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五十八章 你看这什么害虫?

第七百五十八章 你看这什么害虫?

    他何止听说过,这这间叫孟山的跨国农业公司,在原本时空也是大大有名。
  
      孟山公司以制作农药起家,著名的产品有:
  
      在越南战争中,美军为了让越南游记队无处可藏,向孟山公司收购一种叫“橙剂”的枯叶剂。
  
      孟山公司号称“橙剂”只会让灌木枯萎,对人体完全无害。
  
      结果美军在越南南部,10%的国土上都喷洒了橙剂,总共用掉7600万升。
  
      战后在越南,诞生了数以万计的畸形儿,美国的越战老兵们也深受“橙剂”之苦,老兵糖尿病的发病率也要比正常人高出47%;心脏病的发病率高出26%;
  
      患何杰金氏淋巴肉瘤病的概率较普通美国人高50%;他们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和新生儿缺陷率均和比常人高30%。
  
      当然孟山公司并不承认这些是他们的责任。
  
      他们好像只是把这此事故当成了一次实验,他们发现橙剂实在是太毒了,不适合商用,于是发明了一种叫农达的除草剂。
  
      农达就是草甘膦,他们又声称这种除草剂对人体完全无害。
  
      结果在使用十多年后,2015年初世界卫生组织曾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认定“农达”可能致癌……
  
      还有其主力推广过的剧毒农药DDT,后被国际禁用,
  
      孟山公司还参与造成了,氯联苯农药的土地污染灾害。
  
      后来因为名声实在太臭了,该公司转型为了主力销售农场品种子的业务。
  
      这些都是苏怀听到的网络传闻,事实上,他倒并不认为这家公司有多么“邪恶”。
  
      毕竟孟山公司也生产了很多促进现代农业的产品,但是在苏怀看来,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孟山公司对于金钱追求,让他们产品政策非常激进。
  
      为了抢夺市场,他们愿意冒险,哪怕多年之后,发现他们的产品有问题,他们也希望先占据市场份额,然后在进行改良。
  
      这种做法是否正确,苏怀不是农业专家,无法认定利弊。
  
      可他却不喜欢这家公司对待生命那种傲慢感。
  
      此时,寒暄完毕,紧急车厢会议正式开始。
  
      在座众人苏怀无疑是最年轻的一位,但是因为地位特殊,得以坐在埃博院长身边,安西,田教授反而只能站在一边了。
  
      萨部长和几位官员坐在对面,而靠他们旁边的,则是奎恩几个孟山公司的代表。
  
      萨部长简单客套两句后,直奔主题,工作人员拿出之前俄亥俄州传真过来的材料,开始从技术上分析这次的虫害。
  
      “好了,我们开始吧,先出这次的问题,俄亥俄等三大玉米基地都产生了严重的虫害,初步断定,是介壳虫灾……”
  
      萨部长说着指着图片上那毛绒绒的小虫照片问道:
  
      “你们能看出这是什么品种吗?”
  
      埃博院长,奎恩两人刚想说话,萨部长却摆了摆手,转头看向了苏怀。
  
      “苏先生,你认为呢?”
  
      苏怀知道对方在考他,可他确实是个外行,只能坦诚道:“我分不出来,我这次来只是帮忙的。”
  
      萨部长却是道:“苏先生,你看不出来没关系,刚刚听埃博院长说,你们华夏有一本神奇古代华夏农业大全,叫做《农政全书》是吧?如果你根据里面的记载,试着判断一下吧。”
  
      苏怀想了想,他刚才一直回忆《农政全书》中的内容,分析了很多资料,得出的结论是,这次的介壳虫灾,应该是一种叫棉珠蚧的品种。
  
      于是说出了他的分析:“根据《农政全书》中的记载,能让玉米照成大面积灾祸的,因为是一种叫做棉珠蚧的介壳虫品种……”
  
      埃博院长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奎恩微微笑道:
  
      “那苏先生你们华夏那本《农政全书》中,有没有提到怎么防治棉珠蚧?”
  
      苏怀听到对方语气中的调侃,却是正色道:
  
      “书中原文是:“凡高仰田,可棉可稻者,种棉二年,翻稻一年,即草根溃烂,土气肥厚,虫螟不生,多不得过三年,过则生虫。”
  
      说完解释道:“这其实是一种轮作法,在棉花种植中,加入水稻,等水稻草根溃烂,可以让土中不生棉珠蚧……”
  
      听到这个方法,奎恩轻蔑的神情稍微收敛了一些,而萨部长却是和同事们互相看了一眼,露出失望的神色。
  
      这办法说了等于白说,现代农业都是大面积单种类种植,便于集中运输销售,根本不可能用这种论作。
  
      看来,他们是不能指望这《农政全书》,能有什么高招了。
  
      于是萨部长望向埃博院长,奎恩:“你们看出是什么品种的介壳虫了吗?”
  
      “是吹棉蚧~~”两人异口同声道。
  
      奎恩还面带嘲弄地望了苏怀一眼,那意思是,你这个外行根本就不够资格参加这个会。
  
      苏怀听到是“吹棉蚧”,却不自觉地轻呼道:
  
      “吹棉蚧?不是通常生在水果树上的吗~~!?”
  
      这个东西他听过啊?不光他听过,他原本世界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听过啊!中学课本中就有这一个故事啊。
  
      “公元1888年,美国人从澳洲引进了一种捕食性的瓢虫,用意仿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柑橘园中的吹棉蚧,这被国外称为‘生物防治害虫的第一个惊人成就’。”
  
      可玉米地里,怎么可能会出现吹棉蚧?
  
      奎恩皱眉用轻蔑的语气回答了苏怀的问题:
  
      “苏先生的华夏古书,似乎记录的都是大灾难之前的农业知识,大灾难之后,很多虫类因为气候变异,习性都改了,这吹棉蚧是侵害玉米,危害最大,也是最常见的一种介壳虫。”
  
      埃博院长哼道:“最常见?我看不常见吧,孟山公司有十几种农药,都有杀灭吹棉蚧的成分,这次能形成这么大规模的虫灾,肯定是具有抗体的变异种类。”
  
      埃博院长趁机对萨部长道:
  
      “萨部长,恕我直言,滥用农药,就是照成虫灾最大的原因。”
  
      全场一片沉默,也没有人插话,奎恩满脸冷色,望着埃博院长讥讽道:
  
      “埃博院长,你说得好像是我们孟山公司造就了这些吹棉蚧似的。
  
      可你怎么不想象,如果没有我们孟山公司的农药,哪有这么多年来,新欧农业产量大幅度提高的成果,有本事,你让全新欧的农民都不用我们的农药,看看他们答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