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零六章 《洗冤集录》科学吗?

第八百零六章 《洗冤集录》科学吗?

    现在人人都知道,侦探推理题材在目前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大热,除开了《老友记》这种情景喜剧之外,就属侦探推理追平,可以覆盖各个年龄性别的观众的题材,可以说是电视业的香饽饽。 .
  
      全世界的侦探迷数以亿计,导致各个国家都在拍摄自己的侦探剧,也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同一时段,有上十部侦探剧一起播出的盛况。
  
      可到现在,可真正有实力拍摄好侦探剧却是只有欧罗巴,新欧洲,曰本三个国家。
  
      其他的国家几乎是拍一部,就是血本无归一部。
  
      最大的原因是,其实侦探剧受不受到欢迎,不单单只是案件够不够精彩,演员演得够不够好。
  
      更重要的是,在案件推理过程中,观众和编剧的智慧博弈的几国。
  
      编剧要写出的推理故事,既要观众看得懂,又要出观众的想象。
  
      对编剧编剧来说,一开始要比观众聪明其实不难,可难得是越前辈,在无数经典探案剧集播出之后,什么密室杀人,不在场杀人,连环杀人,各种案件狂轰滥炸。
  
      所有的套路都已经被一些侦探大师玩遍了,观众再笨,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礼也记下了很多。
  
      所以,一旦剧集中采用相似的手法,那么观众就一开始就会推理出凶手是谁。
  
      结果就是,观众把这部推理电视剧打上“烂片”“抄袭”的标签,彻底被他们踩在脚底下。
  
      所以大浪淘沙,目前的侦探题材剧集,在世界范围内,还能保持较高口碑,有巨大影响力的作品,只有三部,《犯罪现场调查》,《福尔摩斯探案集》,《名侦探柯南》。
  
      其中新欧的侦探剧《犯罪现场调查》收视率虽然是最高的,但是评价却不是最高的,因为他其中采用了很多高科技的噱头。
  
      与其说是侦探推理出彩,不如说是侦探加高科技卖点为主。
  
      比起来,《福尔摩斯探案集》和《名侦探柯南》这两部作品来,就是真正的侦探推理的巅峰之作了。
  
      两部作品中,几乎每个案件都有其新鲜度,思维巧妙,逻辑精密,依靠严密的科学论证,推理最后破解案件的重重谜团。
  
      而这背后,并非是什么电视人有多么聪明,而是他们拥有两大伟大的侦探小说大师,道尔和江户川乱步。
  
      这两位,号称拥有世界上最严密的逻辑思维大脑的大师,被侦探迷们誉为高山仰止般的大神级人物。
  
      而近年来老江户川年事已高,新的柯南剧本都交给了其孙女,所以女监督江户川也是名声大噪,已经和道尔近乎快平起平坐的。
  
      近十多年,放眼全球,无数侦探推理的新锐投入到这个领域,可都铩羽而归,根本找不到第三个人能和这两位“最强大脑”在推理上扳手腕的。
  
      可这时候,突然苏怀这位华夏的文化大师竟然跳出来了,说自己要拍侦探剧?
  
      好,你苏圣人拍侦探剧也没什么不行的,这个类型也不多你一个,也不少你一个。
  
      可你苏圣人偏偏不走寻常路,竟然搞了个古装侦探剧?
  
      这世界上,在大灾难之前,人们都还是蛮荒时期呢?别说侦探推理了?连法律都不完善!?怎么可能有拍侦探故事?
  
      难道你是有信心,华夏古人的智商,能越我们现在这么多的现代观众不成?
  
      这明摆着就是侮辱我们这些侦探迷的智商了!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华夏国际频道的热线就被愤怒的“侦探迷”打爆了。
  
      “我简直不能想象,一个穿着丝绸古装,拿着折扇的华夏古人,假模假样的推理破案!?难道华夏古人都是穿越过去的?”
  
      这样的质问已经算客气了,很多人更是把矛头直接指向苏怀:
  
      “苏怀这个狂妄的白痴,不仅仅批评我们制度,这还是在羞辱我们的智商啊!?他难道以为我们看不懂华夏古人的破案套路吗?”
  
      “该死的苏怀,我简直要气疯了!我敢打赌!依照他的性格,他肯定是借机讽刺我们欧美人不如他们华夏人聪明!!”
  
      也不知道是否有人蓄意挑拨,还是欧美人吃饱饭没事做的人太多了,原本不过就是一个侦探剧的宣传,竟然因为苏怀之前谩骂欧美体制问题,被附加上“可以羞辱西方人智商”的大帽子!
  
      欧美两地的侦探迷,竟然搞出了个十万人大签名活动,分别递交给教科文组织,宣称:
  
      “请立刻禁止这部带侮辱性质的剧集,在国际频道播出!”
  
      在经过上周苏怀怒斥整个欧美文明之后,那些敢怒不敢言的欧美媒体们,终于借机抬头,顺理成章地把苏怀抬到了整个西方文明公敌的地位。
  
      在教科文组织忙于政务的范主席得到这些抗议,也有些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想到不过是一部电视剧,会闹出这么大的反对声浪。
  
      按照惯例,教科文组织如果收到过十万人的文化请愿提案,就必须开会讨论。
  
      柯克和罗素终于抓住了机会,在会议上大肆批评了一番苏怀的行为。
  
      “这次引这么反对声浪,苏怀一定要对欧美观众进行道歉,否则这民怨平息不了。”罗素拍着桌子嚷着。
  
      最终范主席死扛下来,表示绝不能禁播《大宋提刑官》,但是表示要和苏怀沟通一下,去掉这部剧中“内容由华夏案件改编”的字幕。
  
      会后,范主席直接打电话,把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了苏怀。
  
      “小苏啊,主要是你这次批评了西方文明,对方是借题挥,你还是把‘由华夏古代案件事例改编’的字幕曲调吧,否则对方会抓住你不放。”
  
      “他们抗议就抗议,难道范伯你顶不他们,我就不相信咱们都担常任理事国了,有一票反对全,教科文组织内部投票,能在国际频道禁播我?”苏怀很轻松地笑道:
  
      “而且我没说谎啊,我这剧集真是按照古代案件实例改编的啊,绝对经得起考验啊。”
  
      “里面的案件推论,难道你都一一验证过?”范主席很好奇地问道。
  
      “那倒是没有?”苏怀道,心想这《洗冤录》中,都是法医验尸的内容,他哪里能验证……
  
      “那你就这么相信,华夏古人记载下来的东西?”范主席听着不由很好奇,苏怀的民间资料之神奇,他当然是知道,可这次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
  
      “我也不完全相信,毕竟古人也会犯错,不过剧集中的案例我都是经过筛选的,我有信心。”
  
      宋慈虽然伟大,但是毕竟他受限于当时的条件和思想认识局限,确实有一些不科学的地方。
  
      最最要的原因是,当时没有系统的尸体解剖,对很多人体深处的结构认识不正确,再加上一些特殊情况当作一般规律。
  
      像是其中有一个“滴骨认亲”的环节,就是明文记载,却是不符合科学的,因为父亲生下的孩子,根据型血不同,还是有可能和父母血型不同的。
  
      到目前为也没有严谨的科学论证,来证明滴骨认清的合理性。
  
      原版的《大宋提刑官》中却用了这个案例,也被人诟病过。
  
      不过中国的侦探编剧却都很高明,包括著名的《九品芝麻官》中,通常都是在已经知道凶手的前提下,用这个方法套凶手口供的手法。
  
      在港版的《洗冤录》,更是把“滴骨认亲”变成了宋慈被反套路的一个坑论。
  
      所以苏怀就省略掉了这个有争议的故事,剩下的,那就是《洗冤集录》中华夏古人千年来的探案智慧了。
  
      他倒是不担心《大宋提刑官》的案件质量,他现在的重心是怎么在推理辩论中,做好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