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第八百九十七章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曹大中连说“三声”好,竟然对苏怀作揖行礼,道:
  
      “苏先生,果然是高明,竟然解答出如此高明的儒学新论,世人曲解我曹圣的之言,今日总算真相大白了~~~华夏苏门,确实是我朝鲜儒家分支一家。”
  
      圣夫子这响亮的声音惊醒了,儒院众人,他们这才明白一个事实,虽然他们第一场输了,但是苏怀不过之证明了《儒经》中的言语,证明了儒家没有歧视女性罢了。
  
      如果他们这时候反驳苏怀,等同于在天下人面前,污蔑自己的儒家,反而砸了儒家的招牌。
  
      朝鲜儒院众人,想通当中要害,互相望了望旁边的人,“三儒”和曹治宇都纷纷道:
  
      “感谢苏先生,为我们曹圣证明,澄清误解。”
  
      此时电视机前的各国观众都已经看傻了……
  
      明明这场是朝鲜儒院打败,这帮人却如此道貌岸然,仿佛自己才是胜者一般。
  
      如果是刚刚打开电视的人,只怕还以为第一场是儒院人胜了呢。
  
      苏怀面对儒院众人如此厚颜无耻,却丝毫不动气,因为对方就是希望他情绪受到影响,只是问范龙佩:
  
      “理事会裁定,最终第一场论辩,结果如何。”
  
      范龙佩早已经和理事商定结果,点头道:“第一场论辩,苏门获胜。”
  
      苏门众人欢呼,儒院沉默如临大敌,苏怀却走到一边继续开始翻阅《儒经》。
  
      这个行为,刚才受到无数嘲笑,可现在朝鲜儒院和观众却再也笑不起来了。
  
      导播室内,主持人珍妮都不由道:“第一场双方虽然有争执,但是论点其实都是一样的,我看并没有分出高低来,我看第二场,必须要有不同的论述……
  
      钱伯斯也赞同道:“苏怀身怀佛,道两宗的精髓,在修身养气上,确实有一定独到的东西,这是儒院不及的,恐怕他还会向修身方面下手。”
  
      迈尔斯也道:“儒学的三个作用,是修身,齐家,平天下,最后一个才是真正受到各国领导人欢迎,想要学习的地方,苏怀的修身说,毕竟是小道,如果不能触及平天下的层次,就算这次论辩赢了,也是枉然~~”
  
      这三人,一搭一唱,国会堂现场有儒院中人,故意把自己笔记本电脑直播的声音放大,还有有心人连上音箱,放大声音,让场中的苏怀,和对面苏门众人听到。
  
      翠翠不由忍不住骂道:“吵死了,老师在找资料,他们是在故意闹,影响老师情绪~~太混账了。”
  
      纪巧巧却是笑着,高声道:“这恰恰证明他们慌了,他们不懂儒学中修身这个环节,生怕苏老师继续问修身篇章,所以要激苏老师谈齐家,平天下,可苏老师不傻,只要继续谈修身,朝鲜儒院必败无疑~~”
  
      纪巧巧也故意提高音量,把话语说给对面的人听,曹治宇和“三儒”都是脸色微微一变。
  
      苏怀为人向来锋芒毕露,只要你激他,他必定会冲上来回击,可这天下第一女才子纪巧巧,却是冰雪聪明,伶俐聪慧,一眼就看出他们用意。
  
      他们激苏怀,而纪巧巧却用同样的方式提醒苏怀。
  
      宋濂和王先生都相视一望,都心里暗想,这苏门还真是人才济济,难怪苏怀纵横文坛,无一败仗了……
  
      电视机前的欧美,朝鲜观众,都是急着只搓手道:
  
      “坏了~坏了~~这苏怀要是继续说修身,只怕儒院应付不来了。”
  
      “华夏人太狡猾了,偏偏问这些不重要的,把儒家学问说小了!”
  
      “这姓苏的,只会耍小聪明,只知道讨好女性,评委,这苏怀实在是太奸诈了!”
  
      原本期待儒院在论辩中挫败苏怀的,欧美观众们这时也真是急了,理事会摆明拉偏架,不让用华夏修复的《四书五经》,可这样的情况下儒院都干不过苏怀,这简直是太气人了!
  
      没办法,苏怀实在是太狡猾了!
  
      可真这么想着,就看苏怀终于翻阅到了一个章节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举起《儒经》中的一本,在纸上抄上了一句,举起道:
  
      “曹夫子,儒学后生,再请教圣夫子,朝鲜《儒经》中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众人看到屏幕上的特写,那句《儒经》原文赫然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和欢呼声。
  
      惊呼的是苏门,而欢呼的是儒院。
  
      “圣夫子”曹大中,之所以能备受推崇,主要就是因为他结交权贵,在这个国会堂,给不少国家领导人上过儒学课程,想以儒学思想来治理天下。
  
      曹大中被人誉为“七国国师”,这苏怀要论修身,以他佛,道两派修为,曹大中八成不是对手。
  
      可要论治国平天下,那就是他曹大中的领域了。
  
      苏怀显然是受了儒院的讥讽,心中不愤,这才选择了这一句治国平天下的话来问询,毕竟这次是三局两胜,就算他输这一场,还有第三场可以挽回。
  
      以苏圣人的狂妄,自然是不肯低这个头了。
  
      可令人意外的是,曹治宇和曹大中神色都有些凝重,就连第一场论辩的失败,都没有让他们呈现出这样的状态。
  
      苏怀问得“治国平天下”,是他们朝鲜儒院,安身立命之本,也是他们受到各国领导推崇的根本。
  
      这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很多政客领导,最喜欢的一句治国哲学,但是很少人会讲出来。
  
      因为在民主政治的前提下,就算政客觉得这句话是真理所在,可会惹怒选民,失去选票,谁敢说这句话,谁的政治前途就完蛋了。
  
      恰好,这《儒经》中的愚民政策,也是儒家被批评得最多的一点。
  
      如果说前面一题,是得罪天下女性的话,那这一句,就是得罪天下普通民众了。
  
      现场的观众,大部分都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都是交头接耳地问。
  
      “这什么意思啊?”
  
      “看不懂,不明白啊。”
  
      “的由之,知之的。”
  
      此刻曹治宇想说什么,却被曹大中抬手制止了,只见这位“圣夫子”站起来了,对苏怀抱拳道:
  
      “人人都说苏先生言辞犀利,本夫子原本还不信,今天见面,果然是名不虚传。”
  
      “曹夫子好说了。”苏怀不动声色道,他已看到曹大中,眼神大义凛然,已经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了。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