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七十四章 律政英雄VS圣人

第七百七十四章 律政英雄VS圣人

    帕特已经换上了他律政英雄的正直面孔,转头对苏怀保证道:
  
      “苏先生,这次的事件,我们联邦法院一定会安程序办理,你放心,绝对不会影响接下来的救灾工作,我会督促其他两州政府继续与您配合发放黄猄蚁。”
  
      帕特此时完全换了一张脸,令人觉得他与此事无关,一切都是卡州长个人政治闹剧。
  
      苏怀却依然满脸冷漠,望了他一眼,眼睛没有任何的情感波澜,缓缓道:
  
      “发放?帕特检察官似乎说错了吧,应该是购买吧?”
  
      全场的人一愣之下,都发出一阵惊呼:“什么!?”
  
      苏怀竟然这这种时候,要发国难财!?
  
      帕特听着,神色也冷下来了:“苏先生,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次可是我们两国共同治理的虫灾,就算俄亥俄州政府没有参与,哈佛农学院也有参加,你有什么权力把这些黄猄蚁据为己有?”
  
      说着他压低声音道:“如果你一意孤行,联邦法院恐怕将会起诉你……”
  
      帕特的言语中威胁的意味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他的意思是如果苏怀敢发新欧洲的国难财,冻结江南商会在新欧的产业。
  
      苏怀拿起折扇轻轻在手中拍了拍,问道:“咦?谁说这黄猄蚁不是江南商会的财产?埃博院长你怎么说?”
  
      埃博院长此时也脸色微微一白,心里被苏怀的狠辣吓到了,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黄猄蚁是江南商会负责收集的,他们负责培育,农学院只是辅助,江南商会确实拥有这批黄猄蚁的产权。”
  
      苏怀此时也是饶有兴趣地望着帕特,欣赏他惊疑不定的复杂神情。
  
      台下的记者们也是同样的表情,谁都没有想到,这位温若似玉的华夏文圣,一发飙来竟然会如此冷血无情。
  
      此次国际频道一位记者愤怒道:
  
      “苏先生~你们华夏人,不是讲究儒家美德吗?讲究以德报怨吗?就算政治人物侵害了你的利益,可两州的农民是无辜的,各个想获得玉米进口的拉丁美国家的平民们是无辜的,你们怎么能弃他们不顾呢?”
  
      苏怀满脸淡然,不卑不亢道:
  
      “谁告诉你儒家有以德报怨的训言,我们华夏儒家的训言,这句完整的表述是,以德抱怨,何以抱德?子曰: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说着,苏怀望着那位记者:
  
      “我请问你,滥用毒性农药,造成虫灾是我华夏造成的吗?”
  
      那位记者顿时哑口无言,谁都知道这事的责任在孟山公司。
  
      “既然不是我的错,我这个华夏人为什么要为你们新欧洲的错误,来背负道德枷锁?难道我们华夏受灾,你们新欧洲这么无私的帮助过我们?”
  
      “可你这是发国难财!?你还没有人性?”另外一位正义记者愤然道。
  
      “两次卫国战争的时候,新欧洲何尝不是给两边卖军火,发国难财?如果不是曰本打到你们头上,你们会出兵吗?”苏怀反问道:
  
      “为什么你们能发,我们华夏人不能发?难道只有你们新欧洲人是人,我们华夏人就不是人了?”
  
      苏怀说着,直接用折扇悠哉地敲了敲桌子,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气急败坏的人道:
  
      “你们这些媒体,之前骂我说是巫医,说是骗子,现在发现我有用了,就开个记者会,让我给你们免费做好事,我收钱做生意,你们就指责我发国难财。
  
      好啊~~既然你们我是为钱,我还不稀罕发这个财呢,要黄猄蚁,你们自己培育去~”
  
      说着起身要走,记者们顿时都傻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主儿,赶紧蜂拥上前拦住苏怀。
  
      “苏先生你可不能走!”
  
      “现在两州还虫灾横行,你可不能情绪行事!”
  
      “你千万要冷静啊~~~”
  
      谁也没有料到,苏怀说着就走,根本不给留任何余地,苏怀放弃这黄猄蚁是小,可现在摆出的姿态,明摆着是是他们这些记者们把他气走的。
  
      现场直播全新欧洲的观众都看着这一幕,那些观众不把他们这些现在记者,骂道狗血淋头,被逼辞职才怪呢!
  
      现在印第安纳,伊利诺两州,还等着这批黄猄蚁救命呢~~就算现在能收集黄猄蚁,可等他们培育出足够的数量,两州玉米都要被介壳虫吸干了!
  
      所以绝对不能让苏怀走啊!!
  
      苏怀被他们苦苦哀求,好说歹说,才勉强坐回了椅子上,此时现场的气氛已经完全变了。
  
      现在所有人都不敢得罪,苏怀这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煞星了。
  
      记者们更是连话都不敢说了,苏怀这时候却是话锋一变道:
  
      “其实我们华夏人和人交往,讲究就是一个敬字,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仗,这黄猄蚁我也不是不可以免费提供给其他两州政府。”
  
      这话一说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苏圣人发威只是为了发泄一下恶气,并不是真的要翻脸。
  
      可苏怀接下来的话,又令所有人措手不及了,只看苏怀折扇遥指帕特:
  
      “这位帕特检察官,在电视上骂了我和江南商会整整三个星期,极大的影响我个人和江南商会的形象,我要起诉他蓄意诽谤罪不过份吧?”
  
      帕特一愣后,满脸尴尬,微微感叹道:“苏先生,你这就大大误会我了,我只是代表人民提出合理的质疑,我个人虽然有责任,我可以给你道歉,但是你要以此起诉我……联邦法院是公正的机构,恐怕不会通过你的起诉的……”
  
      帕特心里却是冷笑想。
  
      开玩笑……你竟然起诉我这个联邦检察院的检察官?法院可是我的地盘,你想告倒我,门都没有。
  
      而且新欧洲是言论自由的国家,蓄意诽谤罪是很难定罪的。
  
      可正这么想着,苏怀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完全愣住了。
  
      “帕特先生,这样吧,你不是天天把人民利益怪在嘴上,一切代表人民吗?让我给你一个机会挽救印第安纳州的人民吧。”
  
      苏怀漠然地望着帕特:
  
      “只要你愿意在法庭上认罪,我就愿意免费提供黄猄蚁给其他两受灾的州,绝不收一分钱。”
  
      帕特此刻全身一麻,看着所有镜头都齐刷刷地对准了他,整个人呆住了,他完全没料到苏怀会这么说!
  
      苏怀竟然要他认罪?
  
      美国法律中对于诽谤罪,以不同恶意级别分为5级:蓄意、有意、鲁莽、疏忽、无过错。
  
      其中最严重的就是蓄意诽谤罪。
  
      在普通人看来,这只是民事纠纷,就算是蓄意诽谤罪,那么大不了只是赔钱了事。
  
      可对于政客来说,这却一条极为严重的指控,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在反对党的党章中,有明确的规定,任何有蓄意诽谤罪前科的人,党内都不会支持他参选重要职务。
  
      这条规则制定,就是为了防止党内竞选之间,党员彼此恶性竞争。
  
      而帕特恰好明年,就要选场印第安纳州的州议员。
  
      如果他认罪,他在反对党内的政治前途,虽然不能说是终结,但是也将会被竞争对手大加利用,成为打击他的借口,可能会成为他内心总统梦的最大阻碍……
  
      他内心只是这么稍稍一迟疑,苏怀就望着他调侃道:
  
      “帕特先生,作为以为联邦检察官,如此的洁身自好,可以理解,你不认罪也很理所当然,我也不勉强你,两州的人民死活,哪有你的政治前途重要呢?是吧?”
  
      说完苏怀目光中射出两道锐芒,望向台下的记者,用嘲弄而戏谑的语气道:
  
      “刚才你们不是所有人都要求我,要我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挽救印第安纳州的民众吗?
  
      可你们看到了,就连新欧洲的联邦检察官,正义的代表帕特先生,都不愿意牺牲自己区区的名誉,所以凭什么要让我牺牲整个江南商会的利益呢?
  
      这就是你们所谓新欧洲所谓的大国风度吗?”
  
      苏怀嘲讽全场,竟无一人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宣布,我们江南商会把所有卖黄猄蚁的收入全部捐献给哈佛大学农学院,研究有机农业项目!”
  
      你们要风度?我来告诉你们什么叫风度!
  
      你们的律政英雄放弃不了的利益!我苏圣人可以放弃!
  
      现在咱们再来看看咱们究竟是谁高尚,谁卑劣吧?
  
      苏怀说着直接离席位,临走之前,还看了满脸苍白,瑟瑟发抖的帕特一眼,不屑地嗤一声:
  
      “律政英雄……呵呵……”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苏怀当着全新欧洲观众的面,对卡州长,帕特,以及他们这些记者冷嘲热讽,各个都是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这人……根本不是来和解……
  
      不是来官商勾结的……
  
      而是来毁灭一切的……!
  
      他不单单戳穿了卡州长谎言,还当众拆穿了新欧洲人民英雄帕特的虚伪面具……
  
      新欧洲媒体上,所有那些政坛规则,那些表面上的文章,都被苏怀残忍的揭露了。
  
      那么狠辣,不留任何情面。
  
      苏怀竟然放弃了自己所有利益,去和所有人翻脸……这人正直也太过份了吧,难道他还真当自己是圣人吗?
  
      现场并没有人知道,反正这笔款项研究的农业项目叫做“杂交水稻”,而如果研究成功,这个专利权就在他手中,苏怀只是调了个头,把钱重新塞到了自己荷包里……嗯,这波不亏。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