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华夏诗理,你可明白了?

第六百九十一章 华夏诗理,你可明白了?

    “信吗?”
  
      苏怀这两个字,分明带着挑衅的语调,可此刻杨教授已经被苏怀才华吓得心胆俱裂,哪里敢说一个“不信!”
  
      要是其他人,只改了两诗词,就大言不惭,说自己能改四十六,只怕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人是在夸口罢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可说这话的是苏怀,那就不一样了。
  
      想当年,苏圣人在泰山诗会,在泰山之巅力挫曰本三大诗圣,下山时,还留下斗诗数十,横扫百年来在泰山留诗的曰本,朝鲜所有诗人。
  
      现在苏大圣人问你“信吗?”谁敢不信!
  
      杨教授此刻嘴唇都在颤抖,强作镇定道:
  
      “呵呵……苏先生既然有这本事,何必一开始用这打油诗来放在游戏中……如不是本儒生提醒,恐怕还激不出苏先生你的灵感来,要是把你这些改写合乎平仄押韵的诗句放在游戏中,这《仙剑奇侠传》才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弘扬炎黄文化之经典之作~!”
  
      这老儒生见为难不住苏怀,却口风一转,转而夸苏怀,好像苏怀能写出写着好诗,都是靠他的激励似的,感情还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盛夏美,林海峰看到这一幕,都是心里骂此人“无耻至极”。
  
      “杨教授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苏怀懒洋洋地道:”谁说我要把这合平仄押韵的诗放在里面?”
  
      “苏先生你不把这些绝句放在游戏里?”杨教授愣住了,不明白苏怀是什么意思。
  
      苏怀点头道:“《仙剑奇侠传》中,我依然还是要用我那些打油诗。”
  
      “什么!?”杨教授一声惊呼。
  
      就连主持人马特,也都是不由嚷起来了:“这又是为什么?既然苏怀能做出优美的诗句,为什么又要用打油诗呢!?这是什么道理!?”
  
      苏怀转头望着台下的游戏迷们,又看了眼目瞪口呆的杨教授,淡淡地道:
  
      “杨教授刚才评我的打油诗,那现在我也来自己评一下刚才两‘四声八病’诗。
  
      刚才那‘花烛夜’不仅押韵,还押得都是仄声韵,确实严整得很,格律上也没有大问题,按照诗词的角度来说,比之前的打油诗却强上不少……”
  
      苏怀说道这里,突然望向台下的游戏迷们问道:
  
      “可这是词,真的比‘明夕何夕,君已陌路’好吗?”
  
      众多游戏迷们,都是互相望了望,大都是摇摇头,虽然他们不懂诗词,但是却更喜欢第一。
  
      杨教授嚷道:“当然要好得多!”
  
      “好个屁啊!!!”苏怀一声大喝,打断道:
  
      “评价诗词好不好,先得能看懂!我问你,‘流光;可以代指时光,却不能指时光流逝,‘几度流光’是个什么句式?
  
      结尾来一句‘愁来天不管’又是什么玩意,这词究竟在说些什么,像表达什么?与游戏中情境符合吗?你都不管!
  
      只要平仄押韵你就说好!?
  
      更别说什么‘情眷恋;古往今来相看’,‘伤离方寸乱’‘依旧尘缘未断’这些平庸堆砌辞藻的句子了。
  
      听完这词,能感受到了人们了解赵灵儿洞房夜的内心,为她的心绪感情而感动吗?
  
      而这些都是‘明夕何夕,君已陌路’轻易做到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用这情真意切的打油诗,而去用什么‘四声八病’的烂诗!?我有病嘛!?”
  
      苏怀虽然大骂自己的诗,质疑自己“我有病嘛!”,可人人都听得出来,他是在骂杨教授“有病!”
  
      杨教授此刻整个人都被骂傻了,后背已经被冷汗透湿,他明明很想反驳,可事实上,他却感受了苏怀话中的诗理大道,原本几十年来,被朝鲜儒家奉为‘四声八病’的信念,也在摇摇欲坠着。
  
      苏怀此时正色对全场道:“为什么华夏先人的诗,有些符合平仄,有些不符合?
  
      那是因为在华夏文人看来,包括诗词在内的所有人文学作品的,都是为了表达情感,如果诗不达意,逻辑混乱,耍小聪明,玩弄文字游戏,导致情感虚伪,那恐怕就只剩下装逼的价值了。”
  
      苏怀说着望向了杨教授:“游戏中诗词是表达人物情感的,而不是拿来炫技的,把‘四声八病’当中铁律,倒推诗歌是否够资格的行为,原本就是一种本末倒置,愚蠢至极的行为。
  
      杨教授,我说得这些炎黄先人的诗理,你可明白了吗?”
  
      此时的场景令人难以置信,众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
  
      因为杨教授原本高高在上,以长辈教训晚辈的姿态,来纠正苏怀的。
  
      可现在却完全倒转过来了,苏怀一派庄严对杨教授严厉评判,末尾竟然还说了一句老师教学生的才会用的词语“你可明白了吗?”
  
      更令人惊讶的是,杨教授不仅仅没有怒,反而低着头满脸恐慌,抬头望了苏怀一眼,垂头丧气之后,竟露出敬佩的目光,点头苦笑道:
  
      “之前是我想错了…”
  
      这下子,冈本,堂本都傻了。
  
      虾米情况!你个儒家学院以古板守旧,甚至刻薄,而出名的大儒杨教授,竟然给苏怀这个小辈低头认错了。
  
      你还是我们认识的杨教授吗!?
  
      杨教授想认错吗?他当然不想!?
  
      但是他不傻,现场所有人的游戏迷已经完全被苏怀才气征服了!
  
      如果苏怀没有做出刚才那两《逍遥游》,《花烛夜》,说这番话,他根本可以一笑了之。
  
      可苏怀凭借自己的实力做出了这两诗,毅然决然地抛弃两绝句,继续用之前的打油诗,赢得这些诗词外行的游戏迷无数崇拜的目光。
  
      如果他今天死扛着不承认,气急败坏,芸芸大众没有人会认为他杨某人是对的。
  
      相反的,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无耻,觉得他输不起,觉得是已经没救了。
  
      而只要他低头,这事反而会成为一件美谈,苏怀才华获胜,他杨某人保留了儒者的胸怀。
  
      这就是最好结果!
  
      果然,他这么一低头认错,全场都响起一阵阵掌声喝彩声。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