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七十章 哎呀,我忘记了~

第五百七十章 哎呀,我忘记了~

    1856年10月,英国和法国在沙皇俄国和美国的支持配合下,联合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6日攻陷紫禁城。
  
      英法侵华头目闯进圆明园后,立即“协派英法委员各三人合议分派园内之珍物。”法军司令孟托邦当天即函告法外务大臣:“予命法国委员注意,先取在艺术及考古上最有价值之物品。予行将以法国极罕见之物由阁下以奉献皇帝陛下(拿破仑三世),而藏之于法国博物院。”
  
      英国司令格兰特也立刻“派军官竭力收集应属于英人之物件。”
  
      军官和士兵,英国人和法国人,为了攫取财宝,从四面八方涌进圆明园,纵情肆意,予取予夺,手忙脚乱,纷纭万状。他们为了抢夺财宝,互相殴打,甚至发生过械斗。以此取乐。大部分法国士兵手抡木棍,将不能带走的东西全部捣碎。
  
      1860年10月18日,3500名英军冲入圆明园,纵火焚烧圆明园,大火三天三夜不灭,烟云笼罩北京城,久久不散。这座举世无双的园林杰作被一齐付之一炬。
  
      事后据清室官员查奏,偌大的圆明三园内仅有二三十座殿宇亭阁及庙宇、官门、值房等建筑幸存,但门窗多有不齐,室内陈设、几案均尽遭劫掠。自此同时,万寿山清漪园、香山静宜园和玉泉山静明园的部分建筑也遭到焚毁。
  
      圆明园及附近的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畅春园及海淀镇均被烧成一片废墟,英国侵略军烧毁安佑宫时,因他们来得突然,主事太监又反锁着安佑宫的大门,所以,当时有太监、宫女、工匠等共300人,被活活烧死在安佑宫,成为世界文明史上的暴行……
  
      这样的暴行,事后有国际社会有任何人追究了吗!?
  
      那些高尚的西方人,把那些文物归还了吗!?
  
      没有。
  
      从来没有。
  
      他们只是这些“战利品”放在自己的博物馆里,洋洋得意展出,在拍卖会上用难以置信的高价卖给爱国的中国商人。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强国了,他们都能厚着脸皮把这些文物据为己有,在这个时空,你指望这群西方混蛋,能良心发现把东西吐出来给你?
  
      简直是白日做梦……
  
      所以,苏怀的愤火,不是炙热的,而是凝如寒冰,愤怒冰冷刺骨反而变成了一种冷静。
  
      “所以,安秘书长你也是这个意思?”苏怀转头望向了教科文组织秘书长,异常的平静。
  
      安秘书长叹了一口气道:
  
      “这件事情上,华夏的遭遇确实令人同情,但是教科文组织不是军事法庭,无法审判战争中的罪行。
  
      而且教科文组织成立的初衷,就并非为某一个国家而牟利的,我们秉承的是‘文化世界主义’观点,不将文物视为“国族独有”的文化遗产。
  
      我们教科文组织的最终目的,是要消除国族,国家间的文化分歧。
  
      而‘文物原出国’追讨也是太过模棱两可,是以现在的国界行政疆域上划分吗?”
  
      安秘书长温和地问苏怀,苏怀却没有回答,因为安秘书长根本也不打算让他回答,而是让他听:
  
      “如果这样分,现代国家与过去史文明的史演变,随时间的变化,领土疆域、语言文化以及国号,大多是更替变动,甚至是断裂的。
  
      在一度位于希腊帝国边缘的阿富汗制作和发掘的古希腊艺术品,应属于希腊还是阿富汗?在阿富汗贝格拉姆发现的古埃及玻璃和象牙制品现存于喀布尔的国家博物馆,它们属于哪个现代国家?
  
      巴基斯坦发现的一具2600年的木乃伊,伊朗宣称这是一位古伊朗皇族成员的遗体,但巴基斯坦是否应该接受这样的声索理由?”
  
      说着,望向苏怀道:
  
      “各国自己拥有不同的文明,并以自己民族利益为优先与世人,这世界就会纷争不断,就有有矛盾,就有有分歧,所以联合国,就是要消除分歧,你们是华夏人,更是世界人,华夏的文物也是世界共通拥有的文物,他们同样有拥有权。
  
      苏先生,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安秘书长最后一句话,语重心长,凝视苏怀的眼睛。
  
      “说得好~~说得妙~说得哌哌叫,不愧是教科文组织的秘书长。”苏怀笑着地点了点头,神色里充满了讥讽:
  
      “就像是我刚才说的,既然新欧洲与欧罗巴联盟,不还华夏文物,那我也没有义务给他们他们失传文化了,既然是‘文化世界主义’,那你们的就是我们华夏的嘛,你保存我们文物,我们也保存你们的……你们是欧洲人,但是也是世界人是吧?”
  
      安秘书长皱眉道:“苏先生,你不要冲动,这是两码事,你父亲收集的民间资料并非文物,你作为教科文组织的一员,有义务向教科文组织汇报。”
  
      “哦……我记性不好,都忘记了啊。”苏怀笑着摸了摸鼻子,满脸嘲弄。
  
      “混蛋,你刚才还说你过目不忘,全部都记得的!”罗素忍不住骂了出来。
  
      “没办法啊。”苏怀轻轻摇着折扇,笑眯眯道:
  
      “我对那些不重要的东西原本都不记不清啊,如果罗素先生不信,可以打开我脑袋看看,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有一句假话,我就认作你爷爷。”
  
      “苏先生……这……”特蕾莎修女听着颤声道,差点要到场昏倒。
  
      “特蕾莎修女~~您别急,这《死海古卷》我还是记得的。”苏怀连忙道:
  
      “谁是华夏的朋友,就是我苏怀的朋友,我苏怀对朋友一向很上心。”
  
      苏怀这嬉笑怒骂,明摆着就是在耍他们西方人玩了。
  
      罗素和柯克,施辛格都愤怒转头对安秘书长道:“安秘书长,这苏怀不服从组织规定,一定要按规则处罚!“
  
      范主席也赶紧过来对苏怀低声道:“先忍下这口气!”
  
      “气?范伯你哪里看到我气了?我不是和各位同事讲道理吗?”到现在这地步了,苏怀也不打算给安秘书长面子了,伸了个懒腰对安秘书长懒洋洋道:
  
      “安秘书长,这样吧,我给你指条路,你既然是教科文组织秘书长,那么就可以修改这文物法了,你修改了这文物法,让他们把文物还给我们华夏,那我答应你说的事情,两不相欠,合情合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