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农网系统

第七百五十五章 农网系统

    此时仁娜捧着一摞摞的意向书,嘴巴都笑得合不拢,连连拍着苏怀的肩膀:
  
      “苏呆子,咱们中华公司要发财了,有了这些单据,那些新欧洲的农场,一定会愿意给咱们种茶叶的,不过茶叶种植的培训人员,还要从国内调人过来,估计我要请江南商会帮忙。?火然?文????w?w?w?.?”
  
      苏怀笑道:“这是应该的,亲兄弟明算帐,咱们中华公司实力有限,必须靠江南商会的各个同业扶持,毕竟茶叶这么大的产业,也不是我们一家能吞得下的。”
  
      “你怎么这么大方啊?真不像是做生意的人。”仁娜很是佩服地望着他,感叹道:
  
      “我就没这么大的胸怀,要是我,就一家承包所有的,有钱自己赚。”
  
      苏怀轻轻玩弄着手里的折扇,缓声道:
  
      “谁都想独揽生意,但是茶叶,丝绸这些产业,未来咱们竞争对手不是国内,而是曰本,朝鲜,炎黄民族文化圈的各族都不是吃素的,只有我们先把他们赶出局,把生意做大了,再争夺利益不迟。”
  
      现在不比当初,苏怀更多的是从一个更广阔的角度考虑问题。
  
      丝绸,奶茶现在是他占据先机,但是这层窗户纸被捅破,就算有专利保护,曰本,朝鲜也会想方设法得追赶上来,如果他不能团结江南商会的力量,单靠中华公司一家,是无法比肩对手的。
  
      热热闹闹的农学院招商会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尾声,而最后的环节,是农学院展示他们今年的一个重点项目农业灾害综合治理网络,简称“农网系统”。
  
      作为参展方中今天最出风头的,苏怀也不得已陪同埃博院长一起,带领与会众人,到了监控室,请各个农场企业参观。
  
      埃博院长显然对这个“农网系统”十分自豪,用夸张的语调介绍着:
  
      “农网系统,是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农业灾害预警系统,主要包括植物诊断网,有害生物综合治理……等两大系统。”
  
      苏怀听着过于专业介绍,觉得颇为无聊,说白了这就是新欧洲搞得一套农业预警系统,各种摄像头,感光原件,感应器配套,健康农作物的状况。
  
      这些监控仪器虽然都是市场上采购的,但是软件系统却是农学院做的。
  
      新欧洲各个农业州都已经推广了,农学院想推广到其他各国去,如果来与会的国家代表,一人买一套,光是卖“农网系统”监控分析软件,每年都有10几个亿的收入。
  
      要是加上后期维护,升级,那就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天价收入了。
  
      这也是农学院,为什么能名列哈佛四大学院之一了。
  
      不过苏怀看着面前的仪器,竟然还是指针仪表,和电子按钮混杂,显得非常的老土,心里也有几分嫌弃。
  
      也是,这个时空的高科技对他来说,都是落后近30年的老古董,确实太落伍了点。
  
      几个技术员,在仪器前,讲解着各种参数,苏怀却在旁边打着哈欠。
  
      埃博院长还以为苏怀是故意当着外人的面,奚落他,于是冷然问道:
  
      “苏先生是华夏学院的农业专家,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农网系统还有缺点?如果有,您不仿直接说出来~”
  
      苏怀知道埃博院长误会他了,随口道:
  
      “也不是,只是我觉得这些仪表的设计风格有些不太统一,太不人性化了,一般人太难理解了,以后都设计成一块屏幕,全部触碰操作就直观多了。”
  
      埃博院长自然不懂苏怀的高瞻远瞩,微微皱眉,倒是仁娜好奇问道:
  
      “触屏是什么屏?”
  
      “就是手指一划。”苏怀拿着时候比划了一下:
  
      “直接用手指就可以调整图像的大小,不需要像是这样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想看哪一个数据指标,都要找半天。”
  
      苏怀说着指着那个一个转动地表盘道:“你看这个表,转了这么多,我却连上面的数据都看不清,他到底是多少。”
  
      “嗯?”埃博院长一愣,望向那个指针表盘。
  
      这个是俄亥俄州植物的农作物的平均水分含量,一般这个指数是10点,就是正常的。
  
      而这个检测数值对农作物,有极大的指标作用,要求非常严格,如果遇到寒冷天气,或者旱涝,这个数据就会最明显的变化。
  
      所以必须精确到001,其中每01的变化,都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而现在频率表盘指针,在970左右,还在安全范围之内,不过有些低了。
  
      “这数值是不是刚刚变动的。”埃博院长警惕道。
  
      “不是,这几天稍微降了一点,俄亥俄没有下雨。”工作人员盯着表盘,随口答道:
  
      “这个数值很正常,今天天气预报说俄亥俄州有降雨,下午下雨就好了。”
  
      他正说着,表盘上的指正微微晃动了到973的左右的位置。
  
      “您看,没事吧。”工作人员笑道:“这应该是下雨了。”
  
      仁娜在旁边哼道:“别是坏了吧?”
  
      话音刚落,指针又回落到了971。
  
      “怪了?”那人看着这个晃动的表针,也有些着急了,今天他们要卖器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别搞出什么乌龙了。
  
      “这肯定是机械问题,我马上去检查。”那人赶紧道。
  
      埃博院长目不转睛地盯着表盘,就算是苏怀刚才说的,这些数据表盘确实安排的太凌乱,太复杂了,工作人员很多时候都没有看全数据。
  
      而且这个系统也只是在刚刚测试,还远不到完善的地步。
  
      埃博院长,田教授和农学院的教授们,都盯着表盘良久,这个指针时钟小范围波动,只是走位飘忽,并没有失去掌控。
  
      苏怀这个外行人在一边,却什么都搞不懂,只想知道他能不能回去休息了。
  
      这时候一个工作人员拿着新的气象局数据来了,紧张道:“俄亥俄州从三天天起,各地都有1.0毫米/小时的降雨。”
  
      这下子众多教授都觉得有些惊讶,怎么?明明已经降雨这么多了,为什么植物根茎水分含量,还没有达到标准?
  
      “坏了!”埃博院长就惊呼一声“别看这个了,看植物含有微量元素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