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六十七章 华夏之红

第八百六十七章 华夏之红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时,看众人都用一种看怪物的惊奇目光望着自己,苏怀微微笑着,轻轻展开折扇,望了江户川一眼道:
  
  “江户川监督,刚才说油纸伞是曰本的传统工艺,其实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油纸伞虽然是唐时传到了日本,不过日本人虽然学去了油纸伞,可工艺却没有学去……你们用的是胡麻油,而华夏用的却是桐油……”
  
  “桐油?”所有人听到这个词都很陌生。
  
  苏怀知道他们不懂,解释道:
  
  “其实熬制桐油在华夏已经有着漫长的历史,我看过的民间资料中,隋唐时期华夏的农民们已广泛利用桐油,主要在西南地区,人们居住的房屋大多是木质结构,需要桐油涂制以防虫、增亮;油灯、油墨、油布、油篓。
  
  而古时制作最好的油纸伞的桐油,根据记载是在现今的洪江地区:
  
  古书中记载‘以桐油作原料,加入桐籽炒枯之后榨出的子油、洗油,熬炼而成。因其色红……”。
  
  而这种高档的桐油不是一般桐油的金黄或浅黄色,而呈现出质地浓艳的红色,因此也称之为“红油”,在古代,被盛赞其为桐油中的极品。其独特的防水、防渗、防蛀、防海螺、苔藓吸附的功能,使其成为涂抹木制海船底部的油灰的主要原料……
  
  而制作出油纸伞,就是这种鲜红的油纸伞。【△網WwW.】”
  
  苏怀说着微微笑道:
  
  “而这个鲜红的桐油伞,也成为华夏喜庆的颜色,也是有来源的。
  
  主要是华夏人祭祀祖辈先灵:在很多地方,有用油纸伞祭祀祖辈先灵的习俗。
  
  习俗来源于中华夏古代皇帝打着黄盖伞,表示至尊无上。用油纸伞祭祀祖辈或亡灵,显示其在是阴间地位显赫,不受苦受难,可早日投胎转世。
  
  而后在慢慢演化,整个华夏都以红色油纸伞代表着喜庆,我国家很多地方,做寿、结婚、生子、乔迁、高升等依然保持送红色油纸伞的习俗。
  
  比如《白蛇传》中许仙和白娘子的一段姻缘,就是一把红伞为媒的。”
  
  苏怀介绍到这里,也是意味深长地道:
  
  “现代很多年轻人,都以为华夏喜庆用大红太过俗气,家具也喜欢用深红显得过于深沉,却不知道华夏古人喜欢用红色,并非单纯美学品味,而是实用,是有中医知识作为底蕴在里面的。
  
  像是油纸伞既可以挡光,又可以透析紫外线,起到杀菌,消毒的作用,这对于使用者,是非常有好处的。
  
  而华夏只有在葬礼上,才大面积的采用黑白,也是因为过世的人,不需要这样的保护了……曰本结婚时都还是用全黑白色,戴个大白纸帽罩在新娘头上,其实在华夏古人看来,是非常不讲究的,两人结婚入洞房之前,都不拿紫外线消消毒,万一感染了什么不好的病怎么办……?”
  
  苏怀说到这里兴致也来了,还很良心地对着镜头呼吁道:“朋友们,不要为了美,放弃健康啊~~”完全忘记了这是录播……他的镜头根本不会播出。
  
  江户川监督和现场一些曰本观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们引以为傲的美学,曰本优美又有气质的白色纸伞,竟然不如华夏那土里土气的红油纸伞?
  
  华夏人只在葬礼上用黑白色,在其他喜庆场合,全部用红色,都是有科学道理的!?
  
  这完全讥讽他们曰本不懂中医,把油纸伞学去用胡麻油,根本就是不伦不类……
  
  苏圣人把日本油纸伞讽刺着一钱不值,令江户川和曰本观众哑口无言。
  
  谁也没有想到,华夏就连一把油纸伞都有这么多门道,还和本国喜庆用的颜色传统有关联,这当中医知识运用,真是令人觉得惊叹。
  
  卢科夫此刻虽然惊讶于这桐油纸伞的奥妙,但是却还是微微有些不悦道:
  
  “我们似乎把话题扯太远了,继续说这个案件吧。”
  
  江户川虽然被训斥的,可此刻心里却是无比的感激卢科夫,再让苏怀说下去,她真是没脸留在台上了。
  
  旁边的道尔赶紧接回话题,继续道:
  
  “我们先假设这红油纸伞真有紫外线的功能吧,如果从骨头上,观察到了‘血荫’现象,那么就可以推测出死者身前是被钝器重击的。
  
  因为出血是一种活体反应,活着的机体才会在受到损伤之后产生出血,并且血液进入组织内。
  
  死亡后切断血管形成的伤口虽然也会有血液流出,但往往只在表面,不会进入组织内。不过如果在受伤后极短的时间内就死亡的话,这种出血表现也并不会很明显了……
  
  所以单纯依靠这种方法得出确定性的结论却并不是很可靠,影响因素有很多,例如死亡的时间,死亡的方式等等。”
  
  道尔突然插嘴,点出另外一个关键,珍妮听出一丝希望,连忙惊喜引导道:
  
  “那就说这种方法虽然巧妙,但是并不准确?无法作为法医依据?”
  
  卢科夫点头道:
  
  “确实可以这么说,显然单纯用紫外线来观察血荫,太过武断了……”
  
  可正在众人以为卢科夫是站在道尔的结论这边时候,这位俄国专家却又道:
  
  “不过宋慈在剧情中,利用了另外一种方法来补充,来提升检验的准确性,那就是‘涂墨法’……骨头受损之后,会出现肉眼无法分辨的细缝,墨水涂上,渗透进去留下痕迹,也能证明骨头受过重击……有这个补充,就严谨多了,不过……”
  
  说到这里,众人都看到卢科夫欲言又止,望向苏怀,珍妮都不由焦急催促道:
  
  “卢科夫教授,你觉得当中还有什么问题,直接说出来吧。”
  
  卢科夫凝视苏怀,沉声道:
  
  “要想墨水能渗透到骨头细微的缝隙中,而且水洗不掉色,能做到这一步的,必须要墨水有十分强的着色能力,和细腻的染色剂,墨水是碳制作的,恐怕达不到这个程度,请教苏先生,这当中是怎么回事?”
  
  卢科夫之前质疑油纸伞不可能透析出紫外线,被苏怀当场打脸之后,这次底气也不是那么足了。
  
  语气客气了不少,已经用上“请教苏先生”这种求问语调了。
  
  众人都望过去,心想刚才油纸伞你有门道,这墨水难道你们华夏还有门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