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三十八章 老狐狸的奇字迷!

第六百三十八章 老狐狸的奇字迷!

    此刻欧美各地酒吧里,卧室中,无数的人低头拿着纸笔写着,拼凑着各自字。
  
      “这什么玩意……太难了。”
  
      “哪里有这个字啊?”
  
      “怎么第一题就这么难啊!”
  
      欧美各国的电视观众,都以为一开始字谜会很简单,就像是他们平时玩的“大少一点=人”“林木森森=杂”这样简单类型的。
  
      没想到第一题,就把他们难住了!
  
      只正在他们烦恼时,就看电视机镜头里的范主席,从容道:
  
      “这题解出,应是个‘立’字……”说完不等众人惊讶完,紧接着就道:
  
      “一拐又一拐,一竖又一点。”
  
      这字数对弈,不光比得是对中文的认识,头脑的反应,更是一种心理战。
  
      他解出题来,罗素心中肯定讶异,趁着这个机会出迷面,会让他心神不定。
  
      电视前数以百万计的观众,都是瞪大眼睛,刚刚听到“立”字,在手中写了一下,果然是“一点一横长,两点一横长”,心中惊讶同时,又听到第二个迷面“一拐又一拐,一竖又一点。”,顿时头皮一麻……
  
      妈啊,这题更难啊?
  
      罗素冷冷一笑:“这题解‘书’字,范主席你也太客气了,何不出难一点的,听我下题:
  
      三横左右一样长,
  
      三竖上下一样长。”
  
      罗素这题一出,苏怀就听旁边的纪巧巧轻声道:“奇字迷题……这罗素不赖嘛……”
  
      之前两题,都是按照笔划顺序的,其实并不难,而罗素这“奇字迷题”,却是完全打乱笔划顺序,需要汉字知识的同时,还需要极强的图形构想能力。
  
      这已经完全超过很多观众们的能力了,第一题,现场观众几乎全部都在写写画画,而这一题,只剩下一半的人在尝试了。
  
      可范主席却笑道:“这题为解为‘旧’……罗主席,既然要难一些的,那么听好下面的迷面:
  
      一字九横六直。
  
      多少人才不识……”
  
      罗素没想到范主席轻轻松松就解出了,一愣之下,也感觉咬牙埋头苦想,按照字谜对弈的规矩,前两题,都该他先出,范勋回应只能出一样题型。
  
      可第三题,就该范勋出了……
  
      想到这里,罗素就感觉到压力大增,范勋对中文认知的水平,远远超过他的预想,真不知道第三题,他会出什么样的类型……
  
      心烦意乱中,罗素也紧张起来,手中笔不断在白纸上画着,九横六直……这是个什么字呢?
  
      终于在一分钟时间快到来之际,罗素绞尽脑汁可解出来了!
  
      “这题解为‘晶’字!”
  
      此时,欧美观众们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妈呀……这题都能解出来,罗素果然是位大师。”
  
      “真是厉害啊~”
  
      “我估计想一年也想不出来。”
  
      “是啊,听答案好像很简单,自己想,简直是太困难了,这些文人果然就跟我们不同啊!”
  
      在观众还还深深佩服的同时,范主席却已经微笑着,念出了他最后的迷面:
  
      “罗主席果然不凡,听我最后一题吧:一字十笔,无横无竖,若无此字,自小无怙。”
  
      这题一出,现场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动笔画,很多人都放弃抵抗了。
  
      苏怀却是微微一愣,心里暗惊,怎么……范老狐狸最后这题这么简单……?
  
      这完全是送分题啊,罗素怎么可能答不上来~?
  
      可只见罗素满脸通红!勃然大怒,骂道:“好你个范勋!你竟敢占我便宜!哪有这么出题的!?”
  
      范主席眯着眼睛,心平气和道:“罗主席解出来了?不如把这个字念给大家听听吧?”
  
      罗素眼睛瞪得鼓圆,怒道:“念什么念!你这题违规了,我开始出题就说了,要出‘一字迷’,迷面里必须有三个一!你这迷面才一个‘一’而已!你已经输了。”
  
      这时,就听纪巧巧嚷道:“罗主席,你是不是拒绝回答?”
  
      罗素骂道:“我根本不需要回答!范勋违规了!”
  
      纪巧巧这时望向旁边教科文组织秘书长安默,道:“安秘书长,按照规则,一方拒绝回答谜题,就应当判出题的人胜了。”
  
      安秘书长此时心里也笑了出来,心想这范勋果然是聪明,竟然能想出这种损招,也是朗声宣布道:
  
      “第一场,炎黄文化圈胜了。”
  
      这一下子全场都是一片哗然,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议论纷纷。
  
      “什么?怎么回事!?”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这题答案是什么?”
  
      “不是违规了吗?”
  
      安秘书长朗声宣布道:“这题目的答案是——‘爹’字……”
  
      这下子,所有观众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一字十笔,无横无竖,若无此字,自小无怙。”,竟然是个“爹”字!果然是无横无竖啊……
  
      可你奶奶的!这范勋简直太损了,竟然出这种字谜,难怪罗素气得暴跳如雷,换谁,谁也不能在直播节目中,喊对手当“爹”吧!
  
      “这个阴险的家伙!这题目怎么能算呢?”
  
      “太过份了……太奸诈了!”
  
      “违规了,违规了!?”
  
      “迷面里没有三个‘一’~”
  
      这字谜规则中,当然没有说不能用“爹”字,欧美观众心里一口气憋死了,也只能嚷着范勋违规了。
  
      罗素怒不可遏中,纪巧巧却笑得很是灿烂,用清脆动人的声音道:
  
      “谁说这这题中没有三个一?第一句“一字十笔”不就是三个一吗?亏你们还说欧洲发明字谜呢,难道看不出这个‘十’字拆开,不就是两个一组成的?”
  
      欧美观众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十”字拆开,正好是“一”和“1”,加上前面的,正好是三个一!!
  
      众人想明白之后,顿时有种被戏耍的屈辱感,这家伙也太奸了~~!!
  
      女主持人珍妮也看不过去了,问作为裁判的安秘书长道:
  
      “安秘书长,能这样算吗?”
  
      安秘书长微微笑道:“字迷原本就是文字的艺术,谜题不单单是在迷面内容中,更是迷面的文字中,范主席出的此题,精巧非凡,可谓是迷中藏迷,令人佩服,绝对是一个绝顶的字谜。“说郑重宣布道:
  
      ”所以第一场,炎黄文化圈胜了~~”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罗素气得肺都要炸了!老脸涨红,指着范勋的手指颤抖着,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羞辱啊~~!!耻辱啊~~!!!屈辱啊~!!!
  
      这范勋当着全世界人的逼他喊“爹”不说,还赢了比赛!
  
      这世界还有没有公理正义,你们还讲理不讲理了~~
  
      看着罗主席这屈辱欲绝的样子,苏怀心中都要笑趴了,好个范老狐狸,果然是奸诈啊。
  
      “范伯,姜还是老得辣啊~~”苏怀对回来范勋伸出了大拇指
  
      三题比试中,原本范主席出的第二题,对罗素的压力是最大的,可没想到罗素竟然最后时刻解出来了,这第三题,范主席无论出什么题,恐怕都没办法难住罗素。
  
      没想到,他竟然用了这么一招损招。
  
      如果不是罗素解出这个“爹”字,气糊涂了,恐怕早就看出“十”字藏“双一”的玄机吧。
  
      范主席微微笑道:“第二场就看巧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