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第六百四十六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节目气氛凝重,停滞,让主持人珍妮,也终于忍不住了,暗咬香唇,再也不顾及什么面子,风度了,直接拿着话筒对电视机前的观众号召道:
  
      “各位观众,现在柯主席正在思考的时间,现在我们节目也将开展一个的有奖竞赛环节~~!!
  
      电视机前的各位,不仿也开动自己的脑筋好好想一想这题《断肠迷》,看看其中藏有什么字谜,如果解出了正确答案,可以打电话来我们台的热线电话,一旦证实你的答案是第一个正确的,那么将获得十万元的现金奖励!”
  
      珍妮这次好不容易出了一回风头,要是这场比赛输了,她的风头就白出了,所以临时决定,自己就算出一笔奖金,也要赢下这场比赛!
  
      欧美观众也坐不住了,纷纷都找来纸笔,一个个开动脑筋,运用智慧试图解开这个谜团,几千万观众都加入了这个解迷的环节。
  
      就连曰本,朝鲜的观众都加入进来,一个个都为了这十万元奖金开动脑筋。
  
      此时,电视机前的华夏观众都破口大骂起来。
  
      “你大爷啊!哪有这样的,这分明是作弊啊!?”
  
      “这不就是现场征集答案吗!?”
  
      “我去……这帮西方人也太无耻了吧,他们是把我们都当傻子啊。”
  
      “这帮孙子,这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面子,连底线都不要了。”
  
      “丢死人了……这都十分钟了,还对不出来,也不认输?这是什么意思啊!?”
  
      范主席和纪巧巧心里都简直了,这原本苏怀一对一千,结果现在要变成,他一个对几千万人了……这简直太欺人太甚了吧!
  
      只要有观众解出来,导播直接就可以通过耳麦告诉柯克吧。
  
      可其他人着急,苏怀却是气定神闲,看着一群人皱眉,苦思,只是轻悠悠地摇着扇子,好像在欣赏什么有趣的场景似的。
  
      又等了十分钟之后,苏怀也是直接笑道:“珍妮小姐,有观众猜出来吗?”
  
      珍妮满脸窘迫:“还……还没有……”奇怪了,怎么还没有人解出来呢!?
  
      苏怀又望着柯克:“柯克先生,你想出来了没有?”
  
      “我还差一点……快了,快了。”柯克那张老脸已经涨得通红,可还是死撑着。
  
      还好,他一开始就说了这场不限时,现在还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看这帮人无耻到了极点,苏怀却丝毫不动怒,反而微微笑道:“虽然咱们没规定时间,但是节目时间有限,不能这么拖下去吧?”
  
      这时柯克无耻昂起头,朗声道:“苏先生,难道你要反悔?”说着望向安秘书长:“安秘书长,苏先生刚才可是自己答应不限定时间的啊,你要来做公证的裁决,咱们一定要尊重契约精神,你说是不是?”
  
      安秘书长心里骂道,你们无耻耍懒就算了,还要拖我下水,刚要说话,就听到苏怀声音响起来道:
  
      “唉……误会~~柯主席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可不是催促你,只是我觉得这么挨下去实在有些无趣,这样吧,我先公布谜底,然后你们再来对迷面,这样节目时间才够用,免得让观众们也觉得无聊。”
  
      柯克一愣,心里暗道:“还有这种好事?难道这小子迷底其实是要硬掰,怕等下赢了要公布,别人说他耍诈?”
  
      不光是柯克,欧美文联的辛格大法官,侦探小说大文豪道尔,乃至所有的欧美才子,观众们都是同样这个念头。
  
      电视机前苦恼的观众们,也惋惜地停下了手中的笔,好奇地望向苏怀。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聚焦中,就看苏怀笑眯眯地轻轻拍着折扇,在手中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十声。
  
      众人都是一愣,柯克看了他半天,这才怒道:“苏先生,你不是说要告诉我们谜底了吗?何必又故意羞辱我?”
  
      苏怀满脸惊讶道:“柯主席,何出此言,我不是已经告诉你谜底了吗?”
  
      柯克愣住了,什么?他就只是拍了拍扇子,哪里有什么谜底。
  
      观众们也都是怒了,这苏怀明明是故意戏弄他们啊!?
  
      苏怀脸上浮现出无辜的神情,很委屈道:“柯主席……你还不明白吗?那我再说一遍吧。”
  
      说完,又合起折扇,再度在自己手中“啪啪啪”敲了十声,众人却还是一头雾水。
  
      混蛋啊!
  
      这都什么玩意啊!?
  
      你这还不是戏弄人!?
  
      明明就是戏弄人啊!
  
      柯克气得七窍生烟,只恨不得上去抡起老拳砸在笑眯眯的苏怀脸上,压抑怒火,沉声道:
  
      “难道这谜底,是‘啪’,还是扇子?请苏先生指教。”
  
      “唉……柯主席竟然还是不懂,那我再说一次,这次你可听好了。”苏怀满脸失望的样子,然后这再次把扇子在手中拍了起来,这次拍的时候,他口中就一一念道: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柯克满脸涨红,心想,你到底有完没完啊,耍着人玩,也要有个限度啊……冷冷笑道:“苏先生,难道你是说这谜底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柯克说得时候语气里充满着讽刺的意味,他心里已经认定苏怀肯定是硬掰了,也是,这种凄美悠远的词中,怎么可能藏着字谜呢?
  
      却没料到,对面苏怀惊喜一拍手,大声称赞道:“柯主席果然是大师中的大师!!就是一,二,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柯克听着这苏怀讥讽连连,还以为苏怀是不是疯了,这《断肠谜》跟数字有什么关系?这分明是胡搅蛮缠了……
  
      电视机前的欧美观众们,也叫骂连连:
  
      “这华夏小混蛋,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
  
      “一到十是谜底?当我们是白痴吗?”
  
      “刚才词里哪里有毛线的数字?”
  
      “他简直就是胡搅蛮缠!”
  
      神经病啊,这怎么可能是答案!?这家伙简直就是把人当白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