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四十章 倭寇由来

第五百四十章 倭寇由来

    中午。天籁小说WwW.⒉
  
      十二点多。
  
      才子学院的体育场已经挤满了人,不过由于教科文组织的大楼相当于领事馆,一般的曰本民众是进不不来的,只有才子学院的才子学生们,以及受邀请的京都卫视,汉城卫视能工作人员能进来。
  
      而这次,汉城方面也派了不少历史学的权威人物下来了。
  
      东亚各国都对大灾难历史有自己的理解和推测,苏怀要说这一段,又没有明孝陵的文物支撑,两国的历史学家倒是也很有信心,拆穿苏怀的假面具。
  
      可一到现场,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了,一万多名曰本才子们,争先恐后地在场地里争吵着。
  
      “别抢我位置,这位置是我的。”
  
      “我有证我有证,我是社会系的,你们外系的不能参加~!”
  
      “不是公开课吗?我怎么不能参加了。”
  
      曰本,朝鲜的历史专家们,都是心里觉得憋屈,他们研究了这么多年历史,什么时候有年轻人这么关心历史啊,怎么苏怀一跳出来,你们就这么热爱他这小子呢!?
  
      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不热爱我们~我们才是这个行业的老前辈啊!
  
      这时候,苏怀已经上后台了,正准备着,小林主任就嘱咐道:
  
      “苏老师,这次你是讲历史,是说明一个学术观点,不能搞一言堂,要注意用词啊,下面都是历史学的老前辈,别刺激他们,否则对你不利。”
  
      苏怀在京都棋院把东山兄弟骂晕倒的事情,实在是令人印象太深刻了,小林主任生怕苏怀又飙……
  
      苏怀点头笑道:“放心,这次是教学,我会克制。”我保证不骂人……
  
      “那就好,那就好,咱们就做学问。”小林主任心情轻松了不少。
  
      苏怀这时,轻松走上前台,顿时全场沸腾。
  
      “苏老师来了~”“苏老师!”“我爱你~~怀怀~~”年轻的曰本女才子们,一个个疯狂地尖叫着。
  
      苏怀也是配合的挥了挥手,台下的井上教授为的曰朝两国历史学家们都是脸色铁青,心里都暗想“苏怀应该早点死”的恶毒诅咒。
  
      苏怀最气人的地方就在这里,他每到一个地方,年轻女孩都是疯狂的追星。
  
      就光这点,无论苏怀说什么,下面这帮老教授都不能忍啊。
  
      摄像机镜头对准苏怀,年轻的曰本才子们也都是神情兴奋,看着主席台,很多人好奇苏怀今天会怎么讲“大灾难时期的华曰朝鲜战争”。
  
      更多的人并不关心,他们只是来凑热闹的,纯粹想看看苏怀还能丢出什么样的重磅炸弹,震惊世人。
  
      看着台下的各怀心思的人们,都在互相谈论着,苏怀伫足而立,摸着话筒,笑着看着下面所有人:
  
      “大家好,今天是一堂很特殊的公开课,来了很多亚洲历史学的前辈专家,我很是受宠若惊,我先说,我这次只是讲得纯粹民间资料,关于曰本,朝鲜的部分,你们能不能接受都没关系,年轻人可以自己去听,自己去判断,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说的。”
  
      苏怀说这段话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因为他其实也不确定,这个时空大灾难中是否生了,与他记忆中完全一样华曰战争,其次是他摆明了说是民间资料,也堵死了其他人的嘴巴。
  
      其实大灾难那段时间世界极度混乱,其他国家也没有什么历史证据,各自都是学术观点,没有权威的。
  
      民众最终相信谁,就看谁讲的有意思,谁说得比较动人。
  
      这就像是,袁腾飞说的明明是乱七八糟的野史杜撰,却还是广为流传一样。
  
      这话刚说完,就看到井上教授直接拿起话筒道:“苏先生教课之前,我先请苏先生道歉,你多次在公众场合称呼曰本人为倭寇,这是民族侮辱!”
  
      现场一片哗然,这苏怀还没有开始呢,你丫就砸场子,这是不是急了点呢?
  
      “太没礼貌了~”
  
      “还是才子学院的教授呢~”
  
      “说好的礼仪之邦呢~”
  
      “这伪君子的面子都懒得戴了?”
  
      井上教授听着怒不可遏,你们这群小畜生,就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啊!
  
      要知道,之前在京都棋院,苏怀就是这样打他井上教授的脸的!?
  
      凭什么我就不行!?
  
      “井上教授这个问题提的非常专业。”苏怀知道这井上是在故意激怒自己,却是温和一笑,一副“儿子乖”的样子,微笑道:
  
      “这倭寇一词,不是个侮辱性词汇,而是个描述性词汇……”
  
      “你胡扯!?”井上教授怒骂道。
  
      “井上教授你冷静点,你不知道很正常。”苏怀笑着解释道:
  
      “在《后汉书·光武帝本纪》和《后汉书·东夷传》中记载。
  
      ‘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光武赐以印缓。’
  
      这枚印记现在就收藏在你们京都博物馆中,金印印面正方形,边长2.3厘米,印台高约o.9厘米,台上附蛇形钮,通体高约2.2厘米,上面刻有“汉委奴国王”字样。“
  
      苏怀说着笑道:”所以,不是我侮辱叫曰本做倭,而是倭是你们古代国号,就像是我们被叫汉人一样,没有任何歧义。”
  
      台下的历史学家顿时都是互相看了看,哑口无言,这“汉委奴国王金印”是曰本国宝,但是之前一直以为是炎黄部族的名字,没想到是汉王赐予的,要是华夏史书中真记载有这段,那他们这“倭”的帽子是拿不下来了。
  
      至于寇……他们入侵了华夏,这个字没有人敢问,否则就是打自己的脸。
  
      苏怀看向下面一群历史专家:“各位前辈,谁还有其他证据反驳我的观点,文件资料,有的话,咱们可以继续讨论。”
  
      没有人言,有几个人欲言又止。
  
      苏怀这证据是两方面的,既有华夏史书,又有曰本国宝,根本没什么反驳的余地。
  
      井上教授满脸涨红,刚要坐下,苏怀却打断了他:
  
      “井上教授,我知道你还想问,倭寇的寇是什么意思,我可以告诉你,华夏古话有云,倭人为寇,是为倭寇……”
  
      井上教授顿时愣了一下,我他妈没问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