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七十章 救灾纪念诗

第七百七十章 救灾纪念诗

    麦校长抬头看着高耸的铜像,在旁边无比的尴尬,只能干咳道:
  
      “艾伦先生,咱们哈佛有规定,只有在科研上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才能把塑像放在校务处门口。”
  
      校务处大楼门口有一排铜像,分别是哥白尼,牛顿,爱因斯坦,霍金这些人物,苏怀这次虽然大出风头,可也没资格塑像。
  
      “谁说要放你们这里?”艾伦嫌弃道:
  
      “我只是送给苏教授,准备送到华夏学院。”
  
      麦校长鼻子差点气歪了,感情你们把雕像抬在这里来,就是来炫耀一下的啊!?
  
      这时,忽然艾伦突然笑着对苏怀道:
  
      “我这种乡村人,不懂得什么文艺,之前都不知道苏教授的名声,听别人说,苏教授诗写得非常好,马上就是咱们俄亥俄农场死里逃生,苏教授要不给我们协会提个诗吧。”
  
      “对啊对啊~”俄亥俄的其他人也嚷了起来:
  
      “苏教授,我们这些玉米都是出口华夏的,您给我们提首诗,也好提升在华夏销售。”
  
      埃博院长在旁边听着也觉得有道理:“这个提议很不错,这个雕像上也可以刻上这首诗,以纪念这次的苏教授用黄猄蚁灭虫的事迹。
  
      围观的众哈佛学生也都在拍手叫好,在他们这些哈佛学生的眼中,像是苏怀这次运用自己的科学知识,改变世界的事迹,简直就是他们毕生的追求啊!
  
      像是这样一件科学界的传奇世界,如果有一首相应的诗句,那就更能流传下去了,这也是他们作为哈佛学生很沾光的事情。
  
      苏怀把手中的折扇轻轻拍了拍,既然大家热情这么高,他自然是不能推辞,点头道:
  
      “那好,我想一下。”
  
      说起来,他这位绝代诗圣,来新欧洲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真正写一首诗呢。
  
      不是他不想写,而是没什么适合的机会,这在新欧做诗,和在亚洲不同,普通的新欧人对于文言文理解能力有限,他之前那些绝句,新欧人恐怕大多都看不懂。
  
      所以这次是关于粮食救灾的纪念诗,他一定要出一首简单些的。
  
      听到苏圣人要写诗了,不少学生都抽着耳朵往前挤着,就连一些教授,也不由好奇地往这边靠。
  
      “别挡着我了。”
  
      “请麻烦往边上让一下,这般都看不到了。”
  
      “特里~快来,苏教授要现场创作了。”
  
      “真的啊,什么诗?”
  
      “说是纪念这次救灾的。”
  
      几百万目光望着苏怀,艾伦等农业协会的人,都非常的期待,他们给苏怀雕了铜像,自然也希望苏怀能送他们一首好诗当广告。
  
      苏怀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在脑海中挑选一些简单的诗句。
  
      回忆大概一分钟,心想纪念这次的农业事件的,就用这首吧。
  
      于是他轻摇折扇,微微笑道:
  
      “艾伦先生,其实虽然你们都在夸奖我救灾,可实际上农作物的长成,却并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更多的是是靠你们这些农场的工人,几个月幸苦的工作,最后才有收获。
  
      在新欧洲因为农业很发达,很少有人有节约粮食的习惯,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几亿人还在饥荒中,粮食无比的珍贵,我就以此为题,作首诗吧。”
  
      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苏怀轻轻展开折扇,悠悠念道:
  
      “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
  
      埃博院长听着,深有感触,叫好道:“好诗!!“
  
      而周遭的哈佛学生们,都不由拿出纸笔,写了下来,连连重读了几遍,都觉得很好。
  
      而艾伦这位老农民,闭上了眼睛,心中不免涌起一丝辛酸,望向了苏怀,紧紧地与他握了握手:
  
      “苏教授,你这首诗应该早三十年写出来。”
  
      新欧洲这种消费至上的风气中,城市圈的人浪费是出名的,可他们这些乡村出生的人还谨记着粮食来之不易。
  
      可他们心里有再多感触,却始终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但是苏怀简单的几句诗,却用既自白,又细腻深刻的文字,把他们内心的遗憾表达了出来。
  
      真是胜过了千言万语。
  
      这真是何等的文采啊!
  
      就连刚才还很不舒服的麦校长,也不得不的在心里对苏怀的才气,暗自倒吸一口凉气。
  
      心想,难怪辛格**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不要和苏怀在文艺领域上交手……
  
      就在大家都在评委苏怀这首诗时,农业学院的一个粗矿的工人,挠着头粗声粗气地问道:
  
      “这诗是不错,可这‘当午’是谁……?”
  
      全场顿时一愕,众人都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几秒重之后,才响起一片哄堂大笑!!!
  
      “这个日不是那个日啊~~”
  
      “哎呦喂~~这诗都被他解歪了~~”
  
      “哈哈哈~~我脸都笑疼了~~”
  
      纪巧巧和盛夏美都是笑得乐不可支。
  
      正在众人乐呵之际,就看大道外面开来了五,六辆黑色轿车,下了十几个安保人员,清理开围观人群。
  
      学生们都还在愣神中呢,就听到有工作人员嚷道:
  
      “俄亥俄的卡西州长来了~~”
  
      众人赶快让开一条道路,麦校长也措手不及,没想到卡西州长提早到了。
  
      现在这下可好了,俄亥俄农业学院这么一闹,又是塑苏怀雕像,又是让苏怀写诗的,全校的人都看苏怀出这么大风头。
  
      现在他想不让参加这个会晤,都不可能了,只能对苏怀道:
  
      “苏教授……请吧~~”
  
      苏怀心想你不是不想让我出风头的,于是微微笑道:“我还是按约定回避吧,我又不是农学院的人。“
  
      麦校长一把拽住他袖子,挤出笑容道:“俄亥俄农业协会的人都在这里,您的铜像也在这里,你要是不出席,只怕他们还要闹事,拜托您就出席一下吧。“
  
      “您这是求我吗?”苏怀望着麦校长道。
  
      麦校长心里一口气憋得快没难受死,憋了半天,才不得不苦笑道:”算我求苏教授您……“没办法,他还真是怕了这来闹事的俄亥俄农民……
  
      苏怀听着这句话才不客气,当仁不让地率先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