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八十七章 算辈分,你是师侄~

第五百八十七章 算辈分,你是师侄~

“苏老师是少林寺的?”
  
  “难怪了,苏老师之前介绍了少林寺的武术,原来是有原WwΔW.『kge『ge.La”
  
  “天下武功出少林,原来苏老师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啊。”
  
  但是这时,一副六根清净模样的松井大佐,也是上前了一步,一呼佛号道:
  
  “苏先生虽然做过三皈依,但是心不向佛,早已经回了红尘中,恐怕也不算是禅宗门人了。”说着对少林方丈南云道:
  
  “南云禅师,苏先生既不算是禅宗门人,刚才诋毁道明禅师的口业就不用罚了,请你按照禅门戒律,继续处理房龙的过失吧。”
  
  表面上为苏怀说话,实际上却想把苏怀排除出这场纷争之外。
  
  一旁的盛夏美,看着这位与自己有过节的松井五段,温柔笑道:“松井大佐这话说的真有意思,苏师兄入禅宗十几年了,你才入门一个月不到?论辈分苏师兄还是你师叔呢,你怎么有资格评判他?
  
  要说他心不向佛,更是无稽之谈?苏师兄为人忠厚,平日多行善事,虽然不在寺庙磕头,却是做得佛门子弟的行径。”
  
  盛夏美叫苏怀“师兄”却叫松井大佐是“苏师兄的师侄”,生生占了松井大佐一个大便宜,原本在棋坛盛夏美还低松井大佐一辈,松井这出了家,盛夏美反而成他长辈了,真是要把松井大佐气得要当场吐血。
  
  纪巧巧也在旁边添油加醋笑道:“是啊,不像是某些人,明明就是个战犯,剃个头就装大师了?出家只是为了怕切腹~~”
  
  两个俏生生的姑娘,一人一句,说着松井大佐气得全身颤抖,连声道:“你……”还没说出来,就听道明禅师道:
  
  “道见~你背的《无量寿经》中的‘善护口业,不讥他过’,难道就忘记了吗?”
  
  “子弟知错。”松井大佐醒悟过来之后,立刻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南云禅师此时却是道:“道见说的也有道理,苏先生还能不能称作禅宗弟子,还无法定论,不如道明禅师考一考他佛理佛法,看看他是否已经忘记了禅宗教诲?”
  
  第七制片组众人,听着都是暗骂,怎么回事,苏老师是来帮你解围的,你这老和尚,怎么这么不识抬举,竟然还帮着日本人刁难苏老师啊!
  
  苏怀这时候只感觉到有人偷偷塞了他手心一页纸,转头一看竟然是那胖沙弥对他坏笑,展开手心上面竟然写的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显然这是等下南云禅师要问的题目,苏怀心里暗暗笑道,看来这老方丈倒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是华夏这边的。
  
  看这四句诗,华夏禅宗的《坛经》虽然没流传下来,但是这偈子却流传下来了。
  
  于是灵机一动道:“弟子怎么不是佛门弟子,弟子天天勤念佛经学禅理,每天不曾间断,佛理教导不敢忘记。”
  
  众人心想,苏怀什么时候念过佛经,学过禅理的?
  
  这时南云禅师正襟问道:“好,那我考考你,咱们禅宗的流传下来的公案。”
  
  所谓公案,就是禅宗故事,当中有陈述一定佛理,都是弟子基础的**。
  
  苏怀笑道:“方丈请讲。”
  
  南云禅师微微笑道:“禅宗入门,都会有一个公案,昔日流传一个故事,禅宗祖师荣西与人论法,问到怎么修禅,对方问说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你觉得对是不对?”
  
  这句原本就讨巧,禅宗门人大都听过,不过教外之人却不知道。
  
  可正当苏怀想回答时,突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嚷道:
  
  “荣西邪僧,说的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谁不知道啊,根本就是一句空话~~禅宗欺骗世人,真是可笑荒唐。”
  
  南云禅师与道明禅师都微微皱眉,不知道观众中是谁喊出了这么一句,侮辱禅宗先贤。
  
  苏怀原本以为捣乱的会是松井大佐的帮凶,可这人说禅宗欺骗世人,显然不是曰本方面的人。
  
  心里暗暗想到,这说话的人到底是谁?
  
  不过望了半天人群,却发现这人不露面,众人也不好当中追究,南云禅师对弟子使眼色,让人再给苏怀递纸条呢,就听旁边的佐井大佐已经发觉了什么道:“既然是考校公案,还是由道明禅师考校吧……”
  
  南云方丈也是不好再说什么,合什道:“那就由道明禅师出题考校吧。”
  
  于是道明禅师望向苏怀,心想不能问有太名的公案,还是问一个冷僻一些的吧。
  
  想到这里,道明禅师就道:
  
  “昔日,荣西法师,曾经去一寺庙听法,曰本寺庙门口的习俗是要挂幡棋,在寺庙门口,他看到了两名僧人争论一个问题。
  
  一个说是“风吹过来,所以旗子就动了”,
  
  一个说“才不是,是法师的德行高超,所以让旗子自己舞动起来的”。
  
  敢问苏先生,究竟是幡动还是风动?”
  
  这问题问的下面的人都是议论纷纷起来。
  
  “当然是幡动了,风就是风啊,哪里有不动的风。”
  
  “不,我觉得是风动,风不动幡哪里会动。”
  
  “风动,幡也动啊~”
  
  这问题其实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很难说清楚。
  
  不光是一些观光客,就连房龙这种俗家弟子都听不明白。
  
  但是禅宗当然是有标准答案的,在苏怀那个时空,人人都听过这个故事,算是小儿科而已,于是答道: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众人听着,都是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而道明,南云,惠智禅师等人都露出惊讶的神情,众所周知明孝陵中出土的文物,并没有佛教的典籍,所以众人都认为苏怀是绝答不上这个问题的。
  
  这样看来,莫非苏怀平时真的在认真学佛?这题就算一般的僧人都答不出啊,没想到他竟能悟出正确答案。
  
  “这苏怀真是不错啊。”“没想到啊,看来他佛理没有扔下。”
  
  “还真是有些慧根。”
  
  南云眼里浮现出慈祥笑意,很是满意,松井大佐却是咬牙不甘心道:
  
  “苏先生,既然听过答案,不如讲解一下为什么是心动吧?”
  
  显然他还是觉得苏怀虽然知道答案,却解不开当中的意思,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怎么解释。
  
  却没想到这时竟然听到刚才挑衅的那声音。
  
  “可笑,可笑,禅宗又在这里妖言惑众了,什么心动?风动,幡动都是物体在动,哪里有什么心动?难道你们还有法术不成?你们禅宗好好的经不念,专门搞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这话一说,道明禅师也不由沉声道:“是哪位施主,对我们禅宗不满,可以站出来说话吗?”
  
  只看一人站出来,那人也是光头,却是一个白人。
  
  “道明禅师,好久不见。”
  
  “原来欧传佛教的斯奈法师。”道明禅师微微张嘴,显然也是惊讶……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