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

第七百九十一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

    众人抱头鼠窜中,台上苏圣人的镇定自若,却渐渐让现场混乱的局面停下来了。
  
      因为所有惊慌失措的人,都发现这“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苏圣人的手里,非但没有一点恐怖,反而显得极为浪漫。
  
      只看台上俊秀翩翩的苏圣人,在五光十色的烟花映衬下,显得更是清新俊逸,几个女观众望着苏圣人刘海发丝,在额头前随着热风微微摆动,嘴角微微上翘,潇洒从容的样子,都不由看得痴了。
  
      再抬头看去那爆炸的烟花,哪里还有半分惊心动魄,恐怖骇人的样子,绚丽多彩的烟花在空中绽放,是那样的诗情画意,令人心醉。
  
      趴在地上的人,此刻都不由站起来,摸了摸自己身上落下的灰烬根本一点烫感都没有,哪有半点威力,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
  
      刚才明明苏怀说了是冷火,没危险,可是真到关键时刻,却都吓得抱头鼠窜。
  
      一些人从地上爬起来,对自己身边的胆小的朋友嘲笑:“哈哈,看你吓得,这么好看的烟火,你怕成这个样子?”
  
      “谁知道他会爆炸啊!?”
  
      “刚才吓死我了,这么大火光,竟然不会伤人,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世科院的老专家们,这才赶紧重新坐回座位,整领带的整领导,梳头的梳头,吃降压药的吃降压药,刚才他们实在是太丢人了……
  
      人越老就越惜命,这种情况只有一个人乱起来,大家就慌了,也不怪他们这么乱了。
  
      在情绪稳定之后,再抬头望着上空的绽放的烟花,所有人都不由张开了嘴巴,心里感受到无比的震撼。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有些人热爱美人之美,有些人热衷山水之美,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看过眼前这种焰火绽放出来的美~~
  
      这种烟花之美,不同于大自然的风花雪夜,蓝天白云。
  
      也不是绘画通过线条和油彩将形态固定,不是音乐组合节奏和旋律表达感情。
  
      而是犹如电闪雷鸣一般,在燃放的一刹那,冲向昏暗的天空,炫目的光亮在黑暗中闪耀,如此华丽而壮美的焰火惊鸿一瞥,不到几秒时间就稍纵即逝。
  
      可这种极致的美感,却凝固这个瞬间,永久地印在你的脑海中。
  
      你可以感知到人类运用智慧和勇气创造这种辉煌美感,在你心灵深处奔涌而出!
  
      感受自己身为万物之灵的伟大之处……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无尽烟花之美中,心中都感叹,这样美好的东西,竟然是世界上最夺取无数人性命的火药做出来的。
  
      华夏人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技术,给予人的震撼感真是难以言喻。
  
      此时绚烂的烟花终于停止了绽放,众人还沉醉在那美感中时,苏怀声音悠悠传来,轻颂了一首诗:
  
      “古人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其说的就是三月扬州之美,如同这烟花一般。”
  
      众人听着都无不神往,虽然没人知道这古华夏扬州是何样子,但是看这烟花之绚烂,再遥想这三月春光,不由心中穿越千年,都在幻想起,自己回到华夏江南水乡古韵中的情景……
  
      众人都沉浸在美诗华景中,亨德利教授呆立在一旁,哪里还说得出半句反驳的话来。
  
      这火药全世界的人都在运用,却没有人做出烟花这种东西,这确实是华夏独有的创造啊。
  
      苏怀完美地回应了所有人的质疑。
  
      倒是叶列夫整理好仪容,站起来以科研的精神,恭敬问道:
  
      “苏先生今天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可我依然还有疑问。”
  
      邱姝贞,周星星听着心里都是大骂这俄国人是无理取闹,苏怀却是很客气地抬头道:
  
      “叶所长请讲。”
  
      叶列夫问道:“你说火药是华夏道士炼丹产生,由古籍为证,那这烟花可有古籍为证?我看这烟花工艺之难,绝不是古代民间能产生的。”
  
      就连他这位化学专家,看到这华美烟花,心里都不断绞尽脑汁,构想这烟花的结构,都觉得很奇妙,华夏古代没有化学基础,民间怎么能做出这种东西来?
  
      苏怀听着这看似刁难的问话,却很心态一场平和,道:
  
      “叶所长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这烟花以前确实是皇室专用的,后来才流传到民间去。”
  
      这话说出来,亨德利顿时从沮丧中反应过来了,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声道:
  
      “苏先生这话恐怕没有依据吧?”
  
      “哦?亨教授你为什么这么问?”苏怀好奇地望着亨德利,心想你到现在还不服输?
  
      “苏先生,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华夏是世界文明的中心,很早之前就发明了火药,是不是?”亨德利问道。
  
      “是。”
  
      “我还记得,苏先生曾说过,古代华夏天灾,战乱连连,经常饿殍遍野……是也不是?”
  
      苏怀回道:“是”
  
      亨德利此时腰杆也挺直了,用讥讽的态度望向苏怀:
  
      “那就好笑了,这样生产力低下,民不聊生的时代,你们华夏皇室竟然花费巨资发明什么烟花,来让你们这些文人吟诗作赋,卖弄风情……你们华夏文人闲情逸致,真是令人羡慕啊,真是好个世界文明中心啊~~”
  
      全场听着顿时都安静下来,亨德利虽然在火药起源上已经一败涂地,但是却抓住了一个关键点,直指苏怀论点的核心。
  
      古代华夏究竟配不配得上“世界文明中心”这个称号。
  
      苏怀听着这话,打量了亨德利半天,今天首次心里有些动真怒了。
  
      他刚才其实一直都还很平静,因为虽然双方互有争论,但学术交流辩论是很正常的。
  
      在这个时空,大灾难之后各国历史都缺失了不少,别人质疑火药的发明棋院,也是理所当然。
  
      可亨德利刚这话,明显是蓄意在泼华夏民族的脏水了,以烟花之奢华,来暗指华夏先人只顾皇家贵胄的享受,不管民间的民不聊生。
  
      还说他们吟诗作赋,是建立在百姓疾苦之上的无病呻吟。
  
      苏怀正要发飙,就听一旁有人出声道:“苏先生不必动怒~~亨教授可能是误会我们炎黄文化的传统了。”只看世科院作为上,有一名亚裔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