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百章 苏圣人的死穴?

第九百章 苏圣人的死穴?

    洪泰憋屈得快要吐血中,“三儒”中另外一人朴春也站出来,悲愤对苏怀抗议道:
  
      “我们老师为了和你论辩,已经悲痛欲绝了,难道我们就不能替他说两句公道话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苏怀,就又是哈哈一阵狂笑,指着趴在曹大中揶揄道:
  
      “我的圣夫子,曹先生,你可真是做了儒院的好榜样啊,你刚才嘴巴上说了漂亮话,哭天喊地,可实际上却是不惜诋毁自己先人的清誉,也要给自己长脸的。
  
      朴春~~不如问问在场任何一人,以曹夫子的所作所为,他说得那些漂亮话,值得人相信吗?”
  
      众人此刻都听着愣在当场,这才回想刚才的事情,越发觉得苏怀这话有道理。
  
      苏怀不是说了!
  
      看人!最重要不是看他说什么,而是看他做什么!
  
      人家孔子周游列国,想挽救世间疾苦,苏怀也是在各个领域传播华夏文化,不遗余力。
  
      可圣夫子做了什么?
  
      圣夫子开着儒院,享受着几千弟子的崇拜,赞扬,偶然来个联合国发表治国理论,跟领导人上上课,从来没有听他说去民间授课,或者做什么贴近民众的事情。
  
      因为在朝鲜儒院看来,这种事情很掉身价,不值得。
  
      这可他妈和那些成功学大师,混吃混喝的骗子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这曹夫子,嘴巴上说是”侮辱了先人”要“以死谢罪”,可事实上,他完全可以做到“就算输了这场论辩,也要保存曹圣名誉”。
  
      实际上,他做的,跟他话中的道貌岸然是截然相反的!
  
      看到联合国理事会众人,望自己的神色都变了,刚才哭嚎地撕心裂肺的曹夫子心里也慌了,哆哆嗦嗦地站起来,指着苏怀颤抖道:
  
      “苏……苏先生,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是学术论辩,你怎么能当众污蔑朝鲜儒院和我曹某人……”
  
      他还没有说话,苏怀就扇起了他的折扇,满脸惊奇道:“奇怪,奇怪,刚才曹夫子刚才还寻死觅活的,现在怎么一下子就恢复了?难道贵院中有什么武林高手,刚才用内功给你疗伤了?你才能好得这么快?”
  
      这一下子戳穿了曹大中的西洋镜,苏门众人中,郭淮,段样等人都是叫嚷起哄起来:
  
      “原来刚才哭天抢地,是装的啊~”
  
      “好演技~~原来这儒院不光教儒学,还顺道培养表演,真是好学校啊。”
  
      “我看圣夫子刚才那眼泪彪的,拿下奥斯卡都没有问题。”
  
      曹大中这位儒院圣夫子,原本地位崇高,就算别国的领导人,见到他都是恭恭敬敬来请教他,哪里被人这么当众奚落过,顿时一声悲呼,就朝着一旁的大理石桌子又再度撞去。
  
      曹治宇,三儒等人都是失声惊呼,刚想去拦,却被一把弯刀挡住了,一身红裙倩影挡在他们面前,弯刀如雪,铮亮耀眼。
  
      仁娜横刀立马冷冷嘲讽道;“让他去撞!撞死了,姑奶奶我陪这老东西一条命~!!”
  
      曹大中原本就是故作姿态,见此时没有人拦他,眼看就要真撞到桌子了,慌忙之中连忙一躲,一个趔趄歪倒滚了半圈,抱着脑袋,哀嚎一声,哪里还有半点圣夫子的样子。
  
      电视机前的观众,原本都看到这圣夫子哭天喊地,要以死明志,心都都是既敬佩,又同情。
  
      哪想到关键时刻,这圣夫子却是贪生怕死,顿时都升出无比鄙夷愤怒的情绪来。
  
      “混蛋!这老儒生真是一点用都没有!竟然这么怕死!”
  
      “撞到一半,竟然躲了,真是好没骨气。”
  
      “害我白为他担心了,原来是这样的虚伪小人!”
  
      “撞死啊!撞死了就可以让苏怀偿命吗!他不是说杀人偿命吗!?这老东西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曹夫子在狼狈坐起,胡子和头发都卷到一起,抬头却看到一个身影,从上至下望着他。
  
      苏怀冷漠的眼神,没有一丝同情,曹夫子再望向周围的人讥讽操弄的神色,还有儒院人们失望样子,此刻只恨不得去撞一次,真死在这里。
  
      可看看那坚硬的大理石桌,却始终提不起勇气来,
  
      正在曹大中面如死灰,摇摇欲坠之,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扶起来,只看围棋皇帝曹治宇,缓缓把他自己老师扶起来,拍了拍老师的身上的灰,朝天哀叹道:
  
      “老师今日虽想以死名志,但是怎奈有妄人,污蔑朝鲜儒院先贤,弟子恳请老师保重万金之躯,和贼人抗争到底……”
  
      曹大中此刻也是颤颤巍巍,老眼含泪的点了点头,关键时刻还是曹治宇杠得住啊……
  
      这曹夫子演技之高,情绪之饱满,令人瞠目结舌,竟然有不少人被他这表演打动了。
  
      只看此时的曹治宇威严毕露,怒发冲冠指着苏怀道:
  
      “苏怀!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颠倒黑白,大奸似忠之辈!”
  
      曹治宇张牙舞爪,此时直呼苏怀其名字,那意思是老夫跟你拼了!
  
      苏怀淡淡地道:“亚父子,你还有什么指教?”上次围棋擂台赛,让你老小子摆谱了半天,最后跑了,留了名声,今天可是你自己找死。
  
      “好!那我敢问你一句,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华夏儒家是儒家正统,是代表人类最光辉美好,可你却为什么支持丧心病狂的死刑!”曹治宇愤然怒指苏怀,对众人道:
  
      “这苏怀,明明支持杀戮,反对人权,却还口说什么儒家仁义道德,以身作则!
  
      我问各位,他贵为华夏文圣,做的是什么身,什么责!!”
  
      众人都是一愣,没料到曹治宇突然话锋一转,用苏怀儒家言论在反击他来了。
  
      是啊,苏怀刚才大义凛然说儒家是人性最光辉的一面,可为什么会支持,现在人人都觉得不人道,侵犯人权的死刑。
  
      见现场的人目光都望向苏怀,曹治宇感到自己身上一轻,知道机不可失,顿时用威严霸道的语气,喝道:
  
      “各位,此子虽然道貌岸然,实际上却是以巧舌取悦于人,蛊惑人心,行事口不对心,哪里有半点儒家‘仁义’之心,他今天从头到尾诡辩的,根本说的不是儒家学说言论!”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