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八十九章 青楼女子和教授

第六百八十九章 青楼女子和教授

“当然有意见!”杨教授大义凛然道:“电子游戏主要卖给孩子的,你这《青楼静夜思》根本是淫诗!根本毒害青少年,罪大恶极!!”
  
  “咦……?”苏怀愣了一下,奇怪道:“杨教授你这话怎么说,这怎么会是淫诗呢?”。天籁『小说Ww『
  
  “这还不淫!?那什么叫淫?”杨教授怒喝道。
  
  “那劳烦杨教授您给解释一下,这小鸟,香蕉,淫在哪里?”苏怀满脸郑重,微笑请教道。
  
  杨教授气急败坏:“如此无耻之事,怎能说得出口?”
  
  “奇怪,奇怪。”苏怀道:“只是晚上脱衣服睡觉,早上起来抓小鸟,吃根香蕉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杨教授觉得这很淫,是不是你自己的思想太污秽了?”
  
  现场顿时响起一阵“嘿嘿”的暧昧笑声,众游戏迷们都是不点破,看这假模假样的杨教授怎么收场。
  
  杨教授果然暴跳如雷,指着苏怀道:“苏怀,你这样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行为,你逃得过悠悠大众之口吗?这小鸟,香蕉!难道别人就不知道你指得是什么吗?”
  
  “指的什么啊?”苏怀眨眼问杨教授。
  
  杨教授道:“青楼里,还能指得是什么!?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画的”
  
  “哦……”苏怀画中场景,上面写了两个大大“青楼”两个字。
  
  苏怀听着却拿起了那画,举起来给镜头特写:“那就给大家看看,这画里是不是有香蕉,有小鸟。”
  
  这时候众人瞪大眼睛看去,看那漫画窗户边果然有两点有翅膀的东西,然后床下竟然有两块香蕉皮。<>
  
  苏怀解释道:“这位青楼女子,这诗说的是,昨天晚上她与自己的姐妹一起休息,然后早上活动抓小鸟,然后早餐吃了香蕉,杨教授请你告诉我,这哪里淫了?”
  
  说着还问台下一个7,8岁的小玩家:“小朋友,你觉得这诗怎么样?”
  
  “跟老师让我每天写的日记差不多吧,很无聊……”那小玩家是跟着爸爸来了,大声嚷道,现场又是一片轰笑。
  
  林海峰故意大笑道:“哈哈,是啊,这诗哪里淫了,难道抓鸟,吃香蕉也有错?”
  
  盛夏美故作疑惑问道:“可小林,这诗里有脱光光啊?”
  
  林海峰诧异大声道:“奇怪了,裸睡难道有犯法?哪个国家法律规定不能裸睡的?”
  
  “我是不知道哪国法律这么规定。”盛夏美摇摇头,笑盈盈望向杨教授道:“不过,我想杨教授肯定知道,否则他怎么会生这么大气呢?”
  
  现场又是一片哄笑,杨教授此时脸青一阵,白一阵的,他明明知道苏怀在戏弄他,偏偏这在场所有游戏玩家都嘿嘿坏笑,没有一个人愿意点破,搞得他无法辩驳。
  
  不过杨教授虽然吃瘪,心里却想,好你个苏怀,无论你怎么诡辩,有件事,你却不得不认,大声道:“苏先生虽然心思缜密,可却没有用到正途上,你这游戏画里分明写着‘青楼’,青楼就是妓院,这诗分明就是**诗!”
  
  “谁说青楼就是妓院?”苏怀笑道。
  
  “青楼不是妓院?”杨教授反问。
  
  苏怀还没有回答,就听旁边的盛夏美道:
  
  “青楼当然不是妓院,妓院是娼妓工作的地方,全世界都有,人人花钱都可以去,但是青楼不是,青楼是华夏独有的,才子们为了得到爱情聚会的地方。<>
  
  青楼女子通常卖艺不卖身,她们就像是杨教授你这样,有学识有教养,靠着自己才华得到别人赏识……然后得到奖赏,难道有人说杨教授你在妓院工作吗?”
  
  这一句话,不单单是骂了杨教授是妓女,还暗指新欧洲电视台是妓院。
  
  现场众人听完,反应过来,都是哄堂大笑。
  
  “是啊,是啊~~有些教授专家其实也都是卖艺,与青楼女子也没什么分别。“
  
  “不对不对,人家青楼女子都有才艺,让人赏心悦目,某些教授却是给人带来无尽的恶心感,我看着他就想吐了。”
  
  “同样是服务业,差距怎么这么大捏~~!”
  
  杨教授听着苏怀和盛夏美把他比作青楼女子,气得恨不得冲上去抡起老拳,狠揍苏怀一顿。
  
  可他今天才第一次听到青楼女卖艺不卖身,又没有通读二十三史,哪里分得清青楼和妓院的分别?当场脸就涨得像茄子一般,他想大声辩驳,但看苏怀笑眯眯摇着扇子望着他,顿时心中一寒。
  
  所有人都知道,要与苏大圣人,讨论炎黄历史知识…无论你是谁,最终都是会惨败收场。
  
  杨教授虽然自负,可也明白这个事实,手心也是微冒冷汗,心道,差点就掉入苏怀这小子的圈套了!
  
  主持人马特见杨教授吃瘪,也赶紧解围道:“杨教授,你刚才不是点评苏先生的游戏诗吗?现在可以说了。<>”
  
  杨教授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忘记这事了,连连道:
  
  “是是,我们不提刚才《青楼静夜思》了,我们就说说你这游戏中做的那些诗词的问题吧。”
  
  “哦?莫非我刚才做的那些诗词也有问题?”苏怀故作惊奇地问道。
  
  台下游戏迷们,也都是一脸迷惑,这《仙剑奇侠传》众多的诗词,令他们都是大开眼界,才知道原来角色扮演游戏,还能有这么多文化承载,可杨教授竟然说里面的诗词有问题?
  
  “我觉得蛮好的嘛?”
  
  “有什么问题?”
  
  “有谁知道吗?”
  
  “不明白啊~~”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杨教授神色却恢复了自信,因为他现,现场除了他之外,其他都是诗词的外行,竟然都没觉苏怀的问题,还是必须靠他们儒家学院啊,于是笑呵呵问道。
  
  “苏先生,你能不能把,酒剑仙在十里坡上念的那诗,在念给大家听听~~”
  
  堂本和冈本两人心想,苏怀这人向来刁钻,你让他念他就念啊,这老儒生真是天真,哪能这么问呢?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苏怀竟然很老实地点了点头,把那诗念了出来:
  
  “御剑乘风来,
  
  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
  
  无酒我亦癫。
  
  一饮尽江河,
  
  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
  
  唯我酒剑仙。”
  
  众人再听这诗,依然觉得精彩极了,还有人拍手起来叫着“好!”
  
  可杨教授却肃然道:“这哪里好?这根本不算是诗!!”
  
  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凝,心想为什么不能算是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