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九十章 再会曹治宇

第八百九十章 再会曹治宇

    ♂
  
      这次国会堂儒学论辩,举世瞩目,新欧国际频道,也对全程做现场直播。
  
      直播评论席中,不光主持人珍妮是苏怀的老对头,就连邀请到嘉宾,都是上次被苏怀奚落到无地自容的钱伯斯,迈尔斯,这两位新欧籍华裔教授。
  
      这也是没办法,新欧台被苏怀上次差点弄出的经济危机吓坏了,生怕再找一些白人专家,华夏人会抵制他们电视台,所以也只敢请华裔给苏怀唱反调。
  
      听到苏怀“要求撤换儒家雕像”的要求,珍妮不由问钱,迈两人:
  
      “两位教授,你们看,苏怀能把曹圣的雕像换掉吗?”
  
      钱伯斯很谨慎道:“如果他能赢了论辩,再向联合国理事会申请,也不是不可能的。”
  
      观众们都看到,苏怀这话问得是主持这次论辩的理事,前欧罗巴联邦荷兰州首相,范龙佩。
  
      同样的话,他曾经在闯道教山门中问过,不过当时当事人是道教总坛,而这次却是联合国的国会山。
  
      苏圣人这一来,就要把国会堂门口的雕像给换了,真是令观看这次论辩的人都乍舌不已。
  
      可这就是苏圣人的风格,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有两个。
  
      一当然是为了用这种标志性的塑像,给华夏文明重新正名。
  
      第二,也是最主要的,就是先声夺人,让对方一开始就感到他咄咄逼人的压力。
  
      好像论辩还没有开始,这场纷争他苏圣人就已经稳操胜券似的。
  
      头发稀疏的范龙佩,身材高大,原本也是位威严逼人的高官,只是在这名满天下的苏圣人面前,也感到有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只能窘迫道:
  
      “这种事情,要放在理事会上讨论,当然,前提是苏先生你把论辩先参与完。”
  
      那意思是,您先赢了朝鲜儒院,您再谈后面的事吧……
  
      苏怀微微点头,对方既然没有拒绝,他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带领苏门众人进入国会堂。
  
      苏门这次来的人有几十人,都是苏门中的精英,除开纪巧巧,仁娜,盛夏美这些红颜知己之外,队伍中以郭维,冷哲,段洋,古力,孔杰这四大弟子为首,翠翠等一些核心弟子则在后面跟着。
  
      至于李仙,活罗汉,因为是宗教首领,身份特殊,所以这次都没有前来。
  
      一进国会堂的大门,苏门众人却发现,圆形的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密密麻麻的人,虽然他们苏门人数众多,但是看儒院方面,曹治宇,“三儒”洪泰,朴春,李江,坐在一边,竟然也有不下五百人之多。
  
      相比起来,这理事会的仲裁团区区20多人,倒是很孤零零的坐在偌大仲裁区,显得很是势单力孤。
  
      苏怀看到曹治宇身后坐着那位,白白胖胖,皮肤红润,胡子都快长到胸口的老人,满脸庄严,肥胖的身躯犹如一口洪钟般坐在位置上,心想这人应该就是传说的“圣夫子”曹大中了。
  
      朝鲜方面的这些文坛人物,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卖相却比曰本强多了,各个看起来都不像是凡夫俗子。
  
      这儒院的人,以洪泰,朴春,李江‘三儒’这些人为首,无论年纪大小,各个都是眉清目秀,温文尔雅,难怪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不过比起儒院的人来,苏怀倒是更感兴趣,联合国理事会的那些人物,理事会地位超然,都是各国退休的政要,还有一些是知名的医生,律师,号称是全球最高,无私的人才能入选。
  
      当初第一届联合国大会时,欧美势力无比强大,可联合国理事会却顶住压力,硬生生以人口数量多寡为由,让中文成为官方语言。
  
      当初就有传言,是理事会为了避免欧美势力过大,采用的平衡手段。
  
      从这点上看,理事会起码不是站在欧美方面的,他们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此时,宋濂,王先生都已经坐到了观众席上,苏门和儒院的双方隔着中心的圆桌,隔空相望,虽然还没有人说话,可就连电视前的人都明显感觉到双方火花四溅的味道。
  
      没有任何人问好,也没有人开口寒暄。
  
      最终是“围棋皇帝”曹治宇站起来打破沉默,对苏怀鞠躬行礼道:
  
      “苏圣人,你是十段棋圣,原本学生我今天是不该来的,但是今天是论儒,所以请别怪我无礼了。”
  
      曹治宇说这话,是因为苏怀自从横扫棋坛之后,就不再参与围棋比赛了,连升段赛也不参加。
  
      国际棋院都生怕这位苏圣人这位“职业初段”,杀一个回马枪,又来下升降棋,把所有九段打降级了。
  
      所以棋坛高层聚在一起一讨论,干脆不管苏怀参加不参加升段赛,就直接破例,给他颁发“十段棋圣”的职业称号。
  
      这是职业围棋史无前例的特殊称号,没有任何实际待遇,唯一的作用就是给苏怀戴个大帽子,意思是您老就别来搀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比赛了……好好去别的领域玩去。
  
      所以曹治宇这“围棋皇帝”,在围棋界地位虽然崇高,但是也比苏怀低了一头,见苏怀都要恭恭敬敬的。
  
      今天这番话,就是表明今天不是围棋事宜,我曹治宇可不跟你客气了。
  
      苏怀轻轻摇着折扇,望着这位围棋皇帝,冷漠道:“今天是论儒,曹先生是儒院的亚夫子,有什么话不用客气,直接来吧。”
  
      曹治宇神色不卑不亢,从容道:“我刚刚听闻苏先生刚刚说,如果华夏苏门赢了这次儒学论辩,就要拆了门口的曹圣,换成孔夫子,请问是也不是?
  
      “难道不应该吗?”苏怀悠然地用折扇轻轻敲着桌面:
  
      “以前是因为大灾难缺失了历史,你们误以为朝鲜的曹某是儒家先人,所以联合国理事会才塑了这个大理石雕像,现在历史已经澄清了,儒家是由春秋时华夏人孔丘开创,难道不该纠正这个错误吗?”
  
      之前儒院发文称他为“苏某”,苏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讲儒院开创人为“曹某”。
  
      全场儒院上百人都轰然吼了出来:
  
      “好大的胆子!”
  
      “敢公然污蔑曹圣!”
  
      “其心可诛!”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