要被这种不实消息蛊惑。”
  
      “现在亚洲历史,是教科文组织官方承认的,是唯一真实的历史。”
  
      “曰本是炎黄文化的发源者~继承人!”
  
      而在大半夜,一些激进的年轻人,把头上绑着曰本国旗,在街道上边游行,边嚷着:“大和万岁!”“大和是炎黄正宗”“抵制华夏的歪理邪说”。
  
      此时,曰本方面已经被彻底分化为了两派,高层与精英子弟们,都在拼命否认苏怀提出的华夏史书,是一群“大和铁杆”。
  
      而民众和大学里的知识份子们,则趁着这个机会,彻底觉醒,开始了极大的谴责,掀起一股反战,反天皇的声浪,被称为“反皇派”,要求政府为战争负起责任,取消天皇制度。
  
      此时,世界各地都因为这件华夏史书的公布之后,各自发酵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