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背锅替罪羊

第五百五十六章 背锅替罪羊

    而第二天早上,如苏怀预料的一样,他和施辛格合照的照片,登上了华夏媒体的头条,标题也很耸动。,:。
  
      “武侠电视剧,苏怀对好莱坞大片说不~!”
  
      “面对世界动作巨星,号称地球第一硬汉的施辛格,苏圣人毫不示弱,宣布要拍摄武侠剧集。”
  
      “苏圣人回国,遭遇国外记者质疑,公开文物之后,却转而向陌生的领域挑战,武侠电视剧,真不知道该什么方式呈现才好,实在是令人捏一把冷汗。”
  
      苏怀看着这些报纸上的报导踌躇满志,正在“杜老汉煲仔饭”包厢喝酒呢,却听到外面突然安静下来,不一会,就看到一个人进来,沉‘吟’道:
  
      “苏老师啊~惹了这么大的事,你还在这里喝酒啊~~”
  
      苏怀看到来人,站起身来,起身惊讶问好道:“欧阳局长,您怎么来了?”
  
      竟然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文化局欧阳局长,这位大领导大驾光临,外面显然已经被清了场。
  
      欧阳局长哼了一声,道:“我算是个什么狗屁局长,掘了明孝陵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都不知道,苏先生最近拿着华夏文物资料,真是风光无限啊。”
  
      苏怀‘私’自掘明孝陵的事情,并没有通知文化部,这领导怪他也是情有可原:
  
      “欧阳局长明鉴,我奉了范主席的命令,怕是走漏了风声,引起什么事端,所以才这么做的。”
  
      欧阳局长叹了口气:“坐吧,唉……苏老师你这人就是太过聪明,可惜不会为自己打算,你保全了华夏文物,振奋了华夏国威,却累得一身骂名,世界文坛不知道多少人,说你是沽名钓誉,拿着华夏文物给自己添光呢。”
  
      苏怀坦然道:“我苏怀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别人想说什么,我也管不了。”
  
      欧阳局长却是淡淡地道:“你如果是一个平凡人,也自然不用理会这种流言蜚语,但你之前文坛,博得美名,人人都叫你苏圣人,代表着华夏文化形象,你给别人非议你的机会,就是非议华夏,难道我们华夏在国际上受到的非议还少吗?”
  
      苏怀却是岿然不惧道:“事实胜于雄辩,我还怕他们不成?”
  
      欧阳局长叹了口气,温言道:“其实我早已经知道你明孝陵的事情,可我和范勋都打算是在等到教科文组织大会公布的,到时候我们可以做好完全准备,既可以跟华夏争光,又可以保全你苏圣人形象,可没想到你忍不住这一时之气,竟他娘的在京都棋院就公开了~~”
  
      说着欧阳局长又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脾气,真是令人感觉痛快啊~!“大拇指一翘,右手握拳,在桌上尽兴一拍,道:
  
      “来来,我欧阳敬你一杯~!”
  
      苏怀摇头道:“欧阳局长这话,说得我有些惭愧了,我这人就是见不得人损害咱们华夏名声,所以才冲动了,坏了大家的计划。”
  
      欧阳局长呵呵笑道:“光明磊落,正义凛然,这才是华夏男儿的本‘色’,要是我像你这么大年龄,只怕我早在找到明孝陵当晚我就昭告天下了~哪里能像你忍这么久~~我真是佩服你的耐‘性’啊~来,干了!”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相对大笑。
  
      几杯酒下肚,欧阳局长也显出他军人本‘色’,连连敬酒,大声划拳,不过他酒量却并不好,几杯酒之后,便已经是满脸通红,醉态可掬,说道:
  
      “苏老师啊,你知道不知道,这次教科文组织秘书长安默带着十五大协会代表,赶来金陵提前举行教科文大会,表面上要一睹这明孝陵的风采,实际上是想来像华夏兴师问罪……”
  
      苏怀奇怪道:“兴师问罪?问什么罪?”
  
      “问你的罪,问范勋的罪,问华夏文联的罪。”欧阳局长缓缓凝视苏怀道:
  
      “这么说来,你是真不知道这事了?范勋没跟你说?大灾难之后,教科文组织领导各国文联,各国掘大型文物遗迹,都是世界共同遗产,必须先通知教科文组织才能掘,不允许‘私’自破土,否则没有法律约束,但是教科文组织却可以问责该国文联负责人,你不知道这件事吗?”
  
      “没有。”苏怀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范主席确实没跟他说。
  
      “这段时间,你用明孝陵物,先后写出了古诗,谱写了道经,还有中医,以及展示了华夏棋谱,是不是?”欧阳局长问道。
  
      “那都是我老爹留下来的民间资料。”苏怀警觉道:“不是明孝陵物,这些都是在掘明孝陵之前。”
  
      “那你老爹的资料呢?”欧阳局长突然双目一闪直视苏怀双眼之中。
  
      “这……”苏怀顿时愣住了,恍然明白所谓的“兴师问罪”是什么意思了。
  
      欧阳局长道:“我知道你拿不出来,我也知道你懂得这些不是明孝陵物的内容,但是别人不知道,就算是他们知道,他们也不愿意相信,现在被你搅得天翻地覆的朝鲜,曰本文联,已经直接跟教科文的安秘书长提案,说是华夏文联早就掘了明孝陵而不报给教科文组织,而是利用文物获取资讯优势,用‘阴’谋拿下了诗协,道协,围棋协会的控制权……”
  
      苏怀微微皱眉道:“颠倒黑白而已,现在木已成舟,难道他们还能废除我们三大协会的控制权吗?”
  
      “你说得对,生米煮成熟饭,他们抗议也的徒劳的,这影响不了华夏拿下常务理事国,重修历史教科书的大局。”欧阳局长道:
  
      “但是,朝鲜,曰本,新欧洲,欧罗巴四大常务理事国文联主席一致认为,这段时间明孝陵掘不报,和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华夏文联‘阴’谋,一定得有人负责任,所有范勋已经向秘书长安默承认了所有罪状,说明孝陵掘不报,是他的主意,与你无关,这次教科文组织视察明孝陵之后,他将辞去华夏文联主席职务……并且他还跟我说,将推荐你接任华夏文联主席。”
  
      苏怀“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将桌上一杯子都带翻了,瞠目结舌道:
  
      “范伯帮我背锅,要我当华夏文联主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