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是你自己作死!

第八百三十四章 是你自己作死!

    整个焚羊的过程当然没有被播出来,视频里打上了马赛克。
  
      只是死羊被焚烧,和火羊被焚烧两个小时之后,农场主把稻草铺在被焚烧的位置,点燃之后,死羊尸体的形状就很快现形了,而活羊的位置,却没有形成灰烬黏着成形的现象。
  
      帕特看到这里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这肯定是苏怀的人安排的吧?
  
      可就听到那位大胡子农场主,解释道:“各位都看到了,其实造成两种不同后果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活羊遭遇火灾被焚烧时,虽然也会渗出油脂,但随着死前在火中挣扎,不会照成太集中的油脂,
  
      而死羊被火焚烧,尸体没有任何反应,被焚烧后也不会动弹,所以渗出的油脂集中,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具象的现象……”
  
      帕特看到这里,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整张脸都在微微发抖着,如果不是因为还在苏怀面前,他可能就会直接情绪崩溃了。
  
      “怎么样,视频精彩不精彩?帕特检察官不如给我也欣赏欣赏吧?”苏怀满脸平静地望着帕特脸上精彩无比的表情。
  
      “不会的……不会的!”帕特低着头用颤抖的声音低吼道:
  
      “人不是羊,人在火灾中通常不是被火烧死的,而是被烟熏死的,所以不会像是羊这样挣扎这么剧烈!这说明不了什么?”
  
      苏怀却是满脸怜悯地看着他道:
  
      “帕特检察官,你好像忘记了剧中《洗冤集录》提到的火死的那一段,凡是死于火灾者,两手脚必定蜷缩,哪怕是人失去了意识被烟先窒息晕迷,身体还是会做出自然的反应,死前还是会挣扎……”
  
      帕特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缓缓抬头望着苏怀,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不安。
  
      好像在问:“这是你一开始就安排好的吗!?”
  
      苏怀好像能听懂他心中的问题,淡淡地道;
  
      “这个细节我没有说明,原本是想让侦探迷们能有一些讨论,引发一些所谓的媒体专家来吐槽,然后我在出来说明,以造成一定的宣传效果,可我没想到竟然有人这么愚蠢,拿这种小事做这么大文章……这只能说咎由自取。”
  
      苏怀确实没料到,这个帕特还死咬他不放,现在跳出来,这就是自己作死。
  
      帕特检察官听着这话,好像失了魂似的,整个脑袋都呈现一片空白。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跌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而且这个陷阱还不是针对他的,是他自己凑过来踩雷的。
  
      苏怀看了看帕特手腕上闪着光的劳力士手表,淡淡地道:
  
      “我预计网络舆论发酵还需要2,3个小时,如果我现在离开警局,那么后果还不那么严重。”
  
      说着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帕特:“当然,前提是我不对媒体说我在这里看到了你,而且告诉他们你在我对面,用了二十分钟奚落,讥讽,就是为了让我屈服。”
  
      “你……你想要怎么样?”帕特抬头眼眸都在微微颤抖着。
  
      “不想怎么样,我不会添油加醋,也不会蓄意夸张,只是把你对我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其他人。”苏怀叹了口气:
  
      “总之,你彻底完了。”
  
      “你走吧,你赶紧走吧!!”帕特整个人像是虚脱一样,用尽最后的力气吼道。
  
      苏怀却没有起身,仿佛惬意欣赏帕特这个崩溃的模样。
  
      可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华裔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人极为内敛,好像他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一般,可苏怀却明显感觉到房间的气氛骤然变了。
  
      不……应该不是房间的气氛变了,而是苏怀感到,他的情绪有了巨大的变化,因为眼前这人,他很熟悉……或者说他的前身很熟悉。
  
      “请帕特检察官出去吧。”这个男人进来之后,让工作人员把已经虚脱的章华架了出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坐在了苏怀的对面。
  
      “章华?”苏怀打量眼前这人男人,说出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小苏,难道章叔叔我老了这么多?你都认不出我了?”章华脸上涌现起笑容,语气很是亲切,说着打量了一下苏怀:
  
      “真是没想到啊,你我会在这种场合重遇,章叔叔我更想不到,你竟然会有今天这番成就。”
  
      “章先生,我老爹说过,他不认识汉奸,所以你别自称我的长辈。”苏怀突然感到胸口有一种强烈的恶心感,虽然他才“第一次”见这个人,可他却极为厌恶对方,他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强烈恶心感。
  
      之前他遇到过不少崇洋媚外的华夏人,像是陈扬,秦莲都是如此。
  
      可苏怀知道,这些人不过是为了自己想往上爬,单纯了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在内心里他们还会为自己做的感到羞愧,感到耻辱,不敢公开表示自己的立场。
  
      可这个章华不同,章华整个人给人的神态,完全已经不是一个华夏人了,苏怀看到仿佛看到的是一个新欧人,从里到外都是。
  
      可他分明就是长得一副华夏人的样子,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
  
      只是那种眼神中隐藏不住的优越感,仿佛在宣誓自己的骄傲,仿佛他代表这个世界一切真理,他是光明的,正义的,引领着人类理想前进的领袖精英。
  
      这绝不是属于华夏的气质,华夏最高领导的大人物,哪怕是最位高权重的人,都不会给人这种优越感觉。
  
      苏怀知道,自己在这里,是因为联邦法院在背后操控一切,否则光凭帕特这败类,根本没有这么大能耐,背后另有高人。
  
      “小苏你怎么了?刚才帕特检察官惹你了?别介意,他只是个局外人罢了。”虽然被苏怀当面叫汉奸,但是章华却依然很亲切:
  
      “你不喜欢我叫你小苏,可我毕竟看着你长大的,这里有一份供认书,以前我签过一份,现在轮到你了,你先看看吧。”说着推给苏怀一份文件。
  
      “签完你就可以走了。”章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