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五十一章 绝世好辞

第六百五十一章 绝世好辞

    苏怀一声“元宵节再战”的宣言,也令现场欧美观众都是互相看看,心里那个憋屈啊。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人家不单单是赢了,还顺道怜悯他们,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明年让他们再去挑战,这完全是强者施舍弱者的恩赐啊,这令欧美观众们心里虽然生出希望,却也觉得极为屈辱。
  
      苏怀简直就是再说,来吧,明年你们再来,我依然能把你们打得落水流水。
  
      好狂的口气!好嚣张的人!
  
      不过恼怒归恼怒,可有这《断肠迷》《玉房怨》珠玉在前,明年这个华夏元宵节,只怕也不简单啊。
  
      人人都心里暗想,这华夏元宵节,是是农历十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唯一可以确定是在是明年,这还有大半年的时间,难道整个欧美文坛数百万的才子们,就没有人能在这个一年之内,能做出和《断肠迷》《玉房怨》结构类似的字谜?
  
      明年!一定要找回这个面子啊!
  
      柯克,罗素听着苏怀的宣言,心里觉得极为窝火,暗想有这大半年时间,我们就不相信,动两大文联的全部力量,就赢不了华夏文联,就赢不了你苏怀!
  
      柯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应道:“好,苏先生这么说,那下次,我们就在元宵节上向你请教了。”
  
      这算是答应了,不过曰本文联方面却有些犹豫,苏怀深知小鬼子们是被自己吓怕了,心里暗笑,不依不饶地追问曰本代表道:
  
      “曰本方面呢?”朝鲜就算了,爱来不来,可曰本人一定不能放过啊。
  
      “苏先生,我多问一句,不知道这元宵节除了灯谜,还有没有对联?”曰本代表恭敬问苏怀问道。
  
      “当然有,元宵节是春节的最后一天,过春节自然也有春联,也就是对联项目。”苏怀笑道。
  
      “那就好,到时候我们曰本文联也会来参与。”曰本代表眼睛一亮,似乎找到了什么突破口。
  
      苏怀却是不以为意,淡淡点头,这次电视问政结尾,他公开元宵节的事宜,为得就是重新把华夏农历春节,元宵节恢复出来。
  
      声势自然是越大越好,他也不惧怕任何挑战,管你有什么招数,到时候都使出来吧,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节目结束,柯克,罗素都是捂着胸口,灰溜溜地跑回后台,好像生怕观众骂他们似的。
  
      而苏怀一下台来,现场仅有几十名华夏观众,都激动地挥手直嚷嚷:
  
      “苏老师,太棒了!”
  
      “华夏最牛~!”
  
      “明年元宵节一定要加油~!!”
  
      苏怀朝着观众席挥手,只是欧美观众们都没什么动作,没鼓掌,很多人脸色很不好看,他们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大部分人都充满敌意地看着苏怀,满眼的怨恨。
  
      说好的风度呢?
  
      说好的先进文明的胸怀呢?
  
      苏怀看到了这一幕,冷冷一笑。
  
      一回到华夏文联的位置,大家都一拥而上,给苏怀献上了掌声与喝彩。
  
      纪巧巧就对苏怀俏生生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小苏哥哥,刚才你真是做的这《玉房怨》,真是黄绢幼妇,外孙吃辣啊~~~~”
  
      苏怀边走下后头,边听着一愣:“啥……”这是什么夸奖,黄绢幼妇,外孙吃辣?啥意思啊?
  
      旁边的范主席见苏怀满脸疑惑,也是哈哈大笑:“这小苏,巧巧是夸你的《玉房怨》是‘绝世好辞’呢~~”
  
      苏怀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黄娟”是一种有色的丝,“纟”加“色”相合为“绝”。
  
      “幼妇”是“少”“女”,合为“妙”。
  
      “外孙”是“女”“子”,合为“好”。
  
      而“吃辣”,是吃到辣,舌头感到辛辣,就是“舌辛”,就是一个“辞”字。
  
      合起来就是“绝世好辞”。
  
      苏怀听着顿时才醒悟过来,心中汗颜……这字谜真是厉害啊……这要论真材实料,纪巧巧和范老狐狸实在胜过自己太多了。
  
      房龙满脸激动道:“苏师兄,好样的!今天可给咱们华夏人长脸了~~!”
  
      洪宝也嚷嚷道:“还是苏师兄厉害啊!这帮人怂人都对不上来啊,还吹自己是天下无敌呢~!”
  
      “就是,就是,论文化,他们这帮西方人哪里是我们华夏人的对手。”
  
      苏怀微微笑道:“其他他们水平也不差,如果我们自己不重视自己的传统文化,只怕对方会青出于蓝。”
  
      其实在他原本的时空,华夏传统文化其实也极不被重视。
  
      大部分现代中国人对自己先祖文明,很多都是嗤之以鼻,网上到处都是骂佛道儒,是糟粕的言论,中医更是被黑得体无完肤。
  
      而同时,韩国已经把编辑各种中医书大全的《东医宝鉴》,刚刚申遗成功了,国内欢喜鼓舞的,大肆吹捧“韩医”。
  
      字谜也一样,精彩也都是古人做的,现代人越来越少舞文弄墨了。
  
      还好,这时空经历了大灾难,华夏人反而重视失落几百年的文化,他苏怀有机会重塑华夏民族的文坛风气。
  
      想到这里,苏怀也不由在莫名感叹,或许人性就是如此吧,都是失去之后,才能懂得珍惜吧。
  
      纪巧巧见苏怀呆,不由问道:“小苏哥哥,你立下这元宵节之约战,就不怕明年欧美文坛有人能对上这《断肠迷》《玉房怨》?”
  
      “怎么可能?”苏怀不由笑道:“这种字谜,根本是无解吧?哪里有人能对上?”
  
      纪巧巧奇怪而崇拜地望着他:“小苏哥哥,难道你不是人吗?”刚才你明明就现场对上了啊?你能对上,难道别人就不能?
  
      “我?”苏怀不由摸了摸鼻子笑道:“我也想不第三了。”
  
      其实这《玉房怨》哪里是他想出来,出处来自清朝一位女才子顾春。
  
      只是这时空根本就没有清朝,自然也没有顾春,这《玉房怨》,也只能算在他自己头上了。
  
      可这华夏数千年,各朝文坛风流人物辈出,文豪才子不计其数,却也只有这两词中藏迷,达到了如此水准。
  
      区区欧美,才学习了汉字不过两百年不到,又没有古典文化的熏陶,就算给他们一年的时间,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