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六十一章 潸然泪下《游子吟》

第八百六十一章 潸然泪下《游子吟》

    卢科夫看到这里,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惊讶,不自觉打量了一下座位上的苏怀,心里暗暗到,这些话虽然简单,却是字字重若千斤,不是办案无数的一线法医人员,绝写不出这样发人深省的醒句。
  
      比起那些靠着小聪明的推理,这《洗冤集录》中的提言,更加让卢科夫感兴趣。
  
      卢科夫很想知道,剧情在之后还会出现《洗冤集录》中什么样的句子。
  
      随着剧情展开,血衣的谜底终于公开,果然和道尔和江户川分析的一样。
  
      只不过伪造血衣的人却是令人大出意料,竟然是曹墨的母亲。
  
      众人诧异中,镜头开始回忆这段故事。
  
      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曹墨,被衙役们用一块木板抬着行走在街头路人见之惨不忍睹。走过那条熟悉的小巷时门板上的曹墨那双毫无生气的地眼睛居然亮了起来。
  
      门板抬到曹母的床前。曹母看儿子这副惨状滚下床来:“我的儿呀~~你怎么会成这样呀?让他们打成这样娘怎么不心痛死呀……“
  
      曹墨哭诉着:“娘啊儿到这步田地生不如死呀。“
  
      曹母向衙役跪下哀求道:“各位差官老爷你们跟县官说说求他不要打我的儿子了。就让老身去代儿子受吧。我求求你们了。“
  
      为首衙役者:“老人家要你儿子免受活罪不难只要找到那件血衣案子就可结了就不会再受这活罪啦。“
  
      曹母不解地问:“什么……血衣?“
  
      曹墨说:“娘反正交出血衣孩儿是死罪交不出血衣孩儿是活罪死罪都得受。与其说被他们活活打死倒不如干脆……“
  
      曹母痛心不已:“墨儿你莫说莫说了……““娘您要是心疼我这不孝之子就帮帮我帮帮我吧。娘孩儿实在是受不住了呀娘……“曹墨扑入娘的怀里痛哭。
  
      衙役劝道:“老人家只要曹墨交出血衣早日定案知县大人兴许能免他一死没有血衣案子结不了免不得要一次次过堂……“
  
      曹母明白了用手捧起儿子的脸看着儿子那充满乞求的目光默默点头:“墨儿为娘明白了。“
  
      她走进里间又返身插上了门闩从衣箱里取出曹墨的一件干净的绸衫想了想又换了一件缎袄子铺于桌上。瘦骨如柴的老手颤颤抖抖地抓起一把剪刀又捋起一条细如麻杆的手臂。曹母面部一紧剪刀在手臂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口。慈母的鲜血和着泪水点点滴滴洒在锦缎袄子上……
  
      剧情回忆中,传来一首华夏流传的童谣: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曹母看着宋慈眼里滚动的泪花慢慢跪了下去泣道:“宋青天为我儿申冤啊!“
  
      看着宋慈拉过曹母的手,慢慢捋起老人的衣袖那道刀痕令人心颤。
  
      看到这里,之前那些带着评论挑刺情绪的观众,甚至包括女主持人珍妮,都不由掉下来眼泪来。
  
      这一刻,人人都忘记了《大宋提刑官》是侦探推理剧,完全沉浸在感人的剧情当中。
  
      华夏天下至情至性,无非母慈子孝……简单而真挚的情感,却是最撼动人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电视机前的观众,不知道有多少人红了眼眶。
  
      看着不少女观众都是呜呜地哭了出来,而江户川和道尔心里都是暗叫不好。
  
      之前《大宋提刑官》还只是在侦探剧的范畴,和他们同类型的作品较量,可现在却开始上升到另外一个层次了。
  
      如此打动人心的剧情,远远超越了侦探剧的范畴了。
  
      更绝的是,苏圣人在剧情中加入的那首诗,完全击中了所有观众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这就是他们两人加起来,也及不上苏怀这十分之一的地方。
  
      苏圣人那只笔杆之可怕,就在于他的诗可以贯通不同的地域,时空,唤醒人们共同的美好感情,无人可以比肩……
  
      而且他的诗句还可以融会在任何题材剧集,电影之中,令人拍案叫绝,这真是令人羡慕到了极点的才华。
  
      两人不约而同望向了座位席上苏怀,露出甘拜下风的眼神。
  
      而苏怀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没有半分骄傲的样子。
  
      这首《游子吟》唐代诗人孟郊所作,虽然穿越千年,但是却依然直贯人心,令人潸然泪下,这才是唐诗真正后世无法超越的地方。
  
      在原本时空中,虽然不少年轻人赞颂美剧,英剧有深度,有内涵,有文化。
  
      可论到这三个方面,苏怀却认为华夏古装剧才是无可匹敌,正是有这些唐诗宋词,可以通过情感的共鸣,把他们轻易带回那些时代。
  
      什么文化优势,这才叫真正的文化优势啊~~
  
      苏怀感叹间,屏幕上的宋慈抽丝剥茧,一点点的解析案情,道尔,江户川都大致弄明白了这个案件的细节。
  
      其实说白了死者王四并非被谋杀,而是因为进山之后,山洪暴发,冒险淌水,行至河中,失足落水而死,身上的刀伤其实是石刀树枝所致。
  
      结果赵县令却把曹默屈打成招,造成了一起冤案。
  
      不过他们并没有气馁,因为整个案件中,宋慈的推理确实很精彩,但还有当中有一个关键证据还无法证明。
  
      那就是死者尸体已经下葬,无论是刀伤还是溺水,都已经无法检验了,就算是现代法医也无法拿出有力证据了,宋慈又怎么能证明呢?
  
      正这么疑惑着,就看到屏幕上的宋慈怒斥赵县令道:
  
      “要想获得确凿的证据,本官要开棺验尸。”
  
      观众们也都很不解,死者下葬多时,虽然不是火化,可尸体也已经腐烂了,这还怎么验尸啊?难道尸体还没有完全腐化?
  
      珍妮看到这里也是眼睛放亮,趁着剧情空档时,问道:
  
      “卢科夫先生,那么现代法医学,在这种情况是溺亡还是被刀砍至死的呢?”
  
      卢科夫回答道:“现代法医在验证此类尸体时,最先判断的是第一案发现场,因为人在意外失足落水,或被人按着呛死时,双手会不自然的乱抓,会不自觉的在指缝中,残留一些杂物,而因人体胜利反应会不自然的何如或吸入打量区域水,如果这些水中含有大量微生物和浮藻,花粉,细灰等杂物……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