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朝鲜《儒者规》

第五百七十七章 朝鲜《儒者规》

    苏怀看了一眼,看出纪巧巧在拼凑范主席的诗,重新删改上面的字,以免重复,心里也微微笑道,虽然纪巧巧天天骂范主席“负心老爹”,其实还是很关心他的嘛。天  籁小说
  
      这时候,台上的各国常务理事国,一一上台念出了各国新的致辞。
  
      欧罗巴的新致辞是,柯克亲自念出,大诗人叶芝的诗歌,他悠然念道:
  
      “欧罗巴,我们是英伦海峡流波上的白鸟,法兰西土地天空流星消逝前,灿烂之火焰,意大利海岛中穿梭不息之僧侣……”
  
      欧罗巴的现代诗词,不需押韵对仗,而且各个地名极长,玩这种文字游戏是最便利的。
  
      加上叶芝的诗句优美,意境绝妙,掌声热烈异常,众人都是对新欧洲的致辞感动不已,竟然达到了惊人的3oo多个不同字。
  
      华夏文联的人都听着,担忧议论着:
  
      “竟然做了3oo个字的异文词啊……这肯定是早就准备好的。”
  
      “这家伙太厉害了。”
  
      “这个叶芝果然名不虚传啊。”
  
      众人又敬佩,又忧心忡忡之际,苏怀却心里暗想,不过是简单的文字游戏而已,欧罗巴的地名这么复杂,这么长,一个个堆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就可以堆2oo个不重复的字了吧,没什么了不起的吧,要堆不同字的词,华夏可有一篇……
  
      对比之下新欧洲主席罗素,念的饶舌词,却差得多了,虽然动感十足。
  
      而曰本,派上绯句大师藤原仓人的和歌。
  
      “看信浓川江浪登岸,京都的离人,在江户之潮浪里翻涌……菊与刀箴言游荡在大和人心房……”
  
      而真正令人惊讶是朝鲜的代表,朝鲜大儒金丙亲自上台,重重咳嗽,念出了一篇朝鲜儒道训文:
  
      “儒者规,圣人训,孝勤,次谨信。
  
      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
  
      要出言,诚为先,诈与妄,奚可焉。
  
      凡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携载
  
      父母呼,应勿缓,物虽小,无私藏,路遇长,疾趋揖……”
  
      四个常务理事国,都用自己本民族传统的诗词方式,介绍自己的国家地理人文,每致辞中,竟然都没有一个重复的字。
  
      其中,曰本和歌,新欧洲的都很短,只有8句,1oo个字,而朝鲜的三字文和欧罗巴现代诗则非常长,都过了1o句,过2oo字,虽然叶芝过了3oo个字,字数最多,但朝鲜大儒金丙《儒者规》以押韵虽然更是达到了2oo字以上,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这也见了各国文坛文坛的最高水平。
  
      底下也响起了异常热烈的掌声,对于教科文这种文化组织来说,这种文化活动,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毕竟这可不是文物带来的,而是各国大文人的硬实力。
  
      在场的各个协会领导,和文坛名人们都十分欣赏地交流着。
  
      “四大常务理事国的致辞写得真是不错啊,把各国的文化风貌都变现出来了。”
  
      “看来常务理事国都做了很多准备。”
  
      “都是用各国的古代词,很有意义。”
  
      “这次常务国们,都用心了,真是有创意啊。”
  
      “朝鲜的《儒者规》虽然很有意境,但是在描述上,还是欧罗巴现代诗优秀一些。”
  
      “曰本和歌也不错,没有用重复的字,写的这么优美详尽。”
  
      华夏文联方面,很多人也都很给足面子地鼓着掌,毕竟有摄像机在拍呢,但是大部分人心里都很诧异,他们还沉浸在背分配到禅宗文化扶贫的无力感中,没想到又有人来这么一手。
  
      不知道范主席有没有准备?
  
      范主席当然没有准备……他事前根本不知道,显然这是华夏当上理事国,对方给他出的第一道难题。
  
      一词中,不用一个同样的字……介绍自己本国最引以为傲的文化……这原本就很难了,加上华夏古词要押韵对仗,这更是难如登天了。
  
      此时朝鲜大儒金丙亲自过来了,华夏众人都对这位年逾九旬的老人很是尊重,都站起来了。
  
      “金大儒,您老好……”
  
      “2oo字不同字,介绍朝鲜的儒道文化,真是神乎其技啊。”
  
      “姜还是老得辣啊~”
  
      范主席与贾委员,欧阳局长都客套,恭维着这位老儒生。
  
      金丙却是摆着犹如枯木皮覆盖的手,连连道:“不敢,不敢,我是来给苏圣人问好的,听说苏圣人诗才无双,华夏又是儒门源地,我是来向苏圣人请教一,二的。”
  
      一听这话,范主席就知道这老儒生是来挑衅的,作为朝鲜大儒,金丙年轻时就眼高于顶,从不服谁,这次参加教科文大会,眼睁睁看着炎黄二十三史,说明华夏才是炎黄文明的源地,心里又难受,又觉得不服气。
  
      这次的修改致辞就是他提议的,想向苏怀范勋比一下,看看谁能文采更好,虽然他赢不过叶芝的现代诗,但只要压过同文同种的华夏文联就好了。
  
      不过他并不知道,其实范主席和苏怀事前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范主席也看出这老儒生恐怕是被人当棋子使唤了,于是笑道:
  
      “金大儒您是文学大师,苏怀只是写一些风景诗,哪里能跟您的境界相比,层次上当然是您更高,苏怀那些诗陈述国情风貌上,是拿不出手的,所以这次致辞是我自己来撰稿的。”
  
      “你?你的致辞写了几个字?”金丙听到苏怀没参与,不满意地瞪起了眼睛。
  
      “大概……7o个字。”范主席心里暗暗算了一下,不用重复的字,这个数字就已经是极限了,毕竟他是现场拼凑,这些人可都是准备了一晚上。
  
      旁人不知道,金丙为了做出这篇不同字的《儒者规》,用了十多年修改了,所以能写到2oo字。
  
      “那可真是叫人失望了,见不到苏圣人的风采。”金丙表面上摇着头,心里却很得意。
  
      苏怀在文坛出道以来,所向无敌,“山水诗圣”都不是他的对手,今天却让自己赢了一次,呵呵,看来虽然儒家是华夏明的,可论文才,还是我们朝鲜更胜一筹了。
  
      朝鲜这次在常务理事国势力最小,也需要这样的时候才博得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