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八百九十九章 舌战群儒

第八百九十九章 舌战群儒

    苏怀一番堂堂言论,震慑全场寂静无声。23US.COM更新最快
  
      “三儒”等儒院众人,都没想到苏怀有新解,其高度,立论都远胜原本的解读。
  
      不过,此时作为理事的范龙佩却再忍不住了,感到苏怀气势震慑全场,孔子其人在苏怀述说如如此光芒万丈。
  
      越发觉得苏怀在蛊惑人心,于是突然问道:
  
      “苏先生,是佛,道两派宗主,这样一味抬高孔丘,恐怕是自相矛盾吧?难道这孔丘还胜过了老子,释迦牟尼?你这么说恐怕不合适吧?”
  
      原本作为仲裁,立场中立的联合国理事范龙佩突然出声,也让不少人感到极为意外。
  
      这苏怀岂不是腹背受敌了。
  
      “此言差矣。”此时座位上宋濂,突然站起来了,苏怀已经树敌太多,不宜和理事会正面冲突,由自己出面更好,便高声道:
  
      “范理事恐怕不了解孔子,论到以身作则,教化人心,除开那些虚无缥缈的宗教奢华之外,人类历史上,只有耶稣,释迦牟尼两人能和控制相提并论。
  
      而孔子的特殊又在于,耶稣,释迦牟尼的教化都涉及到了天道,和神明,死后也被世人奉为教派神明。
  
      唯有孔子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他不说天道,不说轮回,只说这辈子的为人之道,治国之道。
  
      佛家有成佛之后普渡众生,道家求出世清修,不染世间尘埃。
  
      唯独儒家,无论是在衰世,盛世,还是五浊恶世,都怀着:‘为天地立心,为民生立命,为万圣继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心,以只身之力逆转乾坤。
  
      华夏民族之脉,不是一朝天子,不是一朝武将保存下来了,更是千千万万儒者,前赴后继,支撑下来的!
  
      所以我华夏世世代代,庙堂之上,不拜神佛仙道,直之拜孔孟二圣!
  
      那就是我们华夏人相信,人的命运只能靠华夏人自己来掌握!”
  
      原本苏怀势单力孤,可此时宋濂一开口就气度雄浑,既然丝毫不亚于曹夫子,这也是令人措手不及。
  
      范龙佩顿时也是哑口无言,心想这宋濂是国际法院院长候选人,气度果然是不凡,这一开始就点到孔子的特殊性来。
  
      更是把炎黄文化,立于了其他文明之上了。
  
      华夏观众们听着不由热血沸腾,都想起苏圣人之前说的话:
  
      “华夏人,是天破了,自己炼石来补;
  
      洪水来了,不问先知,自己挖河渠疏通;
  
      疾病流行,不求神迹,自己试药自己治;
  
      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
  
      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让他去吧,谁愿意做俯伏的羔羊也让他去吧;
  
      谁愿意跪天子跪权臣就让他去吧,谁想不问苍生问鬼神也让他去吧,华夏有自己之道。”
  
      儒家奉行的,不就是自力更生的人道吗!!
  
      也不由在电视机前拍手道:
  
      “说得好~!”
  
      “反驳的精彩!”
  
      只看电视机里,此时“三儒”之一洪泰,突然跳出来,指着苏怀发难道:
  
      “苏先生真是好口才,这儒,释,道,三家你都占了,你既口口声声说你们苏门是代表华夏儒家,可你又身为佛教转世活佛,还是道家上师!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儒家堂堂正正的人道,你一个佛道教棍!有什么立场,称华夏是儒家代表!简直是荒唐至极!”
  
      苏怀原本慷慨陈词,在世人面前说弘扬儒家高尚品格,没想到却碰到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问,看着这号称饱学之士的“三儒”之一开口,振振有词的斥责,不禁哈哈大笑:
  
      “洪先生高论,真是令人喷饭!
  
      为什么佛,道,儒不能共存!?
  
      难道佛,道提倡的,儒家就要反对?
  
      要是你洪先生所言,佛道教人行善,你就朝鲜儒家就只能作恶。
  
      佛道医救人,你儒院就只能杀人灭口。
  
      佛道叫不妄言,你们就只能满嘴狗屁胡诌。
  
      佛道要是穿衣服,那你们儒院的人是不是出门连裤子都不能罩,甩着一狗尾就上街了?”
  
      话音一落,现场顿时一片轰然大笑,就连理事会中的一名理事,也对范龙佩笑道:
  
      “这苏怀真是机智百出,要是加入我们理事会,只怕要通过决议都会容易得多了。”
  
      范龙佩只能勉强笑道:“可惜他这能耐没用在好的地方,煽动人心,挑拨纷争,引发更多的动乱罢了。”
  
      此时洪泰满脸涨红,心里觉得屈辱无比,愤然骂道:
  
      “苏怀!!你别岔开话题,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歪解,简直是荒唐!毫无实际意义,儒家思想是能古今贯通的,你这解法放到现在,根本毫无道理!”
  
      苏怀想着朝鲜儒院的人,响起他们之前竟敢骂《论语》,抬高自己,不由冷漠望着面前一群朝鲜儒生,语气冰冷道:
  
      “以身作则……在现代怎么没有实际意义。
  
      说得就是现在这世道上,说大道理的官员,何其多,每个人都好像掌握着世间真理,为国为民,大公无私……
  
      可他们道理说得再漂亮,语言再华丽,逻辑再严密……那也是欺世盗名之辈罢了。
  
      他们自己享受锦衣玉食,在任期内财富成倍增长,包养情人,任人唯私,以权压人……
  
      老百姓眼睛是雪亮,他们难道看不出那些人说得一套,做的一套?
  
      你自己包养情人,说让老百姓对爱情忠贞?
  
      你自己以权谋私,你让老百姓要奉公守法?
  
      你自己贪腐敛财,你让老百姓不要一切只朝‘钱’看?
  
      你当老百姓是傻子吗?”
  
      苏怀冷笑地反问完,继续望着洪泰道:
  
      “洪泰~你们这些当老师儒院中人,也该问问自己是不是做到了‘以身作则’。”
  
      洪泰怒道:“我怎么没有以身作则!?”
  
      苏怀冷冷笑道:
  
      “你身为儒者,口口声声说是要修身养气,我代表苏门和你们老师曹夫子,在这国会堂论辩,各国千万观众收看直播,是非曲直,自有联合国理事们在一旁评断,你就这么贸然跳出来,挑衅讥讽,口吐秽言,这就是你们朝鲜儒院的以身作则吗?”
  
      洪泰被骂得呆立当场,见现场观众都用鄙夷的神色望着他,心里懊恼无比,心想自己这不是打自己嘴巴吗!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