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明朝那些事儿

第五百二十九章 明朝那些事儿

    一个历史系的中年老师,愤怒地道:“小林主任,这苏怀是我们曰本的民族敌人,你怎么能邀请他来做演讲呢?”
  
      旁边历史系的主任井上,此刻是气得瑟瑟发抖喝斥道:“简直是不像话,苏怀是来这里接受调查的,怎么你还让他演讲上了?才子们已经被蛊惑了,各个都认为我们曰本历史有问题,搞得都没心思学我们曰本历史了。”
  
      他之前上节目,被苏怀在节目上辩得哑口无言,令他名声扫地。
  
      没想到转头,苏怀竟然杀到曰本才子学院来了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一位选修课的历史女老师,带着哭腔道:
  
      “现在基本上所有才子都不爱来上我的课了,你没看到我这昨天的课堂上的人数,我的课才报名了7个人,最后来的只有3个,您让我这学期怎么办啊?”
  
      说着那女老师也是很委屈,很酸楚,因为苏怀在电视台上公布了炎黄历史,几乎直接毁了他们这些曰本历史系教授的饭碗。
  
      按照苏怀说得,他们讲得东西都是错的啊!他们这几十年,根本就是白学了!
  
      这些曰本历史学者都颇有微词,也都很着急,不着急才怪,他们别说前途了,饭碗都快被苏怀给砸了。
  
      小林主任是个坚决的“反皇派”,微笑安抚道:
  
      “各位老师,情况我已经跟校领导汇报过了,咱们才子学院是教科文旗下的学术机构,不是属于那个国家或者民族的,要包容并蓄,苏老师可以说他的理论,你们可以说你们的,你们双方可以互相交流嘛,就算曰本历史真像是苏老师说的,那么我们曰本也有很多东西是向着华夏学习的嘛,我们两国文化交流的事件,不正是一个新的课题吗?”
  
      正安抚着,就看苏怀已经进来了,一看这么多人,就主动问道:
  
      “请问这里谁是小林主任?”
  
      这一下子,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却齐刷刷地看过来了。
  
      小林主任赶紧过去与苏怀握手:“苏老师,您可来了,来来坐下聊。”
  
      那历史系的女老师看到苏怀来,眼泪直接就掉下来,连连道:
  
      “苏老师,您说的那炎黄历史都是真的吗你叫我以后怎么教才子们曰本历史啊。”
  
      旁边的井上教授确是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系的老师离开了。
  
      苏怀安慰那哭哭啼啼的女老师道:“这是出什么事情了?”他还不了解情况,转头望着小林教授。
  
      小林教授也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低声道:
  
      “这位是教曰本古代史的,您推翻了她所有的学术研究,她感觉前途渺茫。”
  
      苏怀新中大汗,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那群曰本教授对他如此气势汹汹。
  
      原本是学术研究吗,向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各执一词就好了。
  
      不过由于京都棋院的百年庆典那事情影响力太大了,远远超出这些老师教了这么多年的历史观。
  
      年轻人都对曰本历史课嗤之以鼻,这就导致了一面倒的后果。
  
      “好了不用哭了,你们曰本在大灾难中也失落了很多历史?”苏怀试探问道。
  
      “是啊,大灾难持续几百年,很多东西都没有流传下来吗,我们曰本人在大灾难中,只有少部分移居北海道,才存活下来了。”
  
      苏怀听着心里却暗暗想不对,根据京都商会买华夏文物的事情来看,曰本高层应该是知道华夏发生了什么,曰本国民不知道大灾难时期的历史,只怕是因为那时候正好是明朝,两国之间有一场大战,为了掩盖这个事实,曰本高层蓄意声称他们不清楚这些历史,用意是磨灭华夏文化存在。
  
      而明孝陵的文物,时间也不到这一段,曰本方面还想继续欲盖弥彰
  
      想到这里,苏怀就点头道:
  
      “我可以帮你们补上,比如大灾难时期曰本与明朝战争历史。”戚继光抗倭,李如松大战曰本联军,这些历史你们都不知道,曰本高层越想掩盖的,我就越是要揭露出来。
  
      “您还知道曰本历史?”那女老师张大了嘴巴,小林主任也是很是惊讶。
  
      苏怀心想,何止曰本历史,这全世界在大灾难中失落的历史都在我脑子里呢。
  
      把女老师得到苏怀保证,很是安慰走了。
  
      社会系的曰本老师们也都聊起来,大家都对苏怀这位华夏文圣了解的历史充满了好奇,焦点都在他身上,苏怀身上实在拥有太多传奇了。
  
      小林主任就很好奇问道:
  
      “苏老师,您下午公开课要讲什么啊。”
  
      “就回答一下问题吧,我相信很多曰本同学想问一下关于曰本历史,和华夏历史之间的关联的,我要还先想想课题。”苏怀淡淡地道。
  
      他不光要重塑华夏人的价值观,也想要重塑曰本这些年轻知识份子的,把华夏的历史深刻的刻印在这个曰本年轻一代的身上,他不想再听说说“支那人”这三个字了。
  
      小林主任有些激动道:“你要是懂曰本历史,一定好好讲讲,大灾难之后,我们曰本也遗失太多东西了。”
  
      苏怀随口一句,感觉所有这些曰本老师都围了上来,也是赶紧补充道:“略懂略懂”这不能把大话说到最前面了,否则就太过了。
  
      旁边的一位老教授道:“您要是能有新的学术观点,只要是被学术界认证,您只怕要被评委曰本才子学院的荣誉教授。”
  
      小林主任也连连点头引诱道:“是是“
  
      苏怀心下哑然,我不过来讲讲课,跟你们普及历史知识,让你们好好做人,你们对我期望是不是太过了。
  
      原本他就想是随便讲讲的,可这才子学院搞得这么正式,他也必须用点心了。
  
      “这样吧,我先去跟教科文曰本分部的才子们沟通一下,看看他们想听什么课,我要是讲课,肯定是得找大家感兴趣的,不然我讲的自己过瘾,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主要是才子听得进去才行。”
  
      “您这个主意好,走,我带您去教室。”小林主任生怕没把苏圣人怠慢了,亲自领带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