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零四章 你们可以换时间

第八百零四章 你们可以换时间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谁说华夏古人不会案件推理,《大宋提刑官》和福尔摩斯,柯南不同,是真实案例改编的~“
  
  苏怀这话说得无比狂妄,令人很不舒服,以至于柯杰等人都直勾勾地望着他。
  
  他不知道坐在他面前,道尔和江户川是什么人吗?
  
  道尔可是世界侦探推理小说的革命性人物,是把推理学发扬光大的宗师。
  
  而江户川则是曰本新锐推理,与其祖父一起并称为开创“曰本侦探题材黄金年代”的推理学先锋。
  
  他们两人,可是世界上公认的侦探推理两大强国,是欧罗巴和曰本的最杰出的代表。
  
  可苏怀竟然说华夏古代就有推理,这让很多人都觉得苏怀在蓄意拔高华夏文明!
  
  没有逻辑学和现代医学的知识,就不可能有侦探推理题材,这是一个基本常识,苏怀这么说,完全挑战人们的常识了!
  
  现场一片沉默,大家心都都因为苏怀这种言论产生了不小的愤怒。
  
  可却没有人有勇气敢开口。
  
  终于,留着传统英吉利八字胡,戴着眼镜老绅士道尔忍不住了,他望着苏怀,用低沉的声音质疑道:
  
  “苏先生,推理运用的逻辑学,而逻辑学是由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工具论为基础,发展而来的,就算你们华夏有过案件,有人破案,可不代表可以叫做‘推理学’吧,我建议你不应该叫古装侦探剧,而改为古装猎奇剧有好一些。”
  
  这位侦探推理宗师一开口,就给人以巨大的压力,他并非是从形式上否定《大宋提刑官》,而是从学术划分上,来说明华夏古人根本不可能搞什么侦探推理。
  
  苏怀却是望着他,奇怪道:
  
  “这学术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无论是叫推理学,还是逻辑学,或者其他什么呢,只是你们西方命名罢了,不代表只有你们在研究,道尔先生只知道亚里斯多德,难道不知道华夏的詹何吗?”
  
  道尔当然不知道詹何是谁,他只是望着苏怀,等待他说下去。
  
  苏怀环视众人解释道:
  
  “詹何,是华夏战国时的哲学家。继承杨朱的‘为我’思想,史书上说他善术数,传说坐于家中,能知门外牛之毛色及以白布裹角。
  
  《吕氏春秋·重言》曾提到他:‘圣人听于无声,视于无形,詹何、田子方、老聃是也。’詹何是个擅长推理的先秦思想家,其‘不出户,知天下’的推理能力比老子还略胜一筹。
  
  不过法家韩非子,曾批评他坐在房子里闻牛鸣而推测其形状,是‘无缘而妄意度’的愚蠢行为。
  
  而其代表‘杨朱学派’的推理,更是我华西先哲认为的‘旁门左道’罢了……”
  
  战国时期,华夏百家争鸣,诞生了各种各样的学派,其中就诞生有推理学原型的‘杨朱学派’,不过这个门派从个人本位出发,提倡“贵己”、“为我”,华夏先人认为其学派,重于形式,却薄于根源,并非大道。
  
  《大唐双龙传》中的魔门,就是以‘杨朱学派’根基诞生出来的门派。
  
  而苏怀拿着韩非子的话,来形容“侦探推理”不过是小道,自然是再说这《大宋提刑官》中的华夏案例,才是扎扎实实的王道了。
  
  道尔听着还想辩驳,柯杰却打断了他:
  
  “既然苏先生说这《大宋提刑官》是侦探剧,那把这个剧的首播时间是新欧时间周六,这恐怕不妥吧……这和《名侦探柯南》,《福尔摩斯探案集》有冲突了。
  
  这样会造成观众审美疲劳,对三部作品都会有负面影响……我建议该剧首播改在华夏时间的下下周的周一。”
  
  国际频道的首播,通常有两种方式,一个针对本国国内信号的本国时段优先,一个针对国际市场的新欧时间信号优先。
  
  虽然收视人口是两者相加总和,但是首播时段不同地区,针对的是不同市场的重视程度。
  
  一般的顶级剧集都是新欧时段优先,《天龙八部》也是如此。
  
  但是《大宋提刑官》这种侦探题材,而且是一天两集连播的类型,和《福尔摩斯探案集》《名侦探柯南》集中在一个时段,竞争就太激烈了,会分散三部剧彼此的收视率。
  
  柯杰说着,连连对道尔使眼色,意思是让他不要和苏圣人证明冲突,保护这位欧罗巴的侦探推理宗师。
  
  一旁的邱姝贞奇怪道:
  
  “有什么冲突的,《名侦探柯南》,《福尔摩斯探案集》名名也在一天啊?如果怕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可以让他们改个时间啊。”
  
  现场顿时不少人听着都是无语,心想人家是周播剧,你是日播剧,你让人家调整时间配合你?
  
  何况福尔摩斯和柯南,都是收视人口排名前十的人气作品,你就是一个新剧集,你竟敢让两大热门剧给你让路,这胆子也是够大的啊。
  
  柯杰对苏怀身边这位咄咄逼人的邱姝贞,也是很不适应,强忍怒意解释道:“《福尔摩斯探案集》是电视剧《名侦探柯南》是动画片,类型不同。”
  
  苏怀听着,却轻轻摇着折扇笑道:
  
  “《大宋提刑官》虽然也是侦探题材,但是和以上两部也不同,以上两部都是侦探小说为蓝本的,而《大宋提刑官》则是华夏古代现实案件为基础,更加写实,比单纯的逻辑和推理更加严格,也没什么冲突吧。”
  
  这话苏怀虽然说得是事实,但是在道尔和江户川听起来,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刚才他苏圣人就说西方逻辑推理是“外道邪说”,明摆着就是捧他们华夏古人的臭脚。
  
  道尔再也忍不住了,沉声喝道:“苏先生,你三番四次的这么说,是在贬低我们小说都是胡编乱造,而你的才是正经侦探题材吗?”
  
  苏怀想想,笑了起来:“可以这么说,宋慈编著的《洗冤录》,是世界上最早的法医典籍,福尔摩斯和柯南这种虚构人物似乎并没有这种成就吧。”
  
  在苏怀看来这不是贬低,而是事实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