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八十六章 被儒家开除?

第八百八十六章 被儒家开除?

    德高望重的卡拉夫人这一表态,顿时欧美网友们都找到了底气,虽然还有不少人,说“华夏代表可以有自己的立场。”
  
      “联合国需要不同的声音。”
  
      但是更多的人,都加入了质疑苏圣人的行列。
  
      其中好莱坞,那些热衷人道主义事业的明星们,以施辛格为首,在博客上都开始发表文章,讨伐苏怀不负责言论。
  
      上次《真实的谎言》败给《少林寺》,施辛格灰溜溜了半年,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在博客上剑指苏怀道:
  
      “这件事情,明显就是一件丑闻,为什么没有看到人反对苏怀?难道就是因为他名气大,因为他口才很好,大家就不敢惹他了?可这明明是反社会,反人类的言论?”
  
      另外一位联合国慈善大使,著名好莱坞女星爱贝丽也评价:
  
      “我很欣赏苏教授的才华,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编剧,和文学创作者,但是他这次犯了大错!他不知道他一个恢复死刑的提案,每年会导致多少生命逝去!
  
      那些犯人也是人,就算是他们犯了错,但是他们的孩子,妻子,父母都是无辜的,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们改过的机会?而是用死刑毁掉一个家庭呢?
  
      我无法理解,甚至根本不敢相信,这一位饱读诗书的文坛领袖发表这样无知的言论。”
  
      苏怀晚上翻阅着博客,看到这些,并没有生气,这些都是他在事前预料到的。
  
      这时,突然听到翠翠大呼小叫地嚷道:“老师,你看!你被儒家学院除名了~~”
  
      苏怀听着一头懵,什么叫被我儒家学院除名了?孔圣人都走了2000年了,谁能除我的名?
  
      就看翠翠端着笔记本电脑过来,把一个网页端给他看,原来上面是朝鲜儒家学院的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上面标准着一个大大的声明,叫做“曹夫子告天下儒者书”,苏怀瞪大眼睛看去,正文写道:
  
      “近年来,社会人士苏某号称代表炎黄文化,自称为‘圣人’的事件,被抄得沸沸扬扬,这一违背儒者德行和修为的拙劣行径,激起了全世界千万儒者极大愤慨。
  
      儒家学院,在之前已经发表了严正声明,苏某飞扬跋扈,戾气毕露,争强好胜,恃才斗狠,其行为操守有违儒者精神,对此儒家学院坚决反对。
  
      对苏某妄称自己代表炎黄传统文化的主张,各个儒者要泰然处之,不要为小人动容,不可为炒作助力。
  
      我作为儒家学院的第十三代传人,对弟子,对全世界的修儒者,有些话不得不说:
  
      儒门自高句丽人士曹圣创立,至今2000多年,大灾难之后,各国文化泯灭,而儒家文化被我们朝鲜发扬光大,并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儒家文化传承的炎黄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而修身齐家,是儒者之本。
  
      身为儒者,应为炎黄文化,为世界人民弘扬宝贵的儒家精神,同时,儒家文化,作为炎黄民族优秀文化载体,成为连接世界人民大同,不可或缺的桥梁和纽带。
  
      夫子我告诫你们第一句话就是:“文以修德,德以修心。
  
      学儒必须修仁心。
  
      儒家以仁为本,对众生百姓,以教化为主,决不可暴戾处事,刻薄待人。
  
      目前,以苏某为首的一些人,以炎黄文化为名,数次挑起各个领域纷争,鼓动不明真相的人士弘扬错误的暴戾理念。
  
      以《论语》充《儒经》,也孔子妄代曹圣……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近日,苏某竟说死刑,是炎黄文明律法重要的一环,更是令人愤慨。
  
      为此我告诉诸孺子,**传统儒家的人,要承担**儒家的责任。
  
      这种冒名抹黑,蓄意扭曲儒家的人,被会天下儒者嗤之以鼻,唾而弃之。
  
      为此儒家学院,劝相关人士,不要冒儒者之名,**儒家,及时悔悟,回头是岸,否则儒家学院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力。”
  
      看完这段“曹夫子告天下儒者书”的滔滔熊文,苏怀这么好脾气的人,都不由大骂了出来:
  
      “你奶奶个熊毛!这帮朝鲜棒子,究竟有完没完!端午节是你们朝鲜的,射箭是你们朝鲜发明,现在儒家也你们朝鲜的!全宇宙都是你们朝鲜的算球!”
  
      翠翠奇怪地望着苏怀道:“老师,人家的《儒经》好像年代比明朝的《论语》发掘还久远呢,说起来我还想问呢,老师,咱们的《苏语》其实是不是就是抄《论语》的啊??”
  
      “什么叫抄,这叫致敬。”苏怀愤然瞪眼道:
  
      “《苏语》不只是《论语》的内容,还有《孟子》,和《四书五经》的精华,就像是《洗冤集录》一样,汇集各家精髓。”
  
      “听说朝鲜儒家只有《儒经》,不承认其他任何的儒家经典……”翠翠好奇道。
  
      纪巧巧这时候也走过来道:
  
      “他们那《儒经》,不过就是把几段《论语》残文拿着当宝贝,他们到现在还不承认明孝陵中的《论语》是原本呢~~说是华夏人扭曲了他们高句丽曹圣人的思想……”
  
      苏怀别的可以忍,但是唯独别人剽窃华夏文化他不能忍,说实话这朝鲜儒家几次在暗中挑拨,他都没有理会,就是因为对方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恶迹。
  
      可这次,这帮人摆明是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啊。
  
      “看来我要抽事件去朝鲜儒家一趟。”苏怀冷着脸道,儒门的事,还是要他来亲自处理,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小苏哥哥,我看你不用去了朝鲜了。”纪巧巧笑道。
  
      “怎么呢?”苏怀一愣,马上就反应过来:“难道这什么‘圣夫人’曹大中,是朝鲜的联大代表?”
  
      “他和围棋皇帝曹治宇都是。”纪巧巧肯定了苏怀的猜测,意味深长地道:
  
      “我看他们这次是要借机为朝鲜儒家正名,顺便也要搀和一下春节,元宵节的事情了,毕竟他们也是炎黄文化圈中的。”
  
      苏怀听着,查阅了一下联合国官方网站,果然是这样,难怪一直闭门不出头的朝鲜儒家突然这么高调了,原来是看准了这次的机会啊。
  
      “这帮孙子,倒是会找机会,看准了这次我提死刑引发众怒。”苏怀眯着眼睛道:
  
      “可他们想得到是美,我这次去联合国大会之前,就拿他们祭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