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新世界的大门

第五百九十九章 新世界的大门

    先不说这剧集怎么样,光是道具这份用心的考究,就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亚洲剧集了。
  
      “片头曲呢……”哈登不由轻声念叨,亚洲剧集中,曰本朝鲜之所以能独树一帜,很大的原因在于好的剧集,就必须要有好的音乐主题曲。
  
      很多情绪都是靠音乐来带动的,《老友记》《成长的烦恼》这些红遍世界的新欧剧,都有一首朗朗上口的主题歌。
  
      曰本,朝鲜音乐都是学习西方,所以无论是《东京爱情故事》,还是《蓝色生死恋》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主题歌。
  
      可华夏剧这种武侠题材之怪……怪在没有任何风格可以参照,你用小提琴,钢琴都不合适,这古筝倒是极为令人惊艳,可歌词呢?
  
      《天龙八部》是佛语……禅机向来不可说,怎么用主题歌词来表达呢?
  
      哈登心里正这么想着时,这时歌声响起:
  
      “笑你我枉花光心机~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这……古诗词!!?
  
      哈登顿时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歌词密集,含义古朴不说,竟然还隐有禅机?
  
      这歌词分明是说,世人每日熙熙攘攘,心机用尽,如蚁排兵,似蝇争血,竞逐的只不过是那镜花水月般的虚无~~
  
      紧接着又是四句绵延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啊……舍不得璀璨俗世~
  
      啊……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啊……找不到色相代替~
  
      啊……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其中“怪大地众生太美丽”是全词词眼。词的下面四句由议论转抒情,全部是在说“众生太美丽”。
  
      是啊,众生是那么美丽,俗世中存在有那么多璀璨的存在。且不说权利财富,就说那对心上人的痴恋,若真想要了悟佛法,撇去红尘,这份憧憬可以拿怎样的色相来替代呢?
  
      那参一世都参不透的难题,既是不知道俗世色相为何能如此美丽,更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抹去对这一美丽那难以溟灭的向往。
  
      哈登心中瞬即品味,顿觉回味无穷,顿时转头望向了苏怀,心中暗惊想……人人都说这苏圣人诗词天下无双,没想到写歌词竟然也能如此出色,真是一位全才啊。
  
      这首歌曲,词,乐器都与这《天龙八部》名字佛意丝丝入扣,这人果然名不虚传。
  
      可惜这曲子稍微有些飘渺了,美中不足啊。
  
      可哈登与不少国外制片人正这么想着时,突然曲风一变,曲调忽高,歌词以狭天裹海之势而来: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哈登顿时呆立当场,现场虽然电视制片人众多,可没有人能像他一般,在电光火石间感受到,能有这么细腻的感悟,他惊叹望向苏怀,已经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
  
      妈妈啊……世上竟然有人这么写歌词!?
  
      之前那些诗曲是把诗词化为白话,已经可以说是令人惊艳的!
  
      可现在!竟然有人直接把押韵的歌词,写成古文诗词!这份通天彻地的才气,遑遑整个音乐界,有谁能与之相比啊。
  
      可苏怀同样是闭着眼,为这绝伦歌词一阵沉迷享受。
  
      可惜在场这些文盲都不知道这歌词立意。
  
      这首《难念的经》,是香港词圣林夕手笔。
  
      华夏汉文之美,是根据时代不同,更有不同进化传承,在唐为诗,在宋为词,在元为曲。
  
      而在现代,却并未灭绝,黄沾豪迈万千,林夕变幻莫测,都是一代大家。
  
      这“吞风”四句,一个“吞”、一个“吻”、一个“葬”、一个“欺”、一个“赶”、一个“践”,全见林夕炼字之心机。上面所说的那道难题有多难?
  
      那就是我有纵使我有吞风吻雨葬落日的本事,还有欺山赶海践雪径的能耐,都会在那拈花把酒之时,被一个情字折煞。何止是我呢?就算你有百臂,有千手,你也照样防不住。
  
      世人皆云受苦于贪嗔痴,但又做不到无喜恶恨爱,只能陷入悲欢离合的再次轮回。
  
      此经,的确难念……
  
      此词,风华无双……
  
      苏怀心中想到,哼哼~~~原本的世界里,因为文字隔阂,中国各大流行词人都仅仅限于华人区域,可放眼世界,哪有能与中国词人的相比。
  
      鲍勃迪伦如果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黄沾,林夕就算获三座也不嫌多。
  
      论歌词的修养,华夏文人不知道要甩这个世界多少个身位。
  
      只是不知道,这个时空西方人是否有人能理解?
  
      苏怀放眼望去,现场大概100多名电视制片人,此时大约有2,30人露出无比敬佩的目光,显然是听懂了,折服了。
  
      但是还有一大半的人听不懂,这与苏怀之前的预期一样,武侠的古诗词歌曲,虽然精彩绝伦,但是却稍微有些曲高和寡。
  
      这么大量的古词,虽然意境十足,但是作为流行歌曲,对于观众来说,很难一次听懂,更别说唱了。
  
      所以,只能用在武侠剧中,反复播放,用画面,气氛来雕琢这种古意的氛围,给观众有机会,时间去琢磨。
  
      真正能快速吸引眼球的,还是必须一些简单直接的东西。
  
      正听着现场人都在讨论:“这主题曲是谁写的?”
  
      “这歌很有意思”的时候。
  
      镜头就一转,正片剧情开始,一开始就是丐帮与西夏军对战的镜头。
  
      四大长老与西夏一品堂的高手,展开眼花缭乱的对决,各个国际频道的制片人原本还在讨论《难念的经》,可看着华夏演员那些炫目的格斗动作,各个眼睛都直。
  
      明明是一拳打过去,这人却可以转身一架,犹如舞蹈一般地腾空变成一腿。
  
      还有人一腿踢出,对方竟可以同时在空中一个跟头躲过,落地之后,单手挡另外一人的拳头。
  
      天~!?
  
      这些华夏演员在镜头之华丽,变化多,令人难以想象。
  
      顿时都是一片惊呼:“这是怎么拍出来了……?”
  
      “我眼睛没花吧?他们这是在怎么作战?”
  
      “这些人用的是什么技术?”
  
      这个时空,由于没有出现香港电影,也没有李小龙,所以世界上所有的武打镜头,都还处于007电影里那种,你一拳我一拳的傻打。
  
      实际看上去就是比的谁皮厚,谁能力气大。
  
      虽然西方影视人说,这种最能表现,动作演员的男子气概,但是事实上,观众可不傻,看多了,就觉得是两个傻子在屏幕上对打……
  
      可此刻,《天龙八部》却给他们展开一个崭新世界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