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六十章 丑陋的真相

第五百六十章 丑陋的真相

    正在众人惊愕莫名时,就听施辛格粗矿的声音响起骂道:
  
      “好你个华夏文联,原来不仅仅是掘了明孝陵一个陵墓,还背着教科文组织,私下挖了别的,说!这么多华夏文物都是从哪个墓穴中盗出来的……?”
  
      可这话还没有喝问完,却看罗素用手按住了施辛格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追问,神色很是古怪。天『籁小说Ww』W.『⒉
  
      范主席哈哈大笑道:“问得好,施辛格,你为什么不问问你们新欧洲的罗素主席,还有鲁道夫家族那些人,他们都是知道来历的~”
  
      罗素却冷然道:“范主席对我可是上心啊,什么事都扯上我,你东拉西扯,是在拖延受处罚的时间呢?还是想为垂死挣扎呢?”竟不敢回答范主席的追问。
  
      这时就听到范主席突然喝道:“拖延时间!?我们华夏人都等了几十年了!我还拖延什么时间!?”
  
      这声暴喝突然其来,令全场顿时安静下来,罗素也被吼得呆住了,只听范主席指着罗素,柯克等人冷冷骂道:
  
      “你难道真以为我们华夏人不知道大灾难之后,你们做了什么吗!?”
  
      他们做了什么?苏怀心里也是焦急同时,周院士,吴博士,杨院长,还有苏门门生们,同样都是满脸激动地凑到窗边。
  
      就听范主席声音从窗户中传来:
  
      “当年大灾难退潮,欧亚大6重现上浮出地平线,你们这些在大灾难中幸存的国家,不单单不帮助各国的流落破碎群岛的遗民回归家园,反而趁机大肆扩张,用自己坚船利炮抢占各位原本的国土,在别人的国土竖上一面旗,就号称自己拥有主权,成为殖民地,让我华夏这些破碎群岛回归遗民被你们鱼肉……”
  
      范主席愤怒声音回荡在整个博物馆大厅上空:
  
      “第一个到达的曰本人,你们在华夏东北建立了自己的军事基地,号称是你们自己的国土。
  
  
      然后在西伯利亚归来的俄国人,你们同样是东北瓜分了一半。
  
      新欧洲人,你们上岸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四处寻找所谓的财宝,当你们现那些幸存的文物之后,欣喜若狂,觉得自己真的要财了。
  
      就是你们,盗走了华夏最多的文物。
  
      还有欧罗巴英吉利邦人,你们在我们华夏的南面港口竖立了一根标柱,号称自己自己的国土。
  
      在别人的土地上书里自己的主权,这是什么逻辑?
  
      这不奇怪,你们全世界都是这么干的,日不落帝国嘛!
  
      就这个港口,你们要到占领了1oo年才愿意归还给我们,你们还幻想我们感动得痛哭流涕是吗?
  
      你们这帮败类,除了在华夏国土各自画地盘割据殖民,就是抢夺华夏那些刚刚从海水退潮后,仅剩下的文物。
  
      把我国在大灾难中仅存的几万件文物抢回自己国家,还任由剩下带不走的文物在空气腐化,甚至还放火烧毁了那些带不走的文物!
  
      你难道以为,你们当年这些无耻事迹,华夏人永远就不会知道吗?”
  
      范主席质问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整个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回应。
  
      李仙,郑贵阳张大了嘴巴,与大部分呢人一样,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事,眼神错愕,只有盛田大师脸色不变,只是眼神中充满愤然好像早就知道了。
  
  
      至于罗素,柯克,施辛格等人,脸色就极为精彩了,震惊,羞愧,愤怒,最后神色却冷淡了下来,他们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范勋会知道这些事情……
  
      可,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天真的认为我们会当场承认?
  
      苏怀听着也是心情波涛汹涌,萦绕在他心头,这个世界华夏文明泯灭,华夏被扭曲成蛮族的巨大谜团,终于解开了,原来华夏文明的淹没只是一群可笑的野心家,联合起来制造一个假象而已!
  
      他早猜到华夏文明泯灭,是**居多,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多国家被淹没,流亡破碎群岛,只有华夏文明被整个世界遗忘?
  
      可只是他只猜到了曰本,朝鲜在其中动的手脚,没想到是竟然所有列强都参与了。
  
      不同的时空,相似的事情!这些列强都是同谋!
  
      华夏一次卫国战争,是与新欧洲,欧罗巴,俄国,曰本八国联军大战,并没有占据上风,成为了殖民地国家。
  
      八国联军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同时企图瓜分华夏,所以共同了“华夏蛮族”的文化谎言,制造舆论声势。
  
      这就像是,中世纪欧洲教廷黑暗腐朽,却为了自身的利益,污蔑当时文明先进的阿拉伯世界是“邪恶的入侵者”,颠倒了是非黑白。
  
      掌握话语权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了无数丑恶,泯灭人性的事情,却在世界范围内制造着有利于自己的舆论氛围,让自己占据道德至高点,让所有人以为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
  
      告诉所有人:“全世界的人看着吧,我们和蛮族作战,是为了拯救这片土地上无辜的民众!”
  
      这些热爱扮演拯救者混蛋们,在哪个时空都是一样令人恶心啊……
  
      苏怀想到这里,拳头不由自主地捏得“嘎嘣”作响,胸中涌起一股巨大的屈辱感觉。
  
  
      那是一种被人污蔑,却无法申辩的屈辱……这种屈辱来自于敌人站在道德至高点,你却无法反击的愤怒。
  
      华夏人很勤勉,任何时代只要没有战事,经济就会恢复,成为世界级的强国。
  
      但是,在现代社会,两个时空的华夏,都遭遇了同样的困境……那就是文化道德上的话语权却被剥夺了……
  
      无论华夏做什么都错了,西方都是对的,任何一个欧洲,美国的普通人,都能大声的,毫无忌惮,理所当然地审判华夏的任何事情。
  
      因为——你们和我们不一样!你们不该有死刑,你们不该国有经济,你们不该有血汗工厂,你们不该污染环境……”
  
      这种高高在上审判变成理所当然,是经济原因吗?华夏成为世界第二强国后,他们停下批评了吗?
  
      不是,你再强,那些自己都快破产的1o货都还会唧唧歪歪,他们心中就是一种纯天然的文化优越感!
  
      谁给了你们审判华夏的权力?你以为你们是谁?
  
      你以为你长得白,你就是上帝了?你就是他妈的真理化身,人生终极答案了?
  
      他妈不过是一群下三滥的流氓罢了,装什么正义化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