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四十九章 谁说没人对得上?

第六百四十九章 谁说没人对得上?

    电视机里,柯克也看观众席上的华夏观众们,都是互相看看,无话可说,心中崩塌的心绪,终于恢复了一些,对范主席强笑道:
  
      “范主席,这次比赛,原本是两大文化圈代表的比试,现在是我柯克确实是输了……”
  
      柯克说着,把双手对着天一鞠:“但是我输给是千年前的华夏古人朱淑贞,不是输给了你们,苏先生用了古人题,你们华夏人自己也对不出,所以不能证明,现今炎黄文化圈的字谜水平,超越我们欧美文化圈,更无法证明古时双方高低,所以,我们双方应该算是平手……”
  
      柯克硬生生把话圆回来,刚想给欧美文化圈找个台阶下,整个人正进入状态呢,却听到一句:“等等~”
  
      柯克转头望着苏怀,毫无血色的脸上,终于浮现出笑容来:
  
      “苏先生,我知道你对此不满意,可咱们要实事求是。”
  
      他耍了半天无赖,虽然有想给欧美文联下台阶的意思,但是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激怒苏怀,希望他发怒失态,在节目中痛骂自己,最好情绪失控吵起来。
  
      这样就可以把水搅浑,现在情况下,场面越乱,对他们这个输家反而更有利。
  
      可接下来苏怀的话,却令他愣住了。
  
      “不~~柯主席又误会了,我不是不满意,我恰恰觉得柯主席说得很有道理啊~”苏怀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微微笑了起来:
  
      “我用古人的字谜难住了你们,只能证明华夏古代才子胜过你们欧美现代才子,并不能证明现今华夏胜过你们……”
  
      “苏先生,说的极是~~!”柯克还在发愣呢,女主持人珍妮就嚷了起来:
  
      “苏先生果然是华夏文联的代表,处事公允,毫不偏私~~双方古代文人的水平是无法相比的,证明不了孰优孰劣,而咱们先进双方又同样对不出《断肠迷》,所以应该算是平手……”
  
      华夏观众听着也有些傻,怎么苏老师竟然被这两人一搭一唱的勾进去了?
  
      这明明是赢了,怎么还说成是平手呢!?
  
      苏老师!您可不能在关键时刻犯糊涂啊~!
  
      纪巧巧和范主席此刻话筒被关闭,心里焦急无比,却插不上嘴。
  
      全场的欧美观众,此刻也是醒悟过来,在女主持人珍妮的号召之下,热烈鼓掌着:
  
      “苏先生果然有风度~~这次比赛算我们双方平手~!”
  
      “咱们都对不上千年前古人的字谜,水平不分高下~不分高下~~”
  
      “以后,再有机会,可以来一场正式的比字谜赛,到时候再分高下~~”
  
      “苏先生太棒了~~!!”
  
      现场观众边鼓掌,边疯狂给苏怀戴高帽子,希望他顺着这话说下来,承认双方平手。
  
      苏怀似乎被这些吹捧冲昏了头,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如果我们华夏人对不出这《断肠迷》的迷面,我们两大双手可以算是平手……”
  
      听着这话掌声更加热烈了~~!!无数欧美观众都被苏怀的风度(愚蠢)折服,心里都乐开了花,原本这家伙竟然虽然才学过人,但是是个书呆子啊~~
  
      可苏怀话还没说完,他大喘气了一下,然后说了下半句:
  
      “所以……为了证明华夏现今就比你们强,我刚刚就临时创作了一首词,对应这《断肠迷》的谜面。”
  
      全场热烈欢腾的掌声,瞬间凝结了!
  
      每个人双手举在空中,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起来了。
  
      什么!?你丫竟然做了一首!?
  
      各方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是倒抽一口凉气,看着苏怀脸色都变了。
  
      在新欧洲文联里,数百才子都是惊叹连连,很多人都问辛格**官。
  
      “辛格法官……你觉得苏怀有可能对上这字谜吗?”
  
      辛格**官满脸阴沉,笃定道:“要作出一到十的字谜不难,但是要把这个十字谜,藏在一首如同《断肠迷》一样优秀的词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另外一边的欧罗巴文联大厅,发生了同样的场景,侦探大文豪道尔,摸着自己浓密的胡须,连连摆手:
  
      “不可能对得出来的!这首《断肠迷》是千古绝词,不可能有人能对出一样结构的……”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奇迹,不可能发生两次……吧?
  
      电视机里,柯克也炸了,此时上前一步,低喝道:“苏先生,你可别开玩笑,这首《断肠迷》可不是单纯字谜,而是一首意境幽远的爱情词,你不能拿随便什么题材来敷衍!”
  
      主持人珍妮也赶紧道:“这还是那个什么元宵节写的,我看对应的词也要有元宵节吧~~?苏先生你可不能随意编造题材!”
  
      《断肠迷》中虽然背景故事中有元宵节,但是事实上,词中并没有一处提及,珍妮这么说就是要蓄意加大难度。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怀再有什么花招也耍不出来了吧?
  
      在万众瞩目下,苏怀却竟没有反驳,也没有抗辩,反而清了清嗓子,淡淡地道:
  
      “其实我也是不是单纯写的这个词,而是突然想一个华夏传统戏曲的唱段场景,说的是一个华夏女子,和朱淑贞一样,嫁了个整日在外寻花问柳,常常夜不归宿的纨绔子弟。
  
      在元宵节这这天,她依旧独坐空房,想到这万家团圆的节日,自己形单影只,不仅百感交集,思虑万端,于是提笔写……”
  
      苏怀说完这个故事,就拿起了笔,在主台的纸上写了起来。
  
      “好元宵,兀坐灯窗下……”
  
      这句一写出,就有了珍妮刁难的元宵节,而且明显是词韵。
  
      珍妮此时呆立当场,气恼强辩道:
  
      “这句怎么会是‘一’……?”要对面《断肠迷》的谜面,当然要是每句一个数字。
  
      此刻纪巧巧已经再也受不了,不顾公职人员阻拦,上去抢过了珍妮的话筒。
  
      “珍妮小姐既然看部出,还是我来解释吧,这句写的是,元宵不‘元’,孤独凄凉,兀自(还是)独坐;句意中,元宵的‘元”字,把“兀”‘坐’了下去,就剩下了‘一’……”
  
      知道答案了,反推解法,这就并不困难了,纪巧巧才思敏捷,自然能轻松解开。
  
      全场皆惊讶!这句真的是“一!”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