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六十章 《洗冤集录》再挑刺

第八百六十章 《洗冤集录》再挑刺

    两人正说着,就看到已经结束直播的直播间里,竟然开始放《大宋提刑官》的片头,而道尔,江户川等人都坐在前面,显然他们马上要录制一个节目,而这个节目是关于《大宋提刑官》的。  w?w?w?.?
  
      “这是怎么回事?”苏怀惊讶问纪巧巧道。
  
      “小苏哥哥你最近忙,不知道,这是新欧国际频道做的新节目。”纪巧巧很是不屑道:
  
      “叫做‘法医揭秘’,说是介绍法医知识,其实是专门针对《大宋提刑官》的复播出,准备在口碑上打击我们,上次道尔,江户川没占到便宜,这次他们还请来了世界科学院的人体学俄国教授卢科夫,打算好好给咱们挑刺呢……”
  
      苏怀听着心里暗想,妈蛋,原来对方这次是组团来推他这个boss了……刚刚赶跑哈佛两个经济系的,现在世科院的人体学专家又跳出来了。
  
      正说着,就看到了珍妮已经邀请了那位叫做卢科夫的花白头发的教授上场,观众们正在鼓掌。
  
      苏怀原本要走的人,倒是来了兴趣,一屁股坐了下去,看看这些人究竟想怎么评价《大宋提刑官》复播。
  
      道尔和江户川虽然都是厉害人物,但是在专业知识上和编写《洗冤集录》的宋慈不是一个档次,这次才专门找来个人体学教授卢科夫,三人合力,力图给《大宋提刑官》泼泼冷水。
  
      苏怀听着台上珍妮介绍卢科夫,这位俄国教授大有来头,不仅仅精通法医,人体医学,还有两个物理,化学学位,是个真正的全才,在世科院中,属于俄国方面的顶尖精英。
  
      此时《大宋提刑官》已经开始,剧情中宋慈正式升任提刑官,女主持人珍妮给观众解释道:
  
      “其实华夏宋朝的提刑官,就相当于是联邦**官和检察官的合体,是非常有权力的……”
  
      镜头里,身为提典刑狱下基层,来到了一个叫太平县的地方,在路上遇到一群人,形色匆匆抬着一个病妇,在河边匆匆而过,好像是要去送病人去救治。
  
      宋慈一口就断定,这伙人是。
  
      来到县衙,县令直接厚颜无耻地给自己吹牛逼:“百姓都说卑职爱民如子,清明如镜,断案如神……等等等等……”
  
      宋慈却一口咬定有盗窃案,县令刚想争辩,王捕头却就已经把人犯带上来了。
  
      盗贼们都很不服气,想知道是谁告密,让他们被抓,宋慈却说是他看出来的。
  
      这时候珍妮问道尔和江户川,两人都是微微皱眉,显然都还没进入状态,只是说:
  
      “刚才镜头太快没看清楚。”
  
      “特写没有给好,所以线索没有注意到,这导演不行。”
  
      反正是录播,这些话不会被播出来,只是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看到下面的苏怀,心里顿时都有些恼羞成怒,心想这苏怀是故意来看他们笑话的吗?
  
      苏怀其实没有半分嘲笑的意思,毕竟推理是需要时间思考的,这么几眼,道尔,江户川再能耐,也恐怕来不及推理出来,何况这小事件当中的细节,他们也不可能看出来,毕竟他们不是华夏人嘛。
  
      这也让电视上宋慈秀了一**理:
  
      “其一,你们让这妓女假扮病妇,夹带赃物出城,此计虽妙,但是有疏漏。
  
      就是这一头青楼女子的头饰,泄漏了信息。
  
      四个草莽大汉抬着一个妓女,一大清早,出城上山,这岂不怪哉。”
  
      这话一说,江户川和道尔都是一脸无奈,这华夏头饰区别,他们哪里看得出来。
  
      倒是现场一些华夏观众,都是面露得意之色,因为这点他们都看出来的。
  
      这倒不是他们比道尔,江户川高明,而是苏怀在《新白娘子传奇》中介绍过宋朝时女子头饰的奥妙。
  
      没办法,华夏就算是头饰发型都有自己文化,江户川和道尔虽然都是推理大师,可论这方面的知识,他们连华夏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其二,一个女子能有多重,他们四个人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如此沉重,还不是被褥中有夹带。
  
      其三,尔等一路上紧捂被褥,难道你们是怕这妇女伤风着凉?你们四个草莽大汉不会这么细心吧?”
  
      宋慈说出这些来,显示了不凡的推理能力,但是卢科夫教授却是没有丝毫动摇之色,再他看来,宋慈的推理能力确实不错,但是这种东西在其他侦探剧中也可以见到,没什么稀奇的。
  
      卢科夫想看的是关于法医的细节,很快案件的细节浮现了,镜头里的宋慈看到作为物证的血衣,一口就断定凶手曹墨有冤情。
  
      江户川和道尔这时候倒是抢着发言,企图挽回面子,江户川先道:
  
      “这件血衣肯定有问题,雨天杀人上面的血迹应该模糊不清,但这件衣服上的血迹,却非常清晰……”
  
      道尔则补充道:“而且这衣服内外的血渍浓度和形状几乎是一样的,这分明是有人故意滴血在上头的。”
  
      江户川还补充道:“而且案发时,是夏天,而这件衣服这么厚,应该是秋冬穿的……”
  
      一旦到了这种逻辑推理环节,两大推理大师,就都开始显出自己的水平来。
  
      观众们听着都是频频点头,这个证据倒是设计的很巧妙啊。
  
      只不过,现场只有一个人没有注意这些推理细节,那就是卢科夫教授。
  
      他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看苏怀在剧情中,注释的《洗冤集录》的字幕。
  
      “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
  
      凡检验文字,不得作“皮破血出”,大凡皮破即血出。
  
      凡验尸,不过刀刃杀伤与他物斗打、拳手欧击、或自缢、或勒杀、或投水、或被人弱杀、或病患,数者致命而已,然有勒杀类乎自缢;溺死类乎投水;斗殴有在限内致命而实因病患身死;人力女使因被捶挞,在主家自害自缢之类。理有万端,并为疑难。”
  
      字幕的最后,用加黑的文字结尾:
  
      “临时审察,切勿轻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