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一十一章 他肯定听过答案

第八百一十一章 他肯定听过答案

    江户川看着这种气氛,心里也是颇为满意,这就是她想达到的目的,她故意出了一个看似不太难的数学推演题目,就是让人有种“我都能解出来”的错觉。
  
      如果道尔连这种“简单”的题都回答不上来,才能证明他这位推理小说宗师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
  
      “道尔先生,公布你的答案吧。”主持人小岛朗声道。
  
      “我老了,哪里算得出来这种题目,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道尔坦然笑了笑,把自己纸盖上,示意自己认输。
  
      在场人都面面向觎,道尔这种推理大师竟然算不出这种“简单”的题目吗?
  
      可江户川心里却是愤恨不以,道尔原本都答不上来,偏偏要说“我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云云,让人听起来好像是在故意让着晚辈一般。
  
      这老家伙,真是太狡猾了!
  
      正这么想着时,小岛而苏怀公布答案,苏怀展开了他的答案纸:
  
      “是C拿去了D的雨伞,C的雨伞是被E拿去了。”
  
      全场观众都望向了江户川,只有这位出题的美女监督知道答案。
  
      江户川眼中露出微微惊讶的神色,却是望着苏怀,轻好奇地问道:
  
      “苏先生,您能解释一下你解题的思路吗?”
  
      她显然不相信苏怀是通过计算得出的答案。
  
      道尔也在旁边道:“我刚才看苏先生,连笔都没动几下,这么快就解答出来了,难道华夏有什么高深的数学公式,能把如此复杂的题目,一下子都理出头绪。如果有苏先生,一定要好好教教我们。”
  
      道尔这话听起来是请教,可实际上充满了质疑,他不相信苏怀是算出来了,总觉得他跟第一题一样,是猜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苏怀却是摇摇头:“道尔先生谬赞了,这哪里有什么高明的公式,我不过是一步步推算出来的。”
  
      苏怀知道对方质疑他是运气好,所以也有意卖弄,对着观众席,详细解释道:
  
      “其实这题就是一步步的推算罢了。”
  
      说着苏怀让镜头过来,边在纸上写着,边让镜头给个特写。
  
      “由江户川监督的出题条件,第一步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A拿去的伞,只可能是C或E的。
  
      B拿去的伞,只可能是A或E的。
  
      C拿去的伞,只可能是A或D的。
  
      D拿去的伞,只可能是A或B的。
  
      E拿去的伞,只可能是B或C的。
  
      然后第二步:
  
      我先假设A拿去的是C的伞,这时E拿去的只能是B的,D拿去的只能是A的,C拿去的只能是D,B拿去的只能是E的。
  
      可这样,B和E就互换了雨伞,这和题意不合。
  
      第三步。
  
      我再假设A拿出的雨伞是E的,由此可以推得B拿去的雨伞是A的,C拿去的雨伞是D的,D拿去的雨伞是B的,E拿回去的是C的。
  
      此结果,满足题目的一切条件,所以最后的正确答案是拿出了D的雨伞,C的雨伞被E拿走了。”
  
      苏怀说完整个推论的过程,现场的观众都是互相望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在问:“你听懂了吗?”
  
      很多人都是一脸懵,这五个字母绕来绕去的,苏怀说得像是很轻松,可听得人头都大了,根本没有人能搞得明白啊?
  
      谁也不知道苏怀这推理,究竟对不对……
  
      直到台下的刑警李昌,直接敬佩地鼓起掌来,大声叫好道:
  
      “苏老师好样的,思路清晰,推理严密,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座位上的侦探迷们,这才能确定苏怀推论正确,一个个都装模作样的装作自己都听懂了似的,鼓掌起来。
  
      只要有一个人鼓掌,其他人都跟风起来,其实现场根本没几个人听懂了……
  
      江户川用那双化着深重眼影的眼睛,望着苏怀,心里却是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
  
      这道题确实不难,难点在于对推理的速度有极高的要求,苏怀如果是用的“碰巧”的假设法,得到正确答案,也并非什么稀奇的。
  
      可苏怀竟然用的是最正统的推理逻辑。
  
      他分成了三步,每一个步都排除了错误的路线,然后得到了唯一的那个答案。
  
      就算是江户川自己这种顶尖数学速算顶尖高手,受过严格训练的人,面对这个题目想要推演出来,也必须在起码30秒左右。
  
      要知道,这题目这么复杂,普通人光是审题完,搞清楚问题的逻辑恐怕都不只需要20秒了。
  
      再加上这种直播中,观众给予的压力和期待,江户川自己也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回答出来了。
  
      而苏怀轻而易举地做到了,难道他这位文坛名人,真的受过专业的数学逻辑学训练?
  
      不可能啊?他哪里有这个时间?
  
      此时就看道尔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发觉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
  
      “江户川监督,看来你出的这题目,是小看苏先生了,苏先生见识过人,这道题目肯定是听过了。”
  
      他道尔都没回答上来,苏怀却回答上来了,那么结果自然是因为苏怀听过了。
  
      否则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推算得这么清楚?
  
      邱姝贞在台下听着,立刻站起来,愤然道:“明明是回答上来了,怎么说是苏老师听过的?题目不是你自己出的吗?”
  
      此时旁边的江户川却也是点头道:“我也觉得苏先生应该是听过的,否则应该不可能回答得这么准确,30秒的时间,他这三步推演时间应该是不够的。”
  
      道尔,江户川两人,一个老谋深算,一个逻辑缜密,思维敏捷,两人一唱一和,倒是让所有人都不得不相信苏怀是真听过这个题目了。
  
      面对这两人指证,苏怀却只是洒脱地笑了笑道:
  
      “既然两位想在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这事谁也证明不了。”
  
      对方虽然是在刻意污蔑他,可苏怀自己知道,这事他们还说得对,他上学时,确实看过很多类似的解谜推理题,几乎所有测智商的题目他都做过,脑子里的异能都记了下来,所以江户川一说出来题目的时候,他脑海里已经跳出答案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傻着去承认,毕竟这不仅仅是关乎他苏怀的名誉,还关乎宋慈和《洗冤集录》的名声。
  
      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此时,就突然就听到观众席中有人站出来,朗声道:
  
      “谁说没有人能证明,我们数研究所就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