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八十章 哈佛公开课

第七百八十章 哈佛公开课

    在博客上引发巨大争论的同时,苏怀和华夏国际频道方面也已经商议完毕,确定了,周星星的新剧集《大宋提刑官》,将在半个月后华夏国际频道播出,周星星也将首次来新欧洲宣传。
  
      苏怀也打电话通知了周星星这个好消息。
  
      “苏哥,咱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宣传,上次《天龙八部》的时,您上国际频道和房龙表演硬气功,效果很好啊!”周星星很是激动,这是他第一次担任主角。
  
      “这次恐怕没这个机会。”苏怀道:
  
      “你这是刑侦局,上节目没有办法表演,出不了效果啊,新欧洲的媒体不会感兴趣的。”
  
      关于这个事情,他也已经和纪巧巧商量过了,除了铺硬广,确实没什么好办法,原本这部剧是在宋朝影视城拍摄的,主要是针对欧罗巴的侦探剧迷。
  
      现在只能先把博客炒热,然后在博客上做一些预先宣传。
  
      两人正商量着,就看梅院长和王先生一起过来了,对苏怀道:“苏老师,麻烦了……”
  
      “什么麻烦了?难道联邦法院起诉我了吗?”苏怀看最近出春风得意的梅院长,满脸焦急的样子,倒是有些好奇。
  
      “您自己看看吧。”王先生这时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了,点开了一则视频。
  
      视频里是一则新欧国际频道的新闻,只看镜头里,一群记者围着刚刚从联邦法院出来的辛格大法官,气氛热烈地采访道:
  
      “最近苏怀苏圣人,批评新欧的选举法不成熟,请问辛格大法官,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您认为川普以后会当新欧总统吗?”
  
      “联邦法院会不会对起诉苏怀?”
  
      “帕特检察官还有机会复职吗?”
  
      最近苏怀一连串的举动,连连重创联邦法院的声誉,大力抨击了联邦法院的不作为,甚至批评新欧的司法不健全,引发了很多网友的赞同。
  
      这也让辛格大法官被推到了舆论中央。
  
      原本辛格大法官在幕后,推动让苏怀在哈佛授课,自曝其短,没想到苏怀反而因为这次虫灾,成为了哈佛的英雄,这令他这位联邦首席大法官内心很是愤怒,再加上记者们包围追问,这位大法官终于首次正面回应:
  
      “新欧洲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任何人都可以发表看法。”辛格在镜头里沉声道:
  
      “但是苏怀作为一个华夏著名公众人物,抨击新欧洲的选举制度却不太适合,我很想知道,他口中先进的华夏用官制度,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我已经邀请了他来参加哈佛公开课节目,做一个系列的相关公开课,我希望他能借着这个公开的平台,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们合理讨论学术。”
  
      说完,这位大法官还强调道:“我相信苏怀作为华夏文坛领袖,一定会不吝啬这次东西方学术交流的机会。”
  
      这时候镜头回到了转播间,主持人道:
  
      “让我们看看苏怀以前在一次采访中说的。”
  
      镜头里播出了很早之前苏怀一次采访的片段,苏怀对着镜头道:
  
      “我们古代华夏并非是封建社会,很早就是议会制了……”
  
      镜头回到直播间,主持人笑着评论道:“很显然,这位华夏名人从很早以前,就认为华夏古代选官制度比我们新欧选举法更加高明,让我们来看看民众对此怎么说。”
  
      画面一转,便切到了一个中年白人妇女的采访录像,这妇女满脸生气的样子,他对着镜头愤怒道:
  
      “我的很生气,我的孩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他以前崇拜的是帕特检察官,可他非常喜欢苏怀,他竟然说我们国家病了,选出卡西州长这样的人,这一切都是我们国家的制度问题!?
  
      拜托,这里是新欧洲,任何国家民族人都可以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
  
      镜头又转到一个老黑人的采访,他严肃道:
  
      “我得承认帕特,卡西州长很糟糕,可华夏古代的选官制度能比我们好多少呢?他们比我们更糟糕,我认为苏怀是信口开河,他绝对不敢在电视上面对世科院的评审,上公开课。”
  
      接着镜头又采访了几个民众,大部分都表示支持辛格大法官的言论,并表示:“苏怀绝对没胆子在电视上,上公开课!”
  
      最后新闻主持人最后下结论,道:“这次虫灾引发的东西方的选官制度的争论,究竟是谁更加令人信服,就只能等待苏怀在哈佛公开课上演讲内容了。
  
      现在的问题是,苏怀究竟敢不敢接受辛格大法官的邀请呢?”
  
      看着节目结尾,那个带有挑衅行为大大的问号,以及视频结束之后,下面留言板块上的热门留言有人在叫嚣:
  
      “苏怀不可能敢去法学院上公开课的!”
  
      “他懂什么是法制?”
  
      “华夏有什么法制?”
  
      苏怀看到这里,已经满脸黑人问号脸,问梅院长:
  
      “这哈佛公开课是什么?我本来就在哈佛授课,上不上公开课有什么区别?”
  
      “您不知道哈佛公开课?”梅院长有些吃惊,苏怀好歹也是哈佛大学的教授,连这个都不知道。
  
      苏怀望了他一眼,心想,废话,我知道还问你啊……
  
      王先生在旁解释道:
  
      “哈佛公开课,并不是哈佛大学的一门课程,而是一个电视节目,由哈佛的专家教授,把枯燥的知识,用直白浅显的表达,给普通观众普及,是在新欧洲最火红的电视栏目之一。”
  
      苏怀听着,惊讶道:“这不就是外国版的《百家讲坛》吗?”
  
      梅院长和王先生同时疑惑道:“《百家讲坛》是什么?”
  
      “没什么。”苏怀知道自己说漏嘴了,随口道:“就是我以前在金陵卫视策划的一个节目,不过没有通过……不过辛格大法官为什么主动邀请我上这种学术栏目?这不是给我宣传的机会吗?”
  
      梅院长苦笑道:“哪有这么简单,这个节目最大的宗旨在于是直播,你可以先讲,但是讲完之后,有一个辩论环节,由世科院同领域的学术专家当作审核官,和主讲人进行课题辩论……哈佛大学虽然是群英璀璨,但敢上这节目的也只有不到20个人……”
  
      说着看了苏怀一眼,那意思:
  
      “您苏圣人隔着媒体骂骂人,说人家新欧法制不健全是可以的,可您毕竟是外行,上《哈佛公开课》,还不会那些世科院的老学究给刁难死啊……”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