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这才是校训!!

第七百三十七章 这才是校训!!

    这一长段,苏怀高颂而出,现场众人,无论是面露轻蔑的学生,还是麦校长这些校领导,都是越听越是嘴巴张了起来。天籁小  说WwW.』⒉
  
      这词从第二段起,格调振起,情辞激昂。“衔远山,吞长江”一“衔”一“吞”,极有气势。
  
      “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极言水波壮阔;“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气势惊人。
  
      后面“若夫”以下描写了一种悲凉的情境,由天气的恶劣写到人心的凄楚。四字短句,层层渲染,渐次铺叙。淫雨、阴风、浊浪……
  
      不但使日星无光,山岳藏形,也使商旅不前;或又值暮色沉沉、“虎啸猿啼”之际,令过往的“迁客骚人”有“去国怀乡”之慨、“忧谗畏讥”之惧、“感极而悲”之情。
  
      可到后面,“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又骤然打开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画面,色调却为之一变,绘出春风和畅、景色明丽、水天一碧的良辰美景。更有鸥鸟在自由翱翔,鱼儿在欢快游荡,连无知的水草兰花也充满活力……
  
      麦校长等人无不心中震惊,心里暗道。
  
      光论这词之意境,具象描写,苏怀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远远越了托尔金的《欧罗巴之星》的水准。
  
      哈佛学生们,也都在心里暗自震动不以,其实要论立意,托尔金是以银河星辰,来比喻欧美文化在世界如繁星一般的璀璨。
  
      而苏怀只是把泰山比喻华夏一国的高度,两者之中,看似托尔金气概更大一些。
  
      可文字一念出来比较,两者气势却是天差地别,苏怀这《泰山楼记》,情绪之饱满,生动,意境之悠远,都远胜托尔金!
  
      可此时,哈佛众人虽然惊,但是还不免心中暗想,苏怀这词虽然写得精彩至极,但是却全部是咏景,都不能用于院训。
  
  
      难道他打算用“政通人和,百废具兴”这种马屁句子?
  
      那就真是太恶心了。
  
      众人正这么想着呢,却听苏怀哀呼一声:
  
      “嗟夫~~~!!!!!!!”
  
      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都瞪眼望着他,心里骂道,妈蛋……你突然鬼嚎什么啊!?吓死人了~~!!
  
      众人心里正牢骚呢,就看苏怀折扇举向空中,仿佛在宣告世人一般:
  
      “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
  
      众人都是一愣,这话是问他们吗?
  
      苏怀故意停顿,望向众人,好像在等待答案。
  
      不少哈佛学生却没有听懂,问旁边懂文言文的人:“这句什么意思啊?”
  
      “这还不懂啊?你文言文水平也太烂了吧?”
  
      “快说啊~~!”
  
      “简单啊,这句的意思就是-我曾经探求品德高尚的人的思想感情,或许不同
  
      于以上两种心情,为什么呢?”
  
      “以上什么两种心情?”
  
      “就是刚才的咏景啊。
  ”
  
      “天晴就高兴,下雨就忧伤之类的。”
  
      “原来是这个意思……“
  
      众人明白之后,却心里暗想,苏怀口气还真不小,竟然以古今圣贤的口气问?
  
      人们的悲欢离合的情绪,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还有什么高论。
  
      有些学生,却是鄙夷道:“我明白了,苏怀这位转世活佛,要传经了!“
  
      众人焕然大悟,他后面肯定要加“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的经文啊!
  
      佛家说一切皆空,这不就是刚才《心经》的内容吗?
  
      想到这里,梅校长等人也是脸色一变,完了……忘记苏怀是少林弟子,这么一搞华夏学院的校训,不是要变成佛教的教诲……他们华夏学界都是无神论者,这样可不是自相矛盾了?
  
      可众人正以为苏怀要说佛经时,苏怀这时,才朗声对众人回答道: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
  
      这几句一颂出来,现场顿时鸦雀下来,所有人以为校训会是“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的人,瞬间都感到鸡皮疙瘩都起来,
  
      之前,苏怀咏了悲喜两种情境,看似于院训无关,但是此刻却是突然词锋一转!突然道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哪里讲的是空,这句句都是何等,坚定不移,一往无前的气魄啊!
  
      特别是最后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更是慷慨激昂,把文人毕生的意义熔铸到短短的两句话中,字字有千钧之力!
  
      “好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周院士都不由激动大喊起来。
  
  
      这是一什么样的院训词,这是一个什么样气魄的情怀。
  
      哈佛是世界屈一指的学府,大部分人都对文言文有不凡的造诣,虽然前面咏景,他们似懂非懂,但是最后这一段,所有都人听明白了。
  
      一个个全都热血沸腾起来,苏怀的院训词,令他们的心底豪情都被点燃了!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才他们这些世界顶尖知识青年,该有的抱负啊!
  
      这才是哈佛大学该有的情怀啊!
  
      甚至就连几个哈佛的校领导,听到最后,难以自制红了眼圈,感触到这句子里那,点燃自己照亮世界的豪情壮志!
  
      心里是激动,是感动,是钦佩……令人不禁回想自己求学最初的美好愿景.
  
      他们感到自己面颊有些湿润,都不由摸了摸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手心里挂着泪水。
  
      什么是院训!
  
      这才是真正看到,听到,读出,就能激励后人心的百年院训啊!?
  
      以往,各个学院的老师,都拼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学生背下自己学院的院训,可学生们大部分都会产生抵触心理,不是不会背,可就是不背下。
  
      甚至产生厌恶心理。
  
      这也让院训变成一种令人厌恶的教条!
  
      可今天,苏怀证明了,就算是最教条,最刻板的校训,都可以如此的打动人心,激每个人心底的求学激情!
  
      苏怀微微看着下面,心道,校训立意要高,非得心怀国家,民族,天下的大人物,情怀不可,哈佛虽然精英遍地,掌管世界科学乾坤,可论天地立心,万人立命的情怀,谁又可比我华夏范文正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