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论语》全篇修复

第八百八十八章 《论语》全篇修复

    我的妈呀,苏圣人要和圣夫子,在联合国总部的国会山论辩……?
  
      苏圣人这个提议一出来,各方的人都一片惊愕,谁也没有想到,现在正陷入“死刑危机”的苏圣人,竟然还有雄心壮志和朝鲜儒家一战。天籁小』说WwW.⒉
  
      这国会堂,可是朝鲜儒家的主场,他们那以“世界大同,仁爱治国”的理念演讲了多少场,折服了不知道多少国家领导人。
  
      苏圣人这是要和“圣夫子”决战国会山之巅啊!
  
      网络上立刻都沸腾了。
  
      “好家伙,苏怀这是债多了不愁,又惹别的事情啊。”
  
      “他有几个脑子,本来就要面对欧美那边卡拉夫人那些人呢,现在要惹上朝鲜儒家……”
  
      “别瞎说了,苏圣人可是只身闯了道教总坛,统一了道教八派十六宗,现在跟儒家闹起来,也很正常吧。”
  
      “道家怎么能和儒家比?道家走的是宗教路线,骗小老百姓的,这朝鲜儒家走的高大上路线,专门跟些权贵服务,这圣夫子曹大中,号称七国国师,跟很多国家领导出过不少国策呢。”
  
      “真的,假的?”
  
      “那这次苏圣人不是遇到对手了。”
  
      “反正这儒学太深奥,谁也不懂,我们凑凑热闹就好,但是曹大中,确实是有才学的,欧美人都很佩服呢。”
  
      宋濂,王先生原本都在为苏怀宣布联合国大会的死刑提案,感到担心不以呢,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措手不及。
  
      “服了……真是服了啊。
  ”宋濂的秘书,顿时连连只摇头:
  
      “宋院长,你还说这小苏变沉稳了,没想到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事情都冲到前面去,别人稍微一撩拨,他就忍不住了,人家朝鲜儒院,等得就是这么一天呢!”
  
      “我看苏先生敢这么做,肯定有对策。”王先生倒是保留了意见,不过说完,还是叹了一口气:
  
      “现下是宋院长您选举的关键时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我想联合国大会委员会,应该不会同意双方胡闹,不让事情恶化吧。”秘书说完,依然满脸的无奈,起初他没想到苏怀会帮他们,现在,他甚至有些怀疑,苏怀是故意在整他们了。
  
      现在这时候,应该是团结炎黄各个势力,和欧美斗法,怎么能一开始就内斗呢?
  
      宋濂却是一言不,没有任何表态,只是说走到一边,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
  
      秘书和王先生都有些奇怪,这宋院长莫非恼羞成怒,这是打电话去骂苏怀了?
  
      两人都没有作声,可没想到宋濂挂上电话了,却是笑容满面,对两人道:
  
      “走,我们就去见苏先生。”
  
      王先生还以为宋濂要去找苏怀算账,连连摆手:“宋院长,你先冷静一下,现在你去责备苏先生也起不到作用。“
  
      宋濂微微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什么责备,我们是去恭喜苏先生啊~”
  
      众人均是一愣。
  
      宋濂等人来到苏怀办公室的时候,华夏学院的梅院长站在给苏怀做工作,希望他暂时息事宁人。
  
  
      “我们和朝鲜纷争,只会让欧美方面看笑话,这会耽误宋先生的竞选的!”梅院长苦苦劝道。
  
      苏怀知道梅院长的顾虑,却没有任何让步的打算,望着宋濂双眼道:
  
      “梅院长,宋濂竞选国际法院长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匡扶国际正义,不让我们华夏在国际争端中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这里没有别人,梅院长毫无保留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也是一样的。”苏怀正色道:
  
      “儒家文化是我们华夏正统,是华夏人行事做人的基础,但是大灾难之后,在国内备受打压,现在朝鲜又扭曲滥用,丢得不只是是他们朝鲜人的脸,更是泼了我们祖先的脏水,如果我坐视不理,那华夏民众倾尽全力救我又有什么意义?”
  
      梅院长听着微微一愣,他原本以为苏怀是在斗气,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如此一番话来。
  
      正在愣之际,就听一个洪亮低沉的声音传来:“说得好!苏先生果然不愧是我们华夏文坛栋梁,这番话真是令人心中畅怀~~”
  
      随着声音,就看宋濂率众而来,苏怀和梅院长同时起身迎接。
  
      宋濂注意到一旁的翠翠,望着苏怀满脸崇拜的样子,心里暗想,苏怀这煽动人心的功力,真是比他强太多了。
  
      “宋院长,你快来劝劝苏教授~”梅院长看到正主来了,赶紧让宋濂亲自出马。
  
      “恭喜苏先生~~”宋濂却是笑道。
  
  
      “老头~你恭喜我老师什么啊~?”翠翠在一旁好奇问道。
  
      宋濂正色道:“恭喜苏先生为华夏儒学正本清源,在国会山上大胜朝鲜儒院,让世人领略什么才是真正的儒学精要。”
  
      众人都是听着满脸问号,这什么情况?宋濂怎么对苏怀这么有信心?
  
      朝鲜儒家的《道经》虽然是残本,可比明孝陵中《论语》内容也差不多,谁也不占便宜。
  
      宋濂见众人都好奇地望着他,才微微笑道:
  
      “我刚刚已经跟考古局方面确认了,考古研究所在修补完二十三史等一些史料之后,之前已经着手修补剩下的《论语》了……”
  
      “《论语》不是早就公布了吗?还修补什么?”翠翠听着惊讶道。
  
      众人也都很意外地互相了看了看,不明白宋濂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濂这才笑着解释道:
  
      “明孝陵的各个书籍文物虽然很丰富,但是因为年代久远,有很多书籍有些部分已经腐化,纸张沾粘在一起,很多墨迹也消失了,要修复所有的字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
  
      之前考古学院,为了证明华夏的历史地位,集中所有人手修复都是史书。
  
      而一些其他类型的学问书,都是修了几个篇章,就抢先公布了,像是《论语》公布的是,保存较完整的,“学而”,“为政”,“八佾”,“里仁”四个篇章。”
  
      说道这里,宋濂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所以朝鲜儒家还一直以为自己的残本《儒经》内容,是胜过明孝陵中保存的《论语》,这次才敢突然难。
  
      还没有人知道,其实在上个星期,咱们国家考古局,已经修复了《论语》全篇,内容已经大大过了《儒经》中的内容,苏先生只要拿着新修复的《论语》全篇去参与论辩,必定能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