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七百九十二章 礼仪之邦

第七百九十二章 礼仪之邦


  苏怀没想到有人帮他,转头看向世科院座位那边,只见站起来一位亚裔,苏怀心想难道是华夏人?问道:“请问这位教授怎么称唿?”
  
  “我叫汉城人徐阳,在物理研究所任职,也是朝鲜儒家的第三代传人~”
  
  这位徐教授一副谦谦君子的神态,看苏怀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刚才苏怀解释火药的防疫,似乎令这位徐教授心悦诚服,也让他身为炎黄后裔极为自豪。
  
  见苏怀疑惑,徐阳自我介绍道:“我老师乃是大儒金丙,对苏先生推崇备至,在下对苏先生也是倾慕已久。”
  
  苏怀这才想起来,之前在教科文大会上,念个《儒者规》的老儒生,原来是金大儒的学生。
  
  “苏先生,亨教授的问题,就由我来替你解释吧。”徐阳和蔼笑道,都是学界的人,不必要互相这么激烈冲突。
  
  苏怀心想这人要替他解围,不知道学问够不够,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用意,于是问道:“敢问徐教授,学通《周礼》没有?”
  
  “略通。”徐教授听到苏怀问儒家经典,顿时正色回应道。
  
  “那好,我问你,周礼中的嘉礼,分为哪几种。”苏怀问道。
  
  “嘉礼氛围,婚冠之礼,宾射之礼,食蒸之礼,贺庆之礼。”徐教授道。
  
  “嗯,你背得很好,那你来解释吧。”苏怀微微点头露出欣赏的神色,众人都是满脸疑惑,不懂苏怀为什么突然问《周礼》。
  
  亨德利顿时冷笑道:“苏先生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故意岔开话题是什么意思?”
  
  苏怀没有作声,从容坐下,徐教授却笑道:
  
  “亨德利教授精研史,难道不明白苏圣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
  
  “他哪里回答了?”亨德利没想到世科院的人竟然会跳出来,有些措手不及。
  
  徐教授正色道:“华夏古来就是礼仪之邦,最高的礼是由帝皇亲自来主持,比如说祭天地,祭日月星辰,祭祀活动最后,会有天子放烟花爆竹,以此表示礼成。
  
  而《周礼春官大宗伯》一书在论天子与诸侯国交往之礼时,这样写道:
  
  春见曰朝,夏见曰宗,求见岳觐,冬见曰遇,后世天子见外邦使节,朝贡,觐见,相见时候都要燃放烟花爆竹,这是炎黄民族乐宾的形式,传递友谊,巩固民族团结……”
  
  说着徐教授笑道:
  
  “以此来看,皇家发明烟花并非是劳命伤财,而是为了避免战事,与邻邦同乐的一种礼仪形式,此乃是华夏之礼。”
  
  说到这里,徐教授也不禁露出崇敬之色,对苏怀鞠躬道:
  
  “炎黄文明,礼仪之邦,发明火药,却不做武器,而造国礼之烟花,团结各邻邦,胸怀真是令人钦佩……”
  
  这话如果由苏怀自己说出来,未免有着王婆卖瓜的嫌疑,可偏偏是由世科院的人,还是由一位苏怀死对头的朝鲜人说的。
  
  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很多新欧的观众听到这里,都不由露出倾慕之色。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华夏人竟然有这样高雅,温和包容的一面。
  
  一个民族拿着火药做出烟花,叫做礼花,连接友谊,胜过制作枪炮的热情,这是怎样一个高雅,又富有人文精神的民族啊。
  
  “我真想去华夏看看,媒体报导怎么都不是这么报导的?”
  
  “有机会我也要去看看。”
  
  “华夏竟然这么了不起?”
  
  听到这些话,周星星,邱姝贞心中都不由生出一股火热的自豪感,为自己生为华夏人而骄傲,同时心里也暗暗下定决定,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华夏人的身份,不再国外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了。
  
  只看徐教授过来,询问道:“苏圣人,其实我今天也是来趁机求学的,有一问想求教。”
  
  苏怀对这朝鲜异类倒是有些好感,问道:“徐教授请说。”
  
  徐教授问道:“我想问这《礼记》《论语》中的华夏之礼,在现代还有用吗?君臣之礼,似乎已经过时了。”
  
  苏怀想了想道:
  
  “一个文明之所以伟大,一定是因为他有着自我进化的属性,孔子在2000多年前说得话,在当时的华夏,肯定是有其先进性的。
  
  可放到现在来看,却不一定适合,《礼记》中的礼学,只是指着月亮的手,而非月亮本身,孔子如果活到现代,肯定会把儒家文明进化到符合现代人的标准。”
  
  徐教授这问话,非常令苏怀警惕,因为这人懂得儒家经典,问出来的都是要害,一个回答不好,恐怕就会让人抓住把柄。
  
  徐教授又问道:“那是否意味着儒家礼仪,在现代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
  
  苏怀答道:“我个人认为,要去芜存菁,华夏之礼放在现在普通人来看,只需要做到这几句:
  
  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亲父子,和长幼。
  
  翻译过来,就是穿衣整洁,表情端庄,说话合宜,父慈子孝,长幼和亲罢了。”
  
  众人听着都是互相看了看,苏怀说得华夏礼仪,不过是这简单几句话,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徐教授若有所悟,鞠躬道:“苏圣指教,我铭记于心,我一定转告老师。”
  
  说着却又望向苏怀,眼神闪过一丝狡色道:
  
  “苏先生,我还想问您,您既然说华夏是这样的礼仪之邦,继承了儒家的礼仪,可实际情况似乎不是这样的吧。”
  
  这话一说,众人都措手不及,原本以为这徐教授是苏怀帮手,没想到他竟然半路调转枪头了。
  
  只听徐教授道:
  
  “华夏既是礼仪之邦,为什么现代的华夏人如此粗鄙不堪,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看过在新欧街头,很多随地吐痰的华夏人,还有大声喧哗的,还有人在各国文物上,写上xx到此一游的。
  
  我还听说在华夏国内,还有老人跌倒,年轻人来扶起他,结果被老人讹诈医疗费的……”
  
  徐教授说得总总,都是很多事实新闻,新欧人人都知道,华夏既然是礼仪之邦,华夏人怎么会出现这种丑态呢?
  
  梅院长,王先生在台下听着都是心中一紧,没料到这徐教授会如此刁难,如果换做他们是苏怀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