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一十章 李小龙往事

第七百一十章 李小龙往事


  “竞争?您是说票房上的吗?”主持人问道。
  
  施辛格咧嘴大嘴笑道:“当然,不过那些用细胳膊细腿的亚洲人的动作电影,只要能达到我的电影票房的二十分之一,我就觉得他可以算是成功了。”
  
  这个宣言一出,立刻引发了演播室里欧洲观众的尖叫喝彩!
  
  “哇,不愧是施辛格~”
  
  “说的好~只要《少林寺》的票房能达到《真实的谎言》的二十分之一,就算他赢~”
  
  “什么华夏动作片~根本就是搞笑的,一群只会念经的和尚,还会演什么动作~?”
  
  “施辛格上部电影《终结者2》全球有20亿票房,这次的《真实的谎言》也算这么多,《少林寺》必须要有1亿票房,才算赢啊~”
  
  “我看难~~”
  
  此刻,在鸟巢运动员食堂的里苏怀,望着电视机冷笑不以。
  
  说我们华夏没动作明星?
  
  《少林寺》拿不到1亿票房?
  
  说细胳膊细腿的亚洲人,根本演不了激烈动作戏?
  
  妈蛋……别以为只有曰本能演出躺着的动作戏精湛,咱们站立着打,也是天下第一的。
  
  这时,电视机的主持人还问施辛格的教练,空手道冠军龙太道:
  
  “龙太先生,你对这次苏怀以华夏武术击败千叶京,布西这两位剑术大师,有什么看法?”
  
  这位空手道冠军呵呵笑着:“没什么看法,作为男人用武器,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了,现代社会都是用手枪了,没有人用冷兵器了,我觉得男人如果要较量,应该空手才对。”
  
  苏怀三人看到这里,旁边李振藩不由桀骜地道:
  
  “这个龙太,口气倒是不小,我几次上门挑战他,这家伙的都不接,倒是有时间上电视上吹牛。”
  
  苏怀感到李振藩话语里的不屑,心里暗想,这时空的这位李小龙也是在美国长大,不知道他怎么看,华夏和新欧洲文化冲突呢?
  
  于是借机,随口问道:“李师叔,你在新欧洲开武馆这么多年,怎么感觉你很不喜欢新欧洲啊?那边不是相当发达吗?”
  
  盛夏美也好奇问道:“李师叔,其实我也很好奇,听说您父亲是一个商人,家境不错,为什么年轻时会想着跑到少林寺学武呢?”
  
  李振藩突然沉默了一下,似乎回想什么往事,然后对苏怀问道:“小苏,你养过狗吗?”
  
  “没养过。”苏怀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养过一只。”李振藩喝了口酒,用手比划了座位的高度:
  
  “大概这么大,我不知道他是什么品种,反正我第一次看到它,我分了它点鸡肉,他就陪着我放学,走到家,然后在我家附近的垃圾桶边待着……”
  
  李振藩满脸回忆道:“你知道我住的小区不是那么好,华人在海外都很老实,怕惹事,在新欧洲,我们就是是属于被那些鬼佬欺负的群体,我当然也是。
  
  我当时大概12岁,经常被几个手臂比我大腿还粗,脖子上有纹身的鬼佬欺负。
  
  每个星期有三天,我都会遇到他们,敲诈,勒索,扒裤子,踹肚子,不光是我,我老爹都尝过。
  
  家里父母忙,做生意经常不在家,我当时甚至怀疑,如果我没有遇到那条狗,可能早就抑郁到自杀了……华人小孩在海外,不怕穷,不怕苦,但是就怕孤独,那是种你每天看到那些人,你都不知道找谁帮忙,孤身一人的感觉……”
  
  盛夏美轻声道:“当时您怎么不报警?”
  
  “报警?在那种街区,鬼佬警察哪里会管这种小事?”李振藩不屑道:“咱们华人在外国不团队,人家朝鲜人都是几个家的人扎堆在一起,拿着枪跟那些鬼佬干,鬼佬不敢欺负他们,只拿我们华人撒气。”
  
  说着李振藩感叹道:“其实我放学的那条路,确实很危险,还有人被枪杀的,不过只从那条狗跟着我之后,我就是所有华夏小孩中最安全的。
  
  说实话,对比起那个街区的其他流浪狗,它是最丑的,怎么说呢,它就是一条华夏田园犬的杂交的那种,屁股还有点掉毛,还有皮肤病,腿粗身细,一副蠢傻的样子,叫声特别大。”
  
  说到这里,李振藩终于露出笑容来:
  
  “你们知道,他声音大到什么地步吗?那帮鬼佬想在街上搜我口袋,他‘汪’的一声,响到500米外的警车里都有警察探头看过来。
  
  所以他们嘲笑我,说华人都是垃圾狗在一起,但是再也不敢在街上动我。
  
  我一直没想明白那边怎么会有华夏田园犬?人不帮我,只有华夏狗能帮我,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李振藩虽然在笑,苏怀和盛夏美却都感觉这位骄傲不逊的武术家,童年时的辛酸.
  
  “后来呢?”盛夏美问道。
  
  “后来,只要我放学,它肯定在街口等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叫它,不过它不介意,学校里的鬼佬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都有一些亲戚,朋友来接,而我也不差,我有这条华夏狗接我,半年时间,不间断。
  
  于是我决定,让他跟我姓李,以后他就是我兄弟,带他回家。”
  
  李振藩说着笑得很开心:“当时,我真的不管家里人怎么说,我不在意,我只知道这狗我养定了,我就叫他阿隆,他轻轻‘汪’了一声,仿佛是在说‘好’。
  
  你们是不知道在国外养狗多麻烦,哈哈,阿隆一身的病,在宠物医院待了两个星期才回来,又是擦药洗澡,又是结扎的,我之前几年攒的零花钱,全部都丢进去了。
  
  最麻烦的是,我为了叫他在门外大小便,早上要早起半个消失,晚上要在11点左右到街上去。
  
  你知道11点时,那边经常能听到枪响,每次遛狗我都吓得够呛。
  
  后来的半年,他每次都到点划门,让我妈把门打开,然后他就屁颠颠的在街口接我,护送我回家,风雨无阻,下雨的时候,他还懂得进家门前先甩一下毛,在地毯擦一下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