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中药还是炸药?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中药还是炸药?

    亨德利教授没想到苏怀就竟然反客为主,竟然要赶他出局,听着不由怒极反笑:
  
      “好好,就按照你的办法吧,可你说的证据和华夏发明是否有效由谁来判断?总不能由你们华夏学院吧?”
  
      苏怀眯着眼,讥讽道:“那难道由在场这些,来挑刺的所谓新欧专家?那还不如直接判我输得了。”
  
      世科院的人原本立场各异,苏怀这个地图炮却是把他们都炮轰了,不少人都微微皱眉。
  
      这时候主持人珍妮已经接到导播室的信号了,赶紧出声道:
  
      “两位教授,这样吧,我们以观众投票的方式来决定。”
  
      新欧洲国际频道虽然在全世界都可以收看得到,但是因为直播的时差,现在是华夏的早晨,所以主要还是靠新欧洲本土的观众,开放观众投票,既显得公平,也能让苏怀他们没话可说。
  
      “好,这办法比较公平。”亨德利也笑了起来问苏怀:“苏先生觉得如何?”
  
      苏怀耳朵里已经传来了孙总监的声音:“现在华夏是早上,没多少观众收看直播,苏老师你千万别答应。”
  
      可苏怀却心想,这热线电话的数据,是由老刘的制片组负责的,这倒是不怕他们作假。
  
      于是转头对主持人珍妮道:“那就按照这个办法吧。”
  
      这话一说,全场的观众都不由窃窃私语,大家都没想到苏怀竟然真的会答应。
  
      “咱们华夏有什么化学成就吗?”邱姝贞有些好奇问旁边的老楚。
  
      “这我哪里知道……明孝陵里反正没有出土化学文献。”老楚无奈道。
  
      老矮无语道:“多新鲜,化学元素周期表是19世纪俄国人发现的……大灾难之前华夏怎么可能搞出化学的重大发明?”
  
      此时女主持人珍妮兴奋介绍道:
  
      “各位收看本期节目的观众,现在节目临时做出改动,添加一个热线调查环节,题目是,你们是否认为华夏古代有超越其他地区的化学发明……
  
      请各位拨打屏幕下方的热线电话787618***”
  
      热线电话已经显示在屏幕下方,导播室里的孙总监直接就骂人了:
  
      “凯总监你什么意思?苏老师还没讲呢,你现在就开放热线电话!?”
  
      这个话题原本就是有悖世界常识的,很多新欧观众恐怕一听到,就会认为苏怀是在胡扯,直接会打电话来投反对票。
  
      这先开放,等于就是偷跑性质。
  
      凯总监面无表情地望了孙总监一眼:“苏老师刚才似乎没规定投票的时间吧?我们刚刚协议里也没有这栏吧。”
  
      说着还叹了口气,安慰愤怒的孙总监:
  
      “你别这么看我,不是我想这么做,我只是个打下手的,这行业你还不知道,哪有什么底线,换做你是我,也会这么做的。”
  
      此时,已经有很多观众打到热线电话,短信投票站投票,九成九都是认为苏怀在胡扯。
  
      现场的观众也都被引发了绝大的好奇,苏怀究竟要说什么华夏化学呢?
  
      只看苏怀从容地让工作人员拿来一团黑乎乎的粉末,展示给各位面前道;
  
      “请问亨德利教授,这是什么?”苏怀也没料到,他让农学院的鼓捣的小玩意,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用上了。
  
      亨德利远远看了看,神色疑惑道:“这是一种中药吧?”
  
      他刚才就暗自想了,以明孝陵发掘不少文献,可其中只有一样和化学有些关系,那就是中药,中药混合中,恐怕有一定的化学作用。
  
      不过中药的影响力,目前还远远没有达到家喻户晓的地步,很多新欧观众都不知道,甚至认为和巫医没什么区别。
  
      所以如果苏怀拿出中药这种玄乎,且不直观的东西,想说服观众几乎是不可能的。
  
      台上的苏怀赞扬道:
  
      “亨德利教授不亏是历史专家,竟然看出这是一种中药,那就请亨德利教授讲解一下这种中药的作用吧?”
  
      “我怎么会知道?”亨德利讥讽道:“我跟普通的新欧人一样,这辈子都没用过中药。”
  
      “亨德利教授说笑了。”苏怀笑道:
  
      “你肯定见过这种中药,不单单你见过,在场的所有新欧观众都见过。”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议论声,人人心里都想,他们哪里见过什么中药啊?
  
      亨德利知道苏怀在故意调大家胃口,于是刻意点破道:
  
      “苏先生不如你直接介绍下这味中药吧,来印证一下是不是在场所有人都听过。”
  
      台下邱姝贞,周周星等人都在心里骂这亨德利狡猾,打破了苏怀刚刚调动的气氛。
  
      可苏怀却依然从容不迫,点头道:
  
      “好啊,那我就介绍一下吧,这味药在明孝陵发掘的一本《太上圣祖金丹秘诀》道经中有明确的记载,这位中药的制作方法是:
  
      ‘硫二两,硝二两,马兜铃三钱半。右为末,拌匀。掘坑,入药于罐内与地平。将熟火一块,弹子大,下放里内,烟渐起……”
  
      苏怀说的这些令人听着云里雾里,亨德利心里已经渐渐认定苏怀根本就是用他的神棍做派,故意搬弄这些文言文,故弄玄虚,于是假意谦虚道;
  
      “哦,那这味中药的功效是什么?”
  
      苏怀笑道:“医书中记载,这味药的功效是能治痤疮,杀虫,辟湿气,瘟疫,在民间流传甚广。”
  
      众人听着面面向觎,苏怀说得这种东西不像是中药,倒像是什么腌菜,否则怎么要埋在地底下?
  
      这话一说,就听到观众席中突然有一个高声耻笑道:
  
      “好个苏圣人,明明就是会爆炸的火药,却说成是治病救人的中药,戏弄这些外行也该有个限度。”
  
      众人先是听着一惊,苏怀说的竟然这中药竟是火药!?这怎么可能?
  
      可再是转头一看,说话的是化工学院的副院长,大胡子的俄国人叶列夫,众人都不得不相信了。
  
      叶列夫是诺贝尔提名者,他既然开口,当然不是错。
  
      亨德利不由望着苏怀,冷声道:
  
      “苏先生,你不是说是中药吗?怎么变成火药了?”
  
      苏怀饶有兴致地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亨德利,问道:
  
      “咦,亨德利先生你既然开口说这是火药,可想过中文这火药为什么会叫做‘药’……?”
  
      “这……”亨德利一时为之语塞,心里也暗自疑惑,火药明明是一种燃烧的化学成分,怎么会叫“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