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二十二章 现代法医没有的细节

第八百二十二章 现代法医没有的细节

    帕特的问怎么判断案情,这让在座的联邦法院的法院,检察官们都互相看了看,在座的都是精英同行,谁都不好意思开口出这个风头啊,毕竟这个案件太简单了。??火然文  w?w?w?.?
  
      “这容易,检查一下铜钱上有没有屠夫的指纹就好了。”沉默了几秒之后,一个年轻法官理所当然地道。
  
      帕特在旁边无语道:“华夏古代恐怕没有检查指纹的仪器吧。”
  
      那法官一开始就心不在焉,并不把这个什么侦探剧放在眼里,倒是忘记了这是古装侦探片,被帕特鄙夷,也是冷笑回问道:
  
      “那帕特检察官你怎么看?”
  
      “很简单。”帕特满脸沉着道:“第一是要寻找目击证人,如果不行就去回去查一查这人的来,看看他家里的情况的收入,和这笔钱的来源。”
  
      虽然帕特为人比较浮夸,但是办案的水平却是不低,否则不可能一度成为联邦法院的红人了。
  
      可帕特一说完,章华却在旁边提醒道:“帕特检察官这个推理很严谨,滴水不漏,不过你忘记了一下前提,那就是你要做这些工作,必须是你拥有执法权,现场的宋慈还没有上任,他显然没有执法权。”
  
      “那你说怎么办?”帕特回头望着章华,很是不爽的样子,现在他看到华夏人心里都有团火。
  
      “我不知道,咱们看下去吧。”章华淡然道。
  
      接下来,众法官检察官看到镜头里的宋慈笑道:“把铜钱扔到水里,犯人的名字就会自然浮出来。”
  
      有几个法官,都不由轻蔑地“嗤”了一声,不自觉摇摇头,都觉得很失望,这哪里是写实侦探片嘛,搞这些巫术的东西。
  
      帕特也是喂喂皱眉,用耻笑的神态望向章华,你不是故弄玄虚的,结果没想到苏怀是个草包吧?
  
      可只看章华却是微微点头,轻声道:“原来如此,看来是这小贩偷的。”
  
      帕特听着一愣,然后讥讽道:“原来华夏人都会巫术,章华你还未卜先知了?”
  
      正说完,就看到幕布上,宋慈把铜钱投入水中,水中飘起油花,原来是水中有浮油,正面了这铜钱是沾过屠夫切肉的手,所以才有猪油。
  
      电视机前的各个觉得很失望的欧美,曰本侦探迷们,都跟现场的法院一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宋慈原来耍了他们!他不是搞巫术,而是通过细节见证关键物证的归属人啊~~
  
      其实甄别关键证物归属人是一个常用侦探手法,这个桥段巧妙之处在于,宋慈没有调用任何的复杂的人力物力资源,只是利用最简单的清水,就证明这个难题。
  
      可以说,是非常的机智。
  
      这让很多侦探迷,都收起了轻视之心了。
  
      显然,这不是个巫术片,而是真正的侦探推理题材。
  
      帕特虽然没苏怀戏耍,却依然只是不忿地笑了笑:“华夏人,果然就只会耍小聪明。”
  
      电视上剧情发展,宋慈回家成亲,却意外接到父亲暴毙的消息。
  
      喜堂变灵堂,宋慈悲痛中,给他父亲验尸。
  
      联邦法院内,法官,检察官们,都被苏怀耍了一回,这次都是提起精神,此刻都看到宋慈抬起父亲手,注意到了尸体上的黑指甲,顿时有不少人嚷起来:
  
      “这是毒杀嘛~”
  
      帕特也振作精神,想看宋慈有什么说法。
  
      虽然所有人能看出是毒杀,但是法医的验尸报告,却不能直接断定是毒杀,而是需要全面的细节。
  
      推理细节多寡,才是能证明一个法医高明与否的关键。
  
      只看幕布上,宋慈对着家奴悲愤道:
  
      “说,家父病体生疱,肤色青黑,两眼突出,嘴唇破裂,两耳肿大,肚腹膨胀,还有黑色淤血,如此之症还敢说不是谋杀!?”
  
      听到这里,一众法官都是微微点头,这宋慈分析细节,还真是很专业嘛。
  
      倒是帕特在旁边沉声道:“这些东西不就是现代法医的论断吗?”
  
      可刚说完,就看到屏幕下打出一行字幕。
  
      “凡服毒死者,尸口眼多开,面紫暗,或青色,唇紫黑,手,足指甲具青暗,口,眼,耳,鼻间有血出。
  
      砒霜,野葛毒,得一伏时,遍身发小疱作青黑色,眼睛凸出,舌上生小刺疱,口唇破裂,两耳胀大,腹肚膨胀,粪门胀绽,十指甲青黑.
  
      ----《洗冤集录》卷四,二十八,服毒。”
  
      这个《洗冤集录》的解释字幕,可比剧中的苏怀分析要详细得多了,特别是多出了两个极为隐晦的细节,舌上生小刺疱,粪门胀绽,这是现代法医中没有定论的。
  
      而这个字幕苏怀特地打出来,明显就是来挑衅相关专业人士的。
  
      辛格**官好像看到了苏怀那张得意洋洋的笑脸,不由低声怒道:
  
      “查!看看砒霜中毒的案件中,有没有这些共同点!”
  
      现代谋杀案中,服毒杀人的方式千奇百怪,很多都是化学毒药,法医学是直接用仪器化验出成分就好,并不需要总结出怎么种的症状细节,来作为证据,所以一般没有这样的细节。
  
      章华沉声道:“我来查东岸各州相关案件,其他各位同仁,请负责你们各自本州的。”
  
      帕特和众多法官,检察官,都是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连接联邦法院内部网站,查阅相关案件的卷宗。
  
      不一会就听到了有人嚷道:“57年纽约的一起谋杀中,死者死于砒霜中毒,尸体确实有**胀绽的情况,”
  
      另外有一人也喊道:“63达拉斯的一起砒霜中毒案中,死者尸体舌上确有生小刺疱。”
  
      “我这边也一样,有位童子军在做户外训练误服一种葫蔓藤毒草,死后也有**胀绽,舌上生疱的情况。”
  
      “我这个州的卷宗中倒是没有相关案件。”
  
      “我这边也类似……同样有这两种症状。”
  
      帕特检察官此刻也是咬牙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突然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没有作声,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他得到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这两个细节,在很多中毒案中是共通的!
  
      也就是说,这是现代法医没有记录的细节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