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九十章 你这不叫诗词!

第六百九十章 你这不叫诗词!

    听着杨教授的画,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凝,心想为什么不能算是诗?
  
      苏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杨教授,等待着他说下去。天籁小  说WwW.』⒉3TXT.COM
  
      杨教授知道苏怀当然不会自己坦白从宽,于是朗声道:
  
      “苏先生,我且问你,这诗,从格式上这似乎一五律,是也不是?”
  
      苏怀道:“是。”
  
      杨教授声音大了起来:“但是颈联不押韵,是也不是。”
  
      苏怀道:“是。”
  
      “‘酒’字,‘饮’字多次重复,诗中不该出现这种重复,是也不是?”
  
      “是。”
  
      “而这五言中,该对仗的不对仗,三连仄这种基本的格律错误出了好基础,显然这不是一合格的五律,苏先生,你说是也不是。”杨教授气焰越高,逼问道。
  
      苏怀叹了一口气道:“是……这的确不能算诗,这只是一个醉倒是喝多了的信口胡吟而已……”
  
      现场众人都是响起一阵惊呼,因为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刚才所有诗里面最好的‘诗词’!
  
      可这竟然不能叫做诗?”
  
      此时,看着杨教授面露得色,盛夏美忍不住了,上前柔声道:
  
      “杨教授,你这话说得欠妥,虽然这诗,不押韵,但是大家喜欢这词,不是因为它写得比其他诗词好,而是因为在十里坡的月色下,醉道士舞剑过后,只有说出这么一段话,乘风而去才科学,才合理,才能让体验游戏的玩家们感到自内心的畅快。”
  
      这不押韵,不平仄的诗词,却是放在那个剧情中,最好的诗词。
  
      杨教授眯着眼睛望着盛夏美:“但是……这确不能算是诗。”
  
      说着杨教授摆出宛如诏告世人的专家架子,朗声道:
  
      “我朝鲜儒家学院中,我古籍记载,所谓文言诗,必须遵循‘四声八病’,否则就不能称之为诗!”
  
      说着望向了苏怀,沉声道:“如果是我们儒家学院担任泰山诗会的评审,只怕苏老师绝不可能登上山顶,因为那《将进酒》,完全不符合‘四声八病’……”
  
      《将进酒》开头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朝如青丝暮成雪。”确实没有平仄押韵。
  
      杨教授这么说,完全就是为了当众戳破苏怀“绝代诗圣”的名头。
  
      可苏怀丝毫不生气,因为《将进酒》是诗仙李白的大作,而李太白,不知道有多少诗都没有对应着‘四声八病’,平仄押韵。
  
      难道李白的诗,就不算是诗了?
  
      真真是笑话,‘四声八病’是南北朝的周颙,沈约开始研究的,可周颙,沈约难道就可以定义李白的诗,不算诗了?
  
      这朝鲜儒家,真是读死书,读到满脑子浆糊了,这要是一般网友学生,这么说就算了,你杨教授好歹是儒家学院的教授,身为儒家代表,竟然拿着这些条条框框来吓唬人,简直是迂腐到了极点。
  
      苏怀虽然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是很无奈的样子,问道:
  
      “那请问杨教授,那赵灵儿在水月宫中吟的一诗,你觉得如何?”
  
      杨教授微微笑着摸着自己山羊胡须,心想苏怀这是要考他记不记得住啊,得意道: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苏先生,我可有记错一个字?”
  
      这诗,也是给现场众人印象比较深刻的诗之一。
  
      看着杨教授那得意的样子,苏怀似乎有些无奈,点头道:“完全正确,在杨教授看来,这是诗吗?”
  
      “可这依然不是诗。”杨教授呵呵笑道:
  
      “这段话除了每句四个字外,在用词造句上,和古诗风格完全不同,四个韵脚,没有一个对的上的,完全是胡来.”
  
      杨教授得意洋洋的评价时,却没有注意到,现场游戏迷们脸上都露出极为不满的表情来了。
  
      因为大家都很喜欢这诗,因为赵灵儿在当时的情境下,就应该说出这样的画,这四句表达的感情层层递进,到了“明夕何夕,君已陌路。”达到顶峰。
  
      在场每位玩家,刚才听到苏怀念出赵灵儿在洞房前的这诗时,心里就如同李逍遥一样,同样是愿意指天誓,包拯今生永不辜负这个女孩。
  
      这种情感上的巨大共鸣,难道就不是诗吗!!!!
  
      而杨教授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个气氛,他只是觉得自己打中了苏怀的七寸,让苏怀无法蒙混过关了,他摆出一副学界长辈的模样,沉声道:
  
      “苏先生,这些既然不是诗,那作为炎黄文化代表是不是该重新修改一下,谨慎一点,而不是把半成品,就拿出来诓骗大众?”
  
      “杨教授说得有道理。”一向油盐不进的苏怀被人这么公开教训,竟然犹如乖学生一样,连连称是,令众人都是惊讶不以。
  
      但是苏怀接下来的话却令杨教授,嘴巴就张开了。
  
      “那我现在就改。”苏怀淡淡地道。
  
      “你要现在改……?”杨教授脑子还没转过来,愣了一下。
  
      “现在,立刻,马上。”苏怀点头道。
  
      “刚才杨教授批评我的时,我就做了深刻反省,就把酒剑仙的那诗已经改了。”
  
      “你可改好了?可要严格按照‘四声八病’!”杨教授措手不及。
  
      “请杨教授指教了,酒剑仙的十里坡的诗,我重做为《逍遥游》。”苏怀说着,悠然念道:
  
      “意气凌霄不知愁;
  
      愿上玉京十二楼;
  
      挥剑破云迎星落;
  
      举酒高歌引凤游;
  
      千载太虚无非梦;
  
      一段衷情不肯休;
  
      梦醒人间看微雨;
  
      江山还似旧温柔……”
  
      念完,全场一片沉默,所有人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那些不懂诗的人,都是好奇问着旁边的人:“这诗是不是符合什么‘四声八病’?”
  
      而那些稍微懂诗的人,像是冈本,堂本,主持人马特,此刻已经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苏怀只是呼吸之间,就把打油诗直接变成了千古绝句,这诗完全符合酒剑仙的人物风格,意境与辞藻,却已远远越普通的诗作了。
  
      苏怀淡淡地望向杨教授:
  
      “杨教授,你看这可符合平仄?”
  
      “符……”杨教授张着的嘴巴,完全可以塞进一个鸡腿。
  
      “可有押韵?”苏怀再问。
  
      “押韵……”
  
      “那就好。”苏怀微微笑着,把折扇微微开合,道:“咦,我刚刚又一想,这赵灵儿的诗,确实也可以改,改成词,名叫《花烛夜》,杨教授请指教。”
  
      说着拿着折扇轻摇,感概念道:
  
      “情眷恋;
  
      古往今来相看;
  
      几度流光人更远;
  
      伤离方寸乱;
  
      回梦空传幽怨;
  
      依旧尘缘未断;
  
      碧落黄泉寻觅遍;
  
      愁来天不管……”
  
      念完苏怀又望向杨教授,低声问道:
  
      “杨教授,以你儒家学院大儒者的身份,看这词还算工整否?”
  
      “工整……完全符合格律。”杨教授脸色都已经彻底惨白了,看着苏怀,好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苏怀这时候才展开春风般的笑容,问杨教授道:
  
      “杨教授,那我说我这在《仙剑奇侠传》46打油诗,我都可以把他做成符合‘四声八病’的绝句,杨教授……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