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如果我是观众

第八百二十八章 如果我是观众

    此时王先生说完,望着电视机上宋慈一身白衣,略显孤独的背影。
  
      心中也浮现出无限感概,这华夏官场,其实人人都是怀着一番抱负踏入政途。
  
      可面对黑暗残酷的现实,很多人都开始想着“既然官场黑暗,那我就一时妥协,位高权重,再救国救民”。
  
      可真的大权在握,声色犬马早已经磨平了心中理想,这《大宋提刑官》在国外的人看来是华夏法医文化的展示。
  
      可在华夏官员看来,却是仿佛警钟嗡鸣。
  
      华夏现在虽然发展快速,但是真的等到宋朝时那样病入膏肓,终究还是逃不了沉沦的命运。
  
      苏怀能在这时,就能借古喻今,警世正清,眼光与境界之高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大部分政治家了。
  
      王先生起初以为苏怀只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可直到今天,才真心觉得“苏圣人”之名,真是名副其实。
  
      片尾曲结束之后,众人都欢欣鼓舞中,苏怀则是一人悄悄走到一旁,在夜风阵阵中,抬头看着漫天繁星,似乎若有所思。
  
      纪巧巧轻巧地走过来,望着了望他,递给了苏怀一杯啤酒。
  
      “小苏哥哥,今天这么值得庆祝的日子,你怎么还不高兴,你还没看阿星他们都高兴坏了,说是这辈子他都在没这么开心过。”
  
      “这个时候,大人物都是要装装深沉的啊。”苏怀转头笑道:
  
      “我的家国情怀不知道怎么就上来了,有些感概~~”
  
      “小苏哥哥,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说来听听。”纪巧巧闪着灵动的眸子望着苏怀。
  
      苏怀心中似乎也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望着远方轻轻道:
  
      “我突然在想,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叹~我们华夏几千年来的文明,多少治世,多少乱世,有数不清的冤案冤魂,大多都是人为,官场包庇,华夏历来羸弱都是从上而下的腐败,两宋的悲剧,只是漫漫千年的一例子……”
  
      说着,苏怀转头问纪巧巧道:
  
      “巧巧,你记得你拍《大宋提刑官》最后一案,最后一集,宋慈在父亲目前的心声表白吗?”
  
      纪巧巧盈盈点头,学着宋慈的语气道:“时至今日,孩儿才明白,单靠我等审案缉凶,洗冤除暴是无济于事的……”
  
      最后一集中,宋慈收集所有证据,要举办满朝贪官污吏,可宋皇却当着他的面,白所有罪证焚之一炬,令宋慈心灰意冷。
  
      纪巧巧却不知道苏怀突然感怀,是想到了过去的世界,华夏文化没有失传,也没有大灾难。
  
      可华夏人也并没有像是华夏文明那样令人倾慕了,反而民风衰退变得有些令人惭愧,医闹,碰瓷的事情成出不穷,竟然到了老人倒地,人都不敢扶的地步。
  
      所以苏怀想到,他做了这么多事,是否也像是宋慈一样,只是螳臂挡车,对这浩荡滚滚历史进程,民族兴亡大业面前,只是徒劳无功呢?
  
      “刚刚王先生夸我,可我就在想,我或许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些呢。”苏怀突然自嘲地笑了笑。
  
      纪巧巧却是甜甜地望着苏怀,用清脆动人的声音道:
  
      “小苏哥哥,你怎么不问问我对最后这一集,最后一幕是什么感觉呢?”
  
      “什么感觉?”苏怀好奇道。
  
      “很美~~”纪巧巧美眸里闪着充满生命力的光芒,描述道:
  
      “那一幕暮色之中,江南的隐隐山色,潺潺流水,弯曲的小桥,伫立的行人,林木间奔驰的骏马,水面上远去的归客,令画面充盈着如水墨画一般的苍凉、伤悲而又格外高雅的色彩;那股贯穿天地的气韵,恰如宋慈在父墓前跪拜之后,在肃穆的群山之中、在纷飞的白练之间昂首阔步,走向报国为民的坎坷人生时的胸襟……”
  
      说着纪巧巧露出倾慕神色,神采飞扬地道:“我真是觉得那个时候的宋慈,是那么挺拔,步伐是那么坚定,我想起是小苏哥哥你给我念过丹心千古的文天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又我想起大江东去的苏东坡:“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忘者矣。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岳,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
  
      还有傲岸不屈的顾炎武:‘天地存肝胆,江山阅鬓华’~~”
  
      说着纪巧巧扬起小脑袋,骄傲道:“如果我是观众,我看到这样的宋慈,想起这样的诗句,我会告诉自己,这才是我们的华夏。
  
      而那些贪官,污吏,小人,奸雄,不过是这华夏文明中出现的拦路石罢了,我绝对不愿意成为像是他们那样的人,我宁愿当宋慈这样帅毙了男人~!”
  
      苏怀听着微微一愣,然后就是哈哈大笑起来:
  
      “说得好~~!是我想太多了~~!!”
  
      这个时空华夏人可没有他这些心理包袱,他们看宋慈,哪里会感到悲凉,反而看到是刚正不阿的正气,那位宋皇早已经泯灭历史中,不知所终,而宋慈却会在他这样的华夏人心目中,光芒万丈,化为“华夏”的一部分,永恒的存在着!
  
      “我短暂深沉结束了……家国情怀也熄灭了。”苏怀这时候搓着手,兴奋道;
  
      “我现在只想关心关心,明天会有哪些白痴骂我们~~还有我们收视率能有多少~~”
  
      “还有人敢骂我们?”纪巧巧笑眯眯道。
  
      “当然啊。”苏怀拿着折扇在手中轻轻拍着,轻笑道:
  
      “这世上从来不缺乏自作聪明的人,更何况我们仇人这么多,他们可不会放过我们的。”
  
      他在最后的胡麻画尸,没有做出解释,就是想勾出这些人来,让他们当宣传炮灰啊,只是不知道有谁会上当呢?
  
      第二天一早上,各个网上的舆论,侦探迷们从一边倒对苏怀这个新欧公敌的愤慨态度,慢慢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接受《大宋提刑官》这个古装侦探剧了。
  
      孙总监一早上就来到了国际电视中心,让自己的助手整理了所有媒体上关于《大宋提刑官》的回馈信息。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