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杰出科学家!

第七百六十七章 杰出科学家!

俄亥俄,晚上11点。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已经累瘫的苏怀,正在黄猄蚁的培育室中,边吃着仁娜让厨房煮的面,边看着黄猄蚁的培育状况。
  
  整体数量虽然不够,但是已经比预期好很多了,勉强可以支援其他两大受灾州了。
  
  “这个混蛋!”
  
  听着熟悉的骂声,就看一身红裙的仁娜满脸怒火从门外走来,苏怀笑问道:“母夜叉,什么事情发这么大火?”
  
  “还不是那个准参议员帕特!”仁娜拿着一份传真气愤地挥舞着:
  
  “这家伙,竟然对媒体说他要来参加咱们救灾汇报记者会!!说是来道歉的,还大张旗鼓地传真申请书过来了。”
  
  这次的公告记者会,是俄亥俄州政府,准备详细介绍这次事件的始末。
  
  一为了给苏怀洗刷冤屈。
  
  二也是为了让催促苏怀,能尽快提供黄猄蚁推广到剩下两大受灾州去。
  
  原本仁娜心里都憋着气呢,这个混蛋帕特又来掺和,更是给她火上浇油。
  
  “这家伙倒是聪明,很好的公关危机。”苏怀倒是早有预料。
  
  仁娜怒道:“咱们不能让他得逞,凭什么原谅他!他为了给自己博得人气,可是狂泼了我们半个月脏水!”
  
  “当然,难道我蠢吗?”苏怀耸了耸肩膀,他可没兴趣讨好这种政治人物,直接拒绝了这个提议。
  
  下午,联邦农业部的方面,传来了进一步的报告:正式宣布,黄猄蚁灭虫方式十分有效,敦促农学院立即推广到其他受灾两州!
  
  收到这个报告,埃博院长忍不住和田教授,都吼了一声“好!”互相击掌着。
  
  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在指责他们,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付出了多少。
  
  虽然每天看起来都很枯燥,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只是和一些农作物,虫子打教导,但这一个月来,无疑是整个北美农业历史上,面临的最大考验。
  
  大家此时神经稍微放松下来,回头再一想,就越发觉得苏怀说的这些华夏古代农书的神奇之处。
  
  作为没有任何化学仪器,数据分析,华夏古人是怎么能发现这种奇妙的方法,能够避免这种害虫给农作物带来的灭顶之灾呢。
  
  真的只能用神奇形容了!
  
  而他们农学院这次也是运气好……要不是华夏学院刚好成立,要不是苏怀正好来了,他又恰好知道《农政全书》,《农政全书》中又恰好有黄猄蚁的信息……
  
  那这次后果……真的是难以想象了。
  
  然而苏怀本人,却像是没事人一般,丝毫没有以此为荣耀,依然尽心尽力的调度大局,为新欧洲这此虫害,倾尽全力。
  
  这场虫灾如果不是苏怀和江南商会鼎立协助,俄亥俄州的灾情,绝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就得到控制。
  
  想起之前自己对苏怀轻视,嘲讽,看低,埃博院长就觉得老脸有些发烫。
  
  “苏先生,我……有句话我早就应该对你说了……”埃博院长性格向来十分强硬,让他把道歉说出口,真是令他难受极了。
  
  苏怀却是微微笑着摆手:“以前的事不用提了,埃博院长,其实在有机农业上,我们华夏学院也一些想法,但是我们的科研力量不够,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农学院能与我们合作,一起做这个项目。”
  
  埃博院长松了一口气,感到苏怀顾全了他的面子,心里顿时也是欣喜不以,发狠点头道:
  
  “无论你想做什么项目,农学院都会全力支持。”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苏怀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心地不差,但是也没好到免费为人做这么多的份上,该要的报酬他还是会去讨,这次俄亥俄州就相当于免费使用吧……
  
  俄亥俄州方面救灾工作已经告了一段落,苏怀和埃博院长带领农学院众人,也终于可以回哈佛学院休整一下。
  
  苏怀这这次重新哈佛,一进校门,正好是下午放学的时间。
  
  和上次到处都是抗议他的学生不同,来来往往的学生人流,看到他时候,很多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注视着他。
  
  怎么?我回来你们还不乐意?苏怀微微皱眉,心想你们还想抗议不成,我累了这么久,可没时间跟你们闹。
  
  正想着呢,就看到一个棕头发的胖女孩,有些羞愧跑过来,递给了他一份报纸。
  
  “苏教授……您真的很棒。”
  
  苏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胖女孩已经跑掉了,低头拿起报纸一看,竟然是《世界科学》的报纸。
  
  上面头版标题异常醒目——《古老的华夏农业挽救新欧洲的玉米产业》!
  
  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世科院的主席霍金。
  
  “这段时间,整个新欧洲的玉米产地,都收到了史上最可怕的抗药性介壳虫灾,甚至面临绝收的危机。
  
  著名的农药公司孟山公司,面对这种突来的灾难,运用了毒性超标的ddt,却是收效甚微。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华夏学院的苏怀,一个从未有农业科研经验的学者站了出来。
  
  他创新的运用了华夏古老的生物抗虫技术,挽救了整个俄亥俄州的玉米产业,同时也挽救了无数国家低沉人民的生命。
  
  我悲哀的看到,在这个生物驱虫方式开始推广的这一个月,外界给予了这位华夏科研工作者无数的讽刺,嘲笑,挖苦,甚至谩骂,可他都没有退缩!
  
  最终以自己理论,挽救了这场人类农业历史上最大的危机。
  
  在这一个月,我好像看到,提出日心说的哥白尼,被狂热教徒讨伐的丑恶一幕在现代社会上演着。
  
  我看到那些狂热而愚蠢的大众,叫嚣灭绝人性的口号,审判这位优秀的科学家,好像也想把苏怀绑在十字架上烧死。
  
  我想,如果换做我是苏怀,我恐怕也会因此倒下,并非不相信自己科学理论,而是不再愿意为了这些险恶的人间奉献自己的智慧。
  
  因为……他们不配!!
  
  幸运的是……苏怀并不是我。
  
  很难想象,他这样一个二十几岁的华夏年轻人,在这样的舆论风暴下,展现了如此强大的克制力,用博大的胸怀包容了这一切的丑恶。
  
  有人说对科学真理矢志不渝地追求,是科学精神。
  
  但是在我看来,遭遇了人性之恶的洗礼,而没有抛弃这个世界的科学家,才是作为一个伟大科学工作者,最宝贵的品质!
  
  正是秉承这种高尚精神,人类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科学革命,从而促进科学飞速发展。
  
  无论是华夏人,还是新欧洲人,苏怀都是当世无愧的杰出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