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以虫治虫!

第七百五十九章 以虫治虫!

    “咳……”萨部长听着两人的争执,表情也是略尴尬:
  
      “埃博院长,现在不是探讨虫灾原因的时候,现在咱们先要解决这次的虫灾,你有什么想法?”
  
      埃博院长狠狠地瞪了奎恩一眼:
  
      “我没有什么想法,我只想表达一个态度,我认为最好等到气候变冷,让虫灾自行消退,绝对不能为了剿灭这次的虫灾,让人借机推销药性更烈,毒性更强的农药,喷洒受灾农田!对土地照成不可逆的污染。?????  w?w?w?.?”
  
      萨部长无语道:“这次初步估计,虫灾会俄亥俄三洲的玉米产量降低百分80……这个损失是谁都承担不起的。”
  
      埃博院长急道:“可如果用更猛烈的杀虫剂ddt,这种农药还没有过审,同时会照成玉米中农药含量超标,同样会影响出口。”
  
      萨部长还会说话呢,奎恩就沉声道:“埃博院长你恐怕不明白情况,国际粮食出口的标准,是可以调整的,联邦农业部可以灵活处理,临时通过ddt的审核。”
  
      这话一说,埃博院长刚想骂,却听到萨部长却点了点头:
  
      “这个确实可以操作。”
  
      农学院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话!?这联邦农业部怎么能这么做?
  
      但是很快,他们就想到一个关键了。
  
      明年是选举年,萨部长是现任联邦总统认命的官员,如果今年出这么大的农业事故,不单单是农业部要背责,就连总统的政绩都会受到影响。
  
      如果明年现任总统不能连任,反对党的候选人上台,那无疑就会清算他们这些前任的责任了,那对萨部长来说就是灭顶之灾了。
  
      相反,现在只要能稳住局势,哪怕出口上出了一些粮食安全问题,明年他们也可以通过政府层面来弥补……
  
      想通这点,埃博院长整个后背都感觉到一股凉意,他发现无论是政客,还是商人们,关心自己的利益,都远远超过普通人身体上的危害。
  
      埃博院长急道:“萨部长,我还有办法可以杀灭这吹棉蚧,我们农学院最近一直在研究中药杀虫,《本草纲目》中有记载,艾草燃烧可以杀虫……”
  
      另外一位教授也解释道:
  
      “只要我们在玉米田中挖出沟渠,燃烧艾草用熏的方式,一定杀灭相当一部分吹棉蚧,这个当中原理,萨部长可以请苏先生详细解释。”
  
      苏怀听着当场一愣,他没想到,原来埃博院长竟早就偷偷开始研究中药杀虫了,还知道艾草燃烧烟可以杀虫……
  
      难怪了,他就说为什么埃博院长非要让他来的,原来是让他这位“中医”专家,来当解说员的啊。
  
      不过这艾草虽然可以杀虫,可现在这么紧急,离玉米成熟只差2个月时间了,哪里能找到这么多干艾草呢……
  
      难道农学院自己种植了?可那也肯定不够啊。
  
      萨部长察觉到了埃博院长的心思,也是干咳一声,感叹道:
  
      “埃博院长,我不是不想找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事实上,只要你有办法不用农药,就降低收灾损失,哪怕是能让玉米产量保证在往年的百分70,我都是可以接受……”
  
      埃博院长脸色顿时一变,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干艾草可以用来驱虫,降低一部分虫灾是可以的,但是要保护百分70的玉米……这根本是不可能啊。
  
      埃博院长不由求助似地望了望,旁边站着的农学院各个教授们,希望他们能提出什么好办法来。
  
      可虽然在场人人都是有机农业的专家,各种降低虫灾的方法也不少,可以用隔离,人工捕捉,挖沟杀灭虫卵,但如果不用烈性农药,就挽救这么惨烈的虫害,却是希望渺茫。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这么决定了,采用奎恩的方式……用新型的ddt农药吧。”
  
      萨部长还没有说完,却听到有一人道: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众人都惊讶回头,心想埃博院长都毫无办法了,谁还敢发言。
  
      转头一看,说话的竟然是苏怀,就连旁边站着的田教授都吓了一跳,心想苏怀刚才连介壳虫的种类都分不清,怎么还敢说话啊。
  
      “哦?苏先生的《农政全书》上有方法吗?”萨部长喂喂皱眉,心想刚才苏怀已经出了几次丑了,那轮作法,就算想用也来不及了啊……
  
      “我听说华夏古人,面对虫害,有一种以虫治虫的方法,那就是找一种大红瓢虫,或者澳洲瓢虫,这两种瓢虫是以捕食吹棉蚧为主的,放养的农作物中,就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治效果。”苏怀解释道,这个是他看初中课本里的事。
  
      虽然他不确定,但是既然没有好办法,试试也无妨。
  
      可这话一说,就看全场的人都用奇怪的目光望着他。
  
      “有什么问题吗?”苏怀疑惑道。
  
      埃博院长也是满脸无奈,在一旁赶紧替苏怀解释道:
  
      “抱歉,萨部长,苏先生的华夏古书中记载知识都是大灾难之前的,他不清楚这瓢虫类都因为大灾难气候变异中,全部灭绝了……”
  
      什么?
  
      瓢虫灭绝了?
  
      苏怀顿时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为什么奎恩看他眼神,好像是在看个笑话似的。
  
      可是这时,苏怀却又猛然问道:“那黄蚁?黄蚁现在在新欧洲多不多?”
  
      萨部长也有些无语了,连连皱眉道:“难道《农政全书》中,不仅仅记载了这两种瓢虫可以防治吹棉蚧,还有这黄蚁可以防治?”
  
      华夏中医以毒攻毒理论,已经够令人匪夷所思了,现在苏怀又提出以虫治虫……
  
      说得越来越玄乎了,让人听着觉得他完全是在胡侃,萨部长这话里已经有质疑的味道了。
  
      可苏怀好像是没感觉到一样,反而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其实用瓢虫防治吹棉蚧,是《农政全书》中记载的,这黄蚁却是其他书中的知识。
  
      《南方草木状》记载,晋代,我华夏华南地区的柑橘圆中,人们用黄蚁,来防治这种吹棉蚧,黄蚁颜色赤黄,体形稍大于普通的蚂蚁。
  
      ‘南方柑桔圆,若无此蚂蚁,则皆为群蚧所伤,无复一完者。
  
      《种树书》上也说‘柑树为虫所食,取蚁巢于其上,则虫自去。’……”
  
      苏怀说完,众人都用荒唐的目光望着他,埃博院长有些尴尬道:
  
      “苏先生,这个黄蚁因为大灾难的原因,习性也改变了,不仅仅生活在亚热带,新欧洲各地经纬度都有分部,不过被列为害虫之一……只是你确定他会对吹棉蚧有用吗?”
  
      “我不确定。”苏怀摇头道:
  
      “这只是华夏古书上的知识,我只知道,古籍中还记载,那时候华夏还有人专门给橘圆,高价贩卖这种黄蚁,至于是不是对现在这个时代的变异的吹棉蚧有效,如果不去实验,恐怕没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