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八十六章 伏火懂不懂?

第七百八十六章 伏火懂不懂?

    “这……”亨德利一时为之语塞,这才想到,火药这个名词是中文,为什么里面有个药字呢?难道真的是中药?
  
      旁边的叶列夫却是朗声道:
  
      “奇怪奇怪,这早期的火药,是硝石,硫,这些可都是有毒的,如果入药那是要吃死人的,难道你们华夏的化学家,是制造毒药的?”
  
      王先生在台下心里有些焦急,心想原本苏圣人只是面对一个亨德利,还可以应付,可这时又跳出一个化学专家叶列夫,这真是麻烦了。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苏怀道:“叶所长,你开口毒药,闭口吃死人的,可在我这外行小辈看来,叶所长你的化学还没有学到家啊。”
  
      叶列夫胡子微微一抖,心想你说啥!?你小子要教我化学?
  
      只见苏怀笑道:“这火药原本就是华夏道家炼丹所得,希望制作出长生不老之药。
  
      道家医者孙思邈记载,练丹家其实知道硫磺、砒霜等具有猛毒,所以在使用之前,常用烧灼的办法‘伏’一下,‘伏’是降伏的意思。使毒性失去或减低,这种手续称为‘伏火’。
  
      孙思邈在‘丹经内伏硫磺法’中记有:
  
      硫磺、硝石各二两,研成粉末,放在销银锅或砂罐子里。掘一地坑,放锅子在坑里和地平,四面都用土填实。把没有被虫蛀过的三个皂角逐一点着,然后夹入锅里,把硫磺和硝石起烧焰火。等到烧不起焰火了,再拿木炭来炒,炒到木碳消去三分之一,就退火,趁还没冷却,取入混合物,这就伏火了。”
  
      苏怀说着提醒叶列夫关键道:“而《太上圣祖金丹秘诀》马兜铃代替了木炭……”
  
      叶列夫听到苏怀几句话,的确有几分道理,如果加入木炭来燃烧,确实可以去除硫磺、硝石绝大部分化学毒性,心里也是微微惊讶。
  
      这华夏小子看来并非是信口胡诌,还有几分道理。
  
      一旁的博古通今的梅院长,和知识渊博的王先生,此刻见苏怀竟然能在华夏古方中说出化学原理,都不由暗自叹服。
  
      而此刻观众席角落边的安西教授,原本苏怀过节极深,今天也是看他笑话的,此刻却似乎心里暗觉得惭愧:
  
      “苏怀这小王八蛋原来不光是过目不忘,还能触类旁通,先前我还以为他红茶只是因为记得华夏古方,占了资料胜过我的便宜,其实这小王八蛋的学识之广,胜我十倍不止……”
  
      但是苏怀虽然能解释地通这化学原理,却还不能证明这华夏明了火药。
  
      一旁被忽视的亨德利朗声道;“你说的这些,还不是你们华夏自说自话?”
  
      苏怀奇怪地望着他:“亨教授不知道明孝陵中有孙思邈的医书《千金方》出土吗?我说的就是史书中记载,这本医术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是中医官方教程了,你这是在质疑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吗?”
  
      这话一说,全场顿时又是一片哗然,别说这些欧美观众了,就连王先生,梅院长这些对华夏文化有深刻研究的人,也不知道孙思邈的《千金方》中有没有这个方子。
  
      而这时,观众席中的世科院各个研究所的专家评审们,都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网查看。
  
      华夏的文化部最近,已经把一批明孝陵的文献输入到世科院的资料库中,苏怀如果是信口开河,他们就会当场戳穿。
  
      可当他们查到《千金方》中翻阅到这一段的内容,不由都互相看了看,医学所的加林医生站起来宣布道:
  
      “苏先生说火药配方,确实记载在孙思邈的《千金方》中,而据推测,《千金方》成书应该是公元63o-71o年之间……”
  
      亨德利听着一愣,明孝陵出土了那些多华夏典籍,医书不知道多少本,他哪里都晓得,只能老脸微微一红道:
  
      “明孝陵是明朝的,那时候我们欧罗巴已经有了火枪了,还远远比你们华夏先进,这可是铁一般的事实,一本华夏人写的书能证明什么?”
  
      邱姝贞看这位英吉利老教授为了自己面子,在台上面死撑,不由骂道:
  
      “回家多读读书再来辩论吧!史书都不相信,你还相信什么?难道相信小黄书?”
  
      虽然直播没有收音,但是现场的观众听到了,还是都不免笑了出来。
  
      任谁都看得出来亨德利有些强词夺理。
  
      可亨德利反应也是极快,提高音量道:
  
      “奇怪奇怪~~按照苏先生说的,假使火药是你们华夏人明的,那么为什么你们没有火器,一战的时候,你们华夏的部队可还是用冷兵器,被英吉利军横扫,这样的事实,难道不比一本史书更加有利吗……?”
  
      邱姝贞听着也是俏脸微红,在场的华夏人都心里火气都上来了。
  
      苏怀漠然地望了亨德利一眼,拍手道;
  
      “亨教授果然不愧是英吉利绅士,把你们当年为了侵占我国土,贩卖鸦片,毒害我华夏人民的无耻之事,说得好像是什么光彩事迹一般,果然不愧是堂堂欧罗巴权威历史专家啊~~~”
  
      亨德利刚才为了争取上风,一时没想到这点,看着现场观众都用异样的眼神望着他,这才觉自己失言,手心冒出冷汗。
  
      可事已至此,他不可能退缩了,只能硬着头皮道:
  
      “今天我的课程是历史明课,不是战争课,苏先生请不要跑题。”
  
      苏怀哈哈笑了起来,没想到所谓的学术权威竟然如此恬不知耻。
  
      主持人珍妮道:“苏先生,您还是把转回正题吧。”
  
      苏怀面对两边夹攻,却是不骄不躁:
  
      “任何一种明,在诞生与世之后,在应用方面都会走向不同的方向,火药的明也是一样。
  
      华夏的火药流传到西方之后,西方还在蛮荒时代,所以最先想到的制作成大炮火枪,互相攻伐,用坚船利炮,全世界地方插上一面旗,就号称是自己殖民地,毫不留情的屠杀当地居民……”
  
      苏怀这番话在电视上说出,无数在新欧生活的印第安纳,墨西哥后裔们听着心里都不是滋味。
  
      自诩世界文明中心,实际上是鲜血和武力打下的江山,只是主流媒体从来不会提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