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光明与黑暗

第八百二十七章 光明与黑暗

    这首片尾曲《满江红》和岳飞的《满江红》同名,意境却是截然不同,岳飞那首气壮山河、光照日月。
  
      可这首《满江红》却是表现一往无前的决心和毅力,仿佛面对腐浊恶世,一身孤胆悲愤抗争的誓言。
  
      这首片尾的《满江红》比新欧的《**宣言》有着鲜明的对比,一个是引领人类光明前途,而一则是对黑暗社会的抗争。
  
      这不就是华夏和新欧的现实写照吗?
  
      章华不由听着久久沉思,心中对苏怀的评价却从一个狂妄天才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充满智慧的坚毅男人。
  
      “原来,你也懂这华夏的腐朽糜烂……”章华冷冷地低语,望着屏幕上一身白衣的宋慈,却好像是看到了苏怀那俊秀翩翩的身影。
  
      “你想当岳飞,宋慈,却不知岳飞的下场吗?”章华用毫无感情地表情,望着幕布自言自语着,似乎对苏怀有些同情。
  
      此时一名法官兴致勃勃道:“好了,各位都回去写专业评论文章,来反驳这个漏洞吧。”
  
      今天他们聚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反驳《大宋提刑官》所谓了法医专业吗?
  
      不管这剧有多么高明,可只要有一个漏洞,他们就可以拿着大作文章,更别提竟然是在收尾,有这么巨大的败笔了。
  
      “章华,你也写吧?”帕特问道。
  
      “我马上要上联合国人权大会,是新欧代表,苏怀是华夏代表,我不宜出面。”章华低头道。
  
      帕特笑道:“没想到你现在还想帮你们华夏人啊。”说着得意洋洋地和众人商量,该怎么批评《大宋提刑官》了。
  
      章华了解帕特,知道他肯定又会耍什么小聪明,低声提醒道:“帕特检察官,我建议你不要写文章批评,也不要做什么额外的事,等两天在看看情况,毕竟这个胡麻画尸,没有人能拿准把握,何况就算最后有这个漏洞,《大宋提刑官》和《洗冤集录》还是瑕不掩瑜……都是非常有科学价值的。”
  
      “嗯。”帕特点了点头,却是一脸敷衍笑道:“那我去先打个电话。”
  
      而看着帕特那一副小人嘴脸的背影,章华就知道他肯定会由此大做文章,不由暗自摇了摇头。
  
      此刻在另外一边,华夏国际频道。
  
      纪巧巧,仁娜,孙总监,老楚,老刘,都兴奋地鼓掌着,祝贺《大宋提刑官》的顺利首播。
  
      “这剧真是太好看了~!”
  
      “精彩啊,真是太精彩了,每个推理细节都令人叹为观止。”
  
      “我真是没想到华夏古代法医水平竟然如此之高。”
  
      “那个泼醋酒现血迹的手法,真是绝了。”
  
      “阿星也演得真不错啊,台词比以前进步多了。”
  
      众人称赞连连,刚才看剧时已经完全投入进去,并没有在意最后的胡麻画尸的漏洞。
  
      倒是王先生好奇边祝贺苏怀,边好奇问道;
  
      “苏先生,之前所有法医推理,你都把《洗冤集录》桥段注明出来,为什么最后那个胡麻画尸,你没有注明。”
  
      苏怀笑道:“因为这一段并非《洗冤集录》中的,而是华夏民间案件中流传下来的。”
  
      在《洗冤集录》虽然集大成作品,还有不少民间案例,都被证明有法医知识,没有收录进去,这个案件其实是王宏甲先生的《宋慈大传》中记录的。
  
      “原来如此。”王先生微微点头,没有多言,只是道:
  
      “苏先生,你要做好准备啊,我相信这部剧播出之后,一定会引发很大的争议的,就像是你到最后,都没有解释死者口中的烟灰为什么是粘稠状态的,凶手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凡事都被揭开谜底,那就没意思了。”苏怀哈哈大笑。
  
      《大宋提刑官》中不是所有推理最后都解释了,苏怀故意留下了几个悬念不解开,就是为了造成讨论的氛围。
  
      这可以给予侦探迷有机会思考,去证明他们智商能胜其他人,他们才会有参与感。
  
      王先生点了点头,欲言又止,走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回来提醒苏怀:
  
      “苏先生,虽然我现在说晚了,但是你这部剧真的和我想象的不同,不单单是说了华夏文化优秀的地方,还提了很多古代华夏官场上的**……这样……您不怕损害您一直塑造华夏过去美好的形象吗?”
  
      苏怀听着却是沉默了一会,肃然道:
  
      “光明之所以耀眼,那就是因为在黑暗笼罩中,华夏过去也好,未来也罢,永远都不可能消除这些黑暗面,与其粉饰,美化,不如直面这些残酷的事实,只有看到这人性丑恶,事态凶险,还能一往无前走上正道,方才是我华夏男儿本色!”
  
      苏怀说着,沉声道:
  
      “王先生可知以文化高度而论,我华夏什么时候最高明?”
  
      “汉,唐,宋,明各有特色,不过宋时应该是最高峰。”王先生想了一想道。
  
      苏怀点头:
  
      “王先生说的对,宋是我华夏最富庶的朝代,字画,诗词,瓷器,茶叶,各个文化领域无不都是世界领先,可谓是我华夏文化的黄金时代,却就是这个时代,却是华夏经历了最大的浩劫,被异族几近灭国,跌落到最低谷的时期,王先生可知是因为什么?”
  
      “官僚贪腐,上层骄奢糜烂。”王先生已经通读二十三史,也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
  
      “文化的最高峰,紧接着却是迎来了民族最低谷,何其讽刺?”苏怀叹息道:
  
      “我不怀疑华夏能奋起直追成为世界强国,但是我却不想宋时的悲剧在现代重演,国进不能民退,民富不能民困,唯有看清这世道黑暗,我们才有希望去改正,所以,王先生,你还觉得我这《大宋提刑官》会毁坏我华夏的美好形象吗?”
  
      “好,好,好……”王先生面对苏怀这声文化,一愣之后,一连说了三声好,对苏怀鞠了一躬道:“苏先生,我受教了。”
  
      苏怀知道王先生这躬,鞠得不是他,而是他背后的华夏千年传承的浩然正气,也是点了点头回礼道。
  
      “王先生,我只是区区一个文人,能力有限,国家民族兴亡,说到底都是靠着你们这些真正做大事的人执掌乾坤,我能做得不过是,把我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展现出来,如有不妥的地方,也希望你多包涵。”
  
      王先生却是抬头,用敬佩的目光望着苏怀:
  
      “苏先生是哪里话,官场上的人,不过是影响国家民族一时的时局兴衰,但苏先生却是筑国之魂魄,国魂塑成,以后有千难万险,都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去扛起华夏这面大旗,华夏几千年出了这么多皇帝,最多也不过是百年基业,可国魂不灭,华夏再过千年,万年,也还会是那个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