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二十七章 赐名李小龙!

第七百二十七章 赐名李小龙!


  看着对面的苏怀摆出的这姿态,李振藩顿时一愣。
  苏怀的姿态与现代搏击的招数完全不同,也不同于少林武术。
  侧身对敌人,把自己的中线要害完全规避了,就算是咏春拳都无法发挥威力了!
  真是实战中完美的防御……
  可这样,令人奇怪的是,苏怀竟然是右侧向前的!?
  右边向前,牺牲了右拳,右脚发力的距离,完全违背了现代搏击的理念啊?
  “你真是什么姿态?”
  “这个姿态叫强制前侧,把右手右腿放在前侧,可以达到攻防一体的效果。”苏怀昂着下巴,招手示意,李振藩攻过来。
  李振藩心想,你速度力量不如我,这样不用咏春的近身短打的缠斗,这么拉开架势,难道我还会怕你。
  “注意了!”一拳攻过去。
  可他刚刚一出拳向苏怀的脸,苏怀的拳头已经同时已经到了他脸边,不由吓得退后了一步,再一抬腿,苏怀腿却踢中了他的膝盖,压住了他的腿。
  众武僧都是看得轻呼起来:“右手右脚的强侧压制!?“
  “咦?”李振藩此时才露出叹服的神色:
  “亏你想得出来,竟然侧身向前,以右侧的距离优势挡住我的拳脚。”
  “这就是我们新门派的精要,追求的是现代搏击最快的速度。”苏怀笑道:
  “我习惯的右手,右脚在前,就算你比我速度快,可我还是能先打到你,唯一的缺点就是这样发力距离不够,杀伤力不足……”
  李振藩听着却是眼睛发亮:“但是短距离发力,却是华夏传统武术的强项!”
  苏怀收回架势哈哈大笑:“李师叔果然是武学奇才,竟然一点就透!传统武术加上现代搏击理论,这就是现代社会最强的街头实战搏斗技法——截拳道了!”
  截拳道不是一门拳法,而是一种适应现代社会的武术理念,在诞生时,就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空短道,跆拳道,拳击,这些所有号称世界最强空手搏击术,成为街头搏击术基础理论。
  在未来几十年后,都被职业搏击运动员们,奉为教科书一般的铁律。
  李振藩此时只感觉自己这辈子的所学,都融会贯通,有种醍醐灌顶的通透感!
  “我明白了,你确实可以开宗立派了,武术理论远胜于我,以后你就是我师傅,我就是你徒弟。”李振藩大声对苏怀鞠躬道。
  苏怀吓得赶紧扶起他道:“那可不行,李师叔你毕竟是我长辈,咱们不以师徒相称,只是同门就好。
  ”
  “什么长辈不长辈,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以你的名气当这掌门师傅,能把截拳道发扬光大,唧唧歪歪这么多做啥。”说完,李振藩跪下道:
  “师傅在上,徒弟我拜你了,以后希望你把截拳道全部交给我,我把咱们本门武功发扬到世界各地,为了海外华人不再受到欺负!”
  苏怀这才想起李振藩的往事,他在新欧洲长大,华人个子普遍不高,容易被白人,黑人欺负,他毕生推广华夏武术心愿只有一个,让像这样的海外华人,不再被老外看瘪,不再让人觉得华夏人软弱好欺负!
  “好。”苏怀点头道把李振藩扶起来。
  全场武僧此时都看得目瞪口呆,少林武术第一人李振藩,竟然拜入了苏怀的新门派门下,这不是要把少林寺压一头了吗?
  李振藩起来后,肃然道:“师傅,请给弟子赐名吧。”
  “赐名?”苏怀一愣。
  李振藩眨了眨眼,小声道:“海外开武馆,仪式感非常重要,改个名字,会让学武的人,觉得自己焕然一新,最好加上这流程。”
  苏怀对开武馆一窍不通,不过想着赐名,却是微微笑了起来:
  “那好吧,华夏以龙为民族图腾,咱们截拳道为了扬威华夏武术,就以龙为名,你在本门就叫李小龙吧。”
  “大龙不好吗?”李振藩微微皱眉,心想自己这么大年龄,还叫“小”不是比“房龙”还低了一级。
  “师傅说话不管用吗?”苏怀笑道,李振藩这才正色朗声道:“弟子李小龙,参见师傅~~”
  围观的众人都齐声鼓掌喝彩,欧阳局长众人都是激动不以,这苏大圣人在竟然武术领域开宗立派,可真是振奋人心啊。
  旁边房龙,洪宝一看,赶紧也跪下道:“也请师傅收我们为徒~~”
  “两位师兄,你们不行,你们是少林弟子,我没资格。”苏怀连忙摆手,李小龙出走少林了,可房龙,洪宝还是正宗少林弟子,他可不能砸自己人饭碗。
  传统武术归传统的,现代街头搏击归现代的,两条路并行,这才是华夏武术的最好的发展方式。
  “恭喜苏老师开宗立派,实在是可喜可贺啊~~”这时候只看欧阳局长鼓着掌走出来。
  苏怀很是意外,心想欧阳局长最近真是出没的太频繁了,怎么老往他这里跑啊……看来文化局这种事业单位,确实比较清闲啊?难怪人人都想考公务员。
  可正这么想着,又看到了周院士,吴博士这些老朋友,于他们打招呼的同时,心里微微诧异。
  
  这么兴师动众,肯定有什么大事情,于是道:
  “欧阳局长,咱们有事去我办公室谈吧。”
  “嗯,苏老师请带路。”欧阳局长带领众人,跟上苏怀。
  众人一齐,来到了中华文化公司的办公室。
  “给苏老师介绍一下,这是北方大学的梅玉校长,北方大学是咱们华夏最好的综合性大学,你应该听过吧。”欧阳局长介绍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虽然已经六十多了,两鬓斑白,不过这梅校长,和他的名字一样,温润如玉,一派谦谦君子的气度。
  “您好,苏老师,这次我们有事情要麻烦您了。”梅玉与苏怀握了握手。
  “究竟是什么事情?”苏怀开门见山地问道,什么事情,令全华夏的大学文坛精英都出动了?
  欧阳局长望着苏怀问道:“苏老师,您听说过联合国大学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