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九十八章 万世师表

第八百九十八章 万世师表

    只见曹大中冷冷望着他道:“我知道苏先生想问这句是什么用意,我也知道你会如何解答。”
  
      众人都有些错额,莫非这圣夫子难道已经知道苏怀底牌了?
  
      宋濂和王先生也都开始紧张起来。
  
      只看论证台上曹大中,环视众人,洪声道:
  
      “这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我猜苏先生会这么解,因为古代文献中没有标点符号,所以要加上标点符号……”
  
      说着曹大中提笔在白纸上写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望着台下众人,朗声道:“这样看来,这句的意思是:
  
      对于人民,如果素质可堪大任,使其自由的参与国家发展,如果民众素质不行,那么不能让他们知道国家计划,只让他们做好了……”
  
      曹夫子这么一解释,众人大概都知道了意思。
  
      翠翠这个小姑娘都不由道:“这是民主制度,和精英制度的区别嘛……这话有些道理。”
  
      纪巧巧忍不住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你年纪小小,懂得倒是很多啊。”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心中暗自惊讶,没想到两千多年的儒家,能有这么超前的思想啊。
  
      现在的西方社会,到处推广人民民主制度,但是在全世界各地效果并不好,甚至把在南非,阿根廷这两个发达国家,退化成了发展中国家。
  
      很多西方政治家都在总结,全民民主,似乎只适用于国民素质超高,国民眼光有远见的发达国家。
  
      而儒家《论语》(儒经)中,竟然早预见到了这个真理,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连直播间的,钱伯斯,迈尔斯这两位汉奸,都佩服地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这话这么解,那儒家学术真是有可怕了些……
  
      可众人心里正这么想时,却见曹大中大喝一声:
  
      “可这解读根本是胡扯!”
  
      众人错愕中,曹大中声音突然颤抖起来,道:
  
      “无论是曹圣,还是孔子的时代,根本没有什么民主制度,他们是人,又不是是神!怎么可能预见到两千年后的发展!所以这当中根本没有标点符号!”
  
      曹大中说着,对着观众也理事会众人,满脸的悲痛: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局限,曹圣当年说这话的时,正是朝鲜的蛮荒时代,人民根本是豺狼虎豹,自私自利!哪里可以让他们自由!?
  
      所以《儒经》这句话,根本意思是告诉统治者,可以让老百姓按照我们指引的道路走,不需要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这才是当年时代,统治者应有的统治之法!”
  
      众人都没有想到,曹夫子竟然自曝儒家的局限性,说出《儒经》是不对的地方,心里都是惊讶无比。
  
      正惊讶间,看曹夫子悲呼一声:“今日我有辱先人曹圣,真是罪该万死,死不足惜!”说完竟纵身朝着国会堂的大理石做的桌子上撞去!
  
      曹治宇和“三儒”都失声惊呼,冲过来抱着老迈而动作缓慢的曹夫子,连连悲呼道:
  
      “夫子不可啊~!”“夫子保重啊~~”
  
      这个情景把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看得屏住了呼吸,谁都没有想到这曹夫子竟然如此刚烈,竟然因为说了先人的不是,想当场自尽。
  
      这种刚烈高尚的古风,真是令人肃然起劲。
  
      而且不仅仅如此。
  
      更重要的是曹夫子高声阔论,先说了一个人人都佩服赞叹的答案,结果竟自己推翻,点出儒家的局限性。
  
      这样的效果,令人虽然损了儒家的名声,却让人认为他曹夫子,更胜过了《论语》(儒经)的中那些古圣人了。
  
      儒院弟子中,很多都是热泪盈眶,看到圣夫子,自曝其短,大骂儒家局限,反省自身,不由被感动地一塌糊涂。
  
      而电视机前观众,和理事们的表情也变了,从刚才有些鄙夷和不齿地看到朝鲜儒院,转变为了敬佩。
  
      宋濂,王先生,纪巧巧都感到了气氛微妙了变化,都在心里暗叫不好……
  
      这“圣夫子”这番举动出人意料,不仅仅占据了理论上的高地,还完全拉拢了人心,苏怀刚才一场辩论取得优势,瞬间被化为乌有了。
  
      这……他们真是太小看朝鲜儒院了,这第二场输算了,第三场只怕苏怀再想刁难,问“修身”题,舆论也会一边倒的支持这寻死觅活的曹夫子了。
  
      此时看着儒院众人,感天动地,拉着寻死觅活的曹夫子,堵死了苏怀所有的退路,连范龙佩也暗想:这场论辩苏怀恐怕已经输了……
  
      算他能争取女性理事的选票,可毕竟男性理事居多……谁都会站在这个有些可怜迂腐的曹夫子一边吧。
  
      可众人都同情的望向苏怀,以为会看到他脸上诧异愤然的神态,可令人意外的是,苏怀不见一丝波澜,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曹夫子,和儒院众人的卖力表演,等他们哭了足足五分钟,才漠然道:
  
      “曹夫子,你说完了吗?现在我可以说我的论点了吗?”
  
      苏怀这个冷漠反应,令欧美,朝鲜的观众都大骂不以。
  
      “好个小混蛋!竟然看到这种场面,还这么咄咄逼人!他这是要逼死人啊~”
  
      “真是刻薄小人啊,这时候对老人竟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唉,名头里都有个圣字……做人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呢?”
  
      不光是电视机前的观众犀利,嘲讽,不齿,连一直中立的理事会,都觉得苏怀这次有些过份了,起码,他对于一个长者没有应有的尊重,有失儒者风范。
  
      而苏怀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轻描淡写地道:
  
      “儒家没有错,孔子也没有错,错的是解读的人,因为这句的解读重点不在于标点,而在于‘由之’。”
  
      原本泪眼婆娑,悲泣不以的曹夫子整个身子都顿了一下,抬头露出惊讶的神情,显然没料到苏怀还有新的解读。
  
      这苏怀竟然还能有新解!?
  
      可现在除了华夏人之外,其他无论是什么阵营的人,都悲愤的望着苏怀,无论他说出什么解读,他们都会嗤之于鼻,一通谩骂过去!
  
      不为别的,因为这苏圣人!人品不行啊!
  
      只看苏怀望着还在擦眼泪的曹夫子,道:“‘由之’的意思其实是效仿。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话整体的意思其实是:
  
      官吏,统治者,如果想管理好民众,必须自己做出榜样来,让民众从来效仿,而不是用嘴巴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简单地说,是‘以身作则’。”
  
      苏怀说道这里,不由目光望向远方,感叹道:
  
      “华夏在春秋战国时,百家争鸣,学说何其之多,见解独到者,智慧超人者,笔锋犀利者,为政高明者,如群星耀与夜空,难以数计。
  
      可偏偏唯独孔子一人被后世万代传颂,为何?
  
      这不单单是因为,孔子儒家学说严谨,历代帝王推崇,更是由于孔子一生,以天下为已任。
  
      他的修身,齐家,平天下,不是嘴巴上的说的,而且用一辈子去身体力行的。
  
      流浪数十年,周游四方,名满天下,看着世间被战火屠戮,生灵涂炭,目睹了最为残酷的屠杀与破坏,但他依然选择了传道,把希望与知识传递给更多的人!
  
      春秋之乱,世间之恶,人人都在弄权,用术,动兵,唯为孔子说‘仁义’……
  
      而他这样做的真正原因决不是乐观,迂腐,而是——悲悯。
  
      了解世界的黑暗与绝望,却从不放弃,并以悲天悯人之心去关怀所有不幸的人。
  
      这才是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的真正原因,这才是人性中最为崇高的道德与情感。”
  
      苏怀说道这里,目光缓缓环视朝鲜儒院众人嘴脸,用坚定的声音:
  
      “孔子之儒学,虽然看似迂腐,却是展现人性中最光辉灿烂的一面。
  
      他们在春秋战乱时,没有挽救一个国家,没有治理好一个城邦,甚至没有让他自己功成名。
  
      但是他却用以身作则,告诉了我们怎么做人基本,怎么对待其他人,怎么去修身,齐家,平天下。
  
      纵然在乱世中,众人是人性最黑暗的年代,因为儒学光耀天地,人们都可以看到那最光辉的人性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样的人是君子,什么样的人是好的上级领导。
  
      哪怕你做不到,只要你能想到,你可以看到人类最光明的方向,慢慢向前走着,一百年走不到,一千年,一千年走不到一万年。
  
      人类只要能看到那个方向,我相信终究有一天,我们能抵达那个光明之地!
  
      所以!孔子之圣,不是一时一生之成败,也不是建功立业之雄才,而是继往开来,万世师表之圣!
  
      什么才是华夏之圣,这才是真正的华夏之圣!天下至圣~!!”
  
      苏怀这番言论,令范龙佩和理事会众人,嘴巴都是微微张开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一个事实,苏怀今天来目的,压根不是来赢朝鲜儒家,争夺谁是儒家正统的。
  
      而是借着联合国这个舞台,正本清源,重塑儒家在世人心中的形象!传播华夏折服千年的至高思想,这才是他真正的野心……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