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火药之花

第七百八十八章 火药之花

    此时亨德利神色尴尬,心里虽然想反击,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挑战苏怀,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叶列夫却站出来道:
  
      “苏先生,你们华夏人能想出用火药来当作防疫手段,确实值得人佩服,按照常理,我们世科院应该肯定你的贡献,还要一批资金,让你们华夏学院研究这个项目。
  
      可科学不能靠一点点旁证,放鞭炮说到底也不是你们华夏一国的传统,而且诞生年代无从考究,单凭这点,我是不会承认你们华夏发明火药的。
  
      你要是说我是强词夺理,我也无话可说,可我必须表达这个态度。”
  
      华夏众人一听,均想:“同样是学者,这大胡子叶列夫倒是耿直多了,明知道现在苏老师已经占了上风,他还是据理力争,比亨德利这种名利小人强多了。”
  
      苏怀从容道:“依叶所长的话,要怎么样世科院才愿意承认华夏火药发明者的地位。”史书上有,习俗也有论据,你还想要什么呢?
  
      叶列夫道:“苏圣人证明围棋是华夏起源,拿出来的是华夏古棋谱,横扫世界棋坛,那你的民间资料中,可有火药独一无二的用法,胜过其他国家的使用技术,那我就无话可说,马上就在世科院大会上讨论,申请你们华夏为火药发明国。”
  
      这话一说,王先生都在心里暗暗摇头,叶列夫这质问直指要害。
  
      华夏虽然发明火药,却在应用上远远落后于西方,否则也不会在热兵器时代,被欧罗巴列国欺凌了。
  
      这让苏怀怎么拿得出来证据?
  
      却看苏怀道:“叶所长这话问得有理,这火药的应用依照民族个性不同,研发方向也不同,我只是华夏一个文人,哪里懂得什么应用科学,不过叶所长既然这么问,那我就以华夏的火药古配方来应征一下。”
  
      苏怀说着,风度偏偏地展开折扇笑道:“西方拿火药做出了枪炮,而我们华夏人拿火药制作了一种花……”
  
      花……?
  
      火药怎么做花?
  
      现场几乎所有人都听着都是发愣,怎么火药一会是中药,一会又变成了一朵花。
  
      “这种火药之花,就叫做烟花。”
  
      听到“烟花”这个词,电视机前不少曰本,朝鲜的文学爱好者都要惊呼起来了,因为曰朝古诗中,有很多“烟花”这个词,文学界一般都解释为一种形容词——“花朵像是烟一般的飘渺锦簇.”
  
      却真正的烟花,究竟是一种什么花,谁也没有见过。
  
      难道烟花竟然不是一种形容,而是火药制作而成一种“花”?
  
      曰朝观众心里暗惊间,就看苏怀让工作人员过来,拿来一个手臂长的圆柱体的硬纸桶。
  
      亨德利教授看着那像是雷管一样的玩意,不由看着讥讽道:“苏先生不是要展示花吗?怎么又拿出这种东西,这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吗?”
  
      苏怀微微笑道:“哪敢啊,我怕贵国轰炸我们,这只是一种华夏的烟花,亨教授如果觉得我这东西有问题,不如上来试试。”
  
      苏怀语带挑衅,亨德利教授也想戳穿他的把戏,也走了上去,接过彩珠筒,仔细观察一下,发现了前面的引线,顿时惊讶道:
  
      “这不就是鞭炮?”
  
      一般的鞭炮都是指甲大小,最大的有手掌大,可这个彩珠筒竟然有手臂长,这点燃爆炸,只怕能把这舞台炸个窟窿吧。
  
      苏怀笑道:“亨教授不用怕,烟花和鞭炮用的火药是不一样的,鞭炮药的燃烧速度极快,烟花药的燃烧速度则比较慢,当然造成两者效果不同的还有设计方面,把烟花药放在密闭空间里也能造成爆炸,所以烟花的开口通常比较大……所以烟花只是燃烧,并不爆炸。”
  
      亨德利心中原本就有些害怕,但是看苏怀脸带笑意的看着他,台下的观众也都露出笑容来,心想他要是在台上被吓到,只怕这人就丢大了,于是强作镇定,讥讽道:
  
      “哦,我明白了,就是点燃里面的火药喷火罢了,这个原理不就是军方使用的信号弹?”
  
      观众们听着都是大失所望,还以为苏怀拿出什么秘密武器呢,原来不过是信号弹,这种东西在古代或许稀奇,但是在现代社会人人都看过。
  
      在战争中已经普遍使用了。
  
      “跟信号弹差不多,但是有区别。”苏怀解释道:
  
      “烟花主要是华夏古人在节日中的燃放出来一种漂亮的是视觉效果,会有不同的颜色。”
  
      说到这里,问叶列夫道:“叶所长应该知道怎么给火焰上色吧?”
  
      叶列夫知道苏怀是借他的口科普,却也配合道:
  
      “在火药燃烧时,加入铜会变成绿色;加硝酸锶、碳酸锶燃烧时,能使火焰变成红色;加入硝酸钠、草酸钠燃烧时火焰是黄色...”
  
      亨德利听着,却咧嘴笑得更开心:“各国的信号弹,也早有不同颜色的火焰,这华夏古人的烟花,恐怕说不上算是其他国家民族没有的实用技术吧?”
  
      苏怀知道他用嘴巴是说不烟花的效果的,于是对女主持人珍妮道:
  
      “现在让工作人员把这烟火放到外面去燃放吧,让观众们看看效果。”
  
      珍妮把情况汇报给导播间,此刻凯总监感觉到苏怀已经完全掌控的情势,热线电话中,已经有越来越多人的支持他,心想这如果让工作人员演示这信号弹,只怕难以挫败苏圣人的风头,于是道:
  
      “让所有嘉宾去大楼的天台,一起去直播。”
  
      珍妮一愣道:“现在节目已经超时了……而且直播设备我们也没准备。”
  
      “楼顶的天台不是在彩排麦杰逊的一个音乐会吗?直播设备都架好了,我来调度就好了,节目时间也别管了,今天重点就是这个了。”
  
      珍妮在确认所有之后,这才拿着话筒询问现场各个世科院的评审官:
  
      “苏先生提议去天台来验证这个烟火的独特性,我们设备上也没什么问题,世科院方面同意吗?”
  
      这个哈佛公开课,是世科院主办的科普节目,新欧台要做改变,必须问过这些世科院的评审。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